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2017-09-06 00:29:08|  分类: 公益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小舟夫妻俩在北京医院等待手术


本文作者:紫冰兰

 

小舟妹妹:

自从听到你先生刘钢因肝硬化病危求救,急需肝移植手术的消息,你知道吗,我亲爱的小舟妹妹,我每天都因为念道你,每天都提不起劲,泪水自己不分时段的跑出来,就连走在路上,我都止不住,以至,做什么事,我都无法集中精力,一连几夜,睡不安寝……这样的失态,于我人生中经历了第二次,可此时此刻,看见你在网络上呼救,希望通过社会援救拯救你的爱人,多少亲人、朋友、同事,在替你忙碌、操劳,还有我们那一群因为网络文学而友情结盟的“我看看文学论坛”的文友、战友们,十几年来,我们亲如兄弟姊妹,我们常在文学论坛上舞文弄墨,你有一手牟利甚至果敢的点精文采,记得你把我们的名字都写入你的小说十二生肖,成为你十二个生肖代表人物,那一个个人物活灵活现,各有特点,为此还那样洋洋自得,那样洒洒脱脱,可惜,你后来偷懒了,知道不,我们一直等着下一个情节,你还欠我们一个神秘的结局,为此,我们等待了很多年,一直未敢忘。

咱们都相识快十五年了吧,论坛上谈文论笔,说古道今,咱也算佳配,

你呀,一个从来不懂“无病呻吟”的女子,却有着男人干劲和豪迈。你从来不跟我们提及自己私事,每日加班加点的走在新闻编辑的第一线,百忙中还抽空与咱们这些老友叫阵,写小说历练,我甚至认为,你可能是我们当中唯一会在小说创作上最有成就的写手,因为,你可以像男人那样跟男人叫劲,却从不忘自己是个女子,依然有女子爱臭美却含蓄的一面(不许骂“含蓄个屁”,这点,我比你清楚。)知道吧,小舟同学(这是我对你的常用呢称吧,因为同志过时了。)在你最困苦的时刻,我感同深受,不是你一个人在承受,你说你感不到痛,其实,是因为你的爱人他太痛,所以,你才分不清痛对自己而言是什么,或许此刻,你更希望痛在你自己身上,把他的痛转移到自己身上,这样你可以替他分担一点,或许,你的心会好受一些。

什么最难呀,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躺在那流血,你却不敢流泪,你一流泪,这血就止不住了,可你看着那些血,痛却在他身上,自己什么也帮不上,那个难,却没有人能替你承受,哪怕给你所有的财富,你也不愿承受的难,如同他的痛,你也代替不了,只有自己承受自己的难——人只有到了这一刻,才会明白,生命无常,生命的价值,没有任何东西可比,有时,给你再多钱财和权力,也未必换回如初的生命。

六月,我也有一位朋友及老乡小莲,她才29岁呀,最终因为肝衰竭走了,留下一个未足月的男婴,那一个月,我也难过了很久。虽然,我尽了我的心,用了我不少的资源,却没有把她留住,遗憾呐,无限叹息,每每想起她的笑容,就像在昨天……但是,这样的人情事故,每天都会发生,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这不是第一次,更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会越来越多面临这样的悲痛,直到心麻木,我们没人能改变别人的命运,可是,当许多面对别人死亡的时候,他们总以为,自己有的是时间计划明天,其实,没有人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小舟妹妹,这一段时间,哪怕是一天,对你来说都难如十年,你说你感受不到痛,麻木了,这样不好,听姐姐说,姐姐知道你的难处,有苦难言,但是, 现在还不是你最难的时候,你怎么可说麻木了呢?你如果现在就开始麻木了,那你怎么去应对他的未来,怎么去替他支撑起那一片天?如果这个时候你开始麻木了,那么,你的爱人,他的毅力,又靠谁来支撑?姐姐想了好多天,才想起给你写这一封信,其实姐姐有太多话,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应不应该告诉你,每当我想起这一些事,我怕我还没说,自己先难过起来,不过没关系,其实,我早已放下,不足为伤,你不用担心。只不过,当我看到你现在的情景,依然忍不住掉下泪来,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说,我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六年前的一天,我先生突发性鼻腔大出血,三天未止,入院十五天,医生才查出真正原因。医生说,你先生的肾脏严重损坏,其中一边缩小了一半,最多六个月便会导致尿毒症,后果......你要有思想准备。我当时脑袋直发懵,怎么可能,他平时总是笑呵呵,做事那股卖力劲,好像天下第一积极分子,哪像有这种病?我嘴里说不信,可脸上却挂不住。那一天,我认真跟他说,如果你有事,我怎么办?他看着我,只淡淡的笑道,那就好好治呗。我还是不相信那个医生,最后我找了一位名中医,给他看病。中医说,确定很难,怎么也只能赌一把,如果按他所说的做,忌口、吃中药,种种事项注意,两年时间,如果能将病情稳住,慢慢接着调理可能保住命,但是,假若这两年,出现病情恶化,就可能像抛物线,从上往下走……最终只能换肾,但是,医生也告诉我,换肾的风险多大,首先肾源就是一个难点,哪怕有了肾源,手术是否成功难说,手术成功之后,依然用昂贵的药物防排拆,有的人,手术后也只活了几年,一个移植肾的常规使用,不超过十三年,而且,生活质量也很差。

这一切,是命运的安排,我们有什么可以选择?我们选择了保守的中医疗法,渴望出现奇迹,那两年,我见他吃的药,西药、中药多得我都数不清,像吃饭粒似的,他不晕,我自己都看晕了。那两年,他自己准时到医院检查身体,依然是笑呵呵的样子,如果不是脸色不好,没人看得出他得了大病,护士都说他是个很乐观的人,所以,他从不把自己的苦带给别人,连我都以为,他一直稳定,后来才知道,是我错了。他开始慢慢隐瞒自己的病情,甚至后来把检查结果藏起来,不让医生看,他在单位上班时都开始玩笑说,自己如果不想活很容易,停药就行了。那一段时间,我为了能在他最需要钱的时候,拿得出来,逼自己去考注册会计师。报名上了一年课程,就在准备考试前的几个月,他的病恶化了,正好两年时间。

20135月底,他又住进了两年前的医院,护士依然记得他的笑声,至今我依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是怎么发生的。从他生病两年来,他坚持对他家人隐瞒了所有事实,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得了肾衰竭,他不让我告诉他父母哪怕兄弟任何一个人,而我对父母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免他们太担心,没有别人知道,他自己承受了多少,只到他入院难以控制时,我才不听他的话,私自把病情告知了他在家乡的兄长,但依然瞒着他有心脏病的父亲,直到最后那一刻,他突然离世,甚至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没跟任何人告别,就那样走了......我从病房的洗手间出来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无论我怎么叫他,掐他,都没有睁开眼,那一刻,我都空白了,搞不清是做梦还是现实。后来,他们家所有人都怪我,怪我不说,甚至说我有私心,是否想独吞财产,如果,我当初没有先通知他兄长,这千古罪人我是坐定了,即便如此,又有什么用?人去了茶凉,相处十四年,一直被公认的好婚姻,最终就是一场梦,一个只替别人着想的男人走了,他在时,多少人得到他的帮助,记得他的好,他走之后,我一听到别人问起他,我就难过,慢慢的不想接近那些认识他的人,他的同事告诉我,他很早知道自己病不轻,故意隐瞒我,不想我担心。在他最后的时间,我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即将离开,只知道去上课考注会,想着挣钱就能救他,那些年来,我做公益也帮过别人,他一直在后面支持我,我要用车,他就开车去接,我有难处,他帮我出主意,甚至到他入院前的十天,我们还去探望过一位残疾朋友邓春晴。可是他有难时,却没让我完全插手,他没想过依赖别人,我太相信他的能力,结果都是他在自己承受着,我平时这么聪明,却比不上平时看起来傻傻笑的他。我曾经对他说,不怕,如果要换肾,咱们可以把房子卖了,还有社保,不够跟公益组织社会组织也求援,我要是拿了注册会计师证,年薪高,肯定没问题,可是,他不说话,也不点头,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原来,他在想给我留后路,他是个傻瓜,傻到最后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这么坚强,或许,就是这个时候,他决定放手,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一个亲人承受他的病痛,也不想拖累任何人,他宁愿自己扛。他失去了正常思维(尿毒素作用)经常胡言乱语,变得脾气暴燥失去了味觉,吃什么都是苦的还失去了睡眠,无休止的病苦纠缠着他,每次做完透析,他都累得不行,最后他说,活着,好累。

那一刻,我才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可是,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做,甚至连欠债的机会他都没有给我,就在他快花完所有积蓄的时候,他放手了,走得挺安静的,仿佛睡着了,他好几个月没有真正睡过好觉。那一晚,我几乎无痛无觉又像做梦,脑子空空的,但是,我还是在病房外大哭了一场,医院不让他的身子停在病房过夜要连夜送太平间(这就是现实社会的无情,我所有的亲人都还没来得及过来看他最后一眼。)那一晚,没有亲人看见他怎么去世,那一晚,只有我在,最后,我请医生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想静静的守他几分钟,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我最后唯一做的事,也是我发自内心恍恍惚惚做的一件事,就是在他耳边轻轻念了几句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还说,你安心去吧,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的活着,好好照料自己,我相信,他听到了,所以,他安然走了,是我亲手把他送进了太平间的冰柜里,我的心比冰柜还凉,那年,他41岁,跟刘钢现在同岁。

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我,他没必要自己承受这么多,如果,不是我不够珍惜,他也许......可是,从他走那一天起,四年来,我却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起来,因为,我并没有失去他的爱,他的爱,一直陪着我他曾说我,女人不要叹气,有什么好叹气的,从那天起,我已经不再叹气了,一个男人教会了我,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大爱。

对不起,我是不是太罗嗦了?我并不希望你像我当初那样,我希望你比我有福气所以,小舟,你也不要叹气,不管你未来面对什么,你可以流泪,但不要叹气,也不要自抱自弃,为了你所爱和爱你的人,你都要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一切,可能,你比我当初还要累,既然你感受到爱人的痛,你想哭就偷偷哭,但在他面前,多微笑,给他信心,多陪陪他,说说笑。你要相信你自己,信念才是真正救命的药,放开一切心的阻碍,如果有缘种福田,替他消消业,用感恩种福田,我相信,你比我好运,有这么多人在关注你们,一定能避过此劫如果,你需要我给你力量,相信我,多多少少,能够帮你一点,也许,这也是我最想给你的——心的力量。它看不见,但有时比物质的力量强大

 

稳住,别慌,更多具体的事,我们来帮你分担,你坚守阵地,他就有希望。

钱的难,不是最难的,但现在很重要,所以我们想办法帮你筹够。

后面更难,所以,我把手伸给,希望你比我更坚强。还有,还有“我看看文学论坛”那几十名骨灰级的网络写手精英、编辑、经常被你调侃的人物,都伸开了手,结成了一捆绳,做你最后的底线,假若我们文学网站还在,那二十几万的文学好友还在的话,他们要是知道,他们也一定会伸出援助之手,对你说,别怕,还有我们

来吧,大家一起为你们祝福:走出迷茫,有情人终有福相守

 

                                  与你一起战斗的姐姐:冰兰

                                  写于2017828日七夕    首发公众平台:zibinglan_zyt


附:本来,这是我写给徐小舟的心里话,但是,我还是想以公开的方式,来证明我这位好朋友正面临着我当年面临的最难的事,生死关头,沉浮谁知?一个救助者,随时可能会成为一个求救者。在经之前,网络水滴筹已经超180位亲友证明真实可信。

徐小舟(笔名),原名李晨,与其先生刘钢,都是兰州新闻一线的工作者,曾为多少人奔走呼吁救助,十几年来,帮扶贫困小学捐衣捐书的新年新衣活动、帮助患白血病的青年竖立信念的报道、帮患病儿子的老父亲做社会求助等等不计其数,如今,其先生因肝衰竭,出现并发症,随时有生命危险,急需换肝,换肝费用预算医院说需要80~100万,但实际上通过水滴筹申请最高额只能选择50万,至今约筹了37万,离实际目标仍有巨大空缺,目前:刘钢正在北京佑安医院的住院,等待肝源,同时等待资金,目前,肝源已经基本确定,近期将手术。夫妻两目前双双请假,在北京等着救命,时间越久,压力越大,小舟请了事假,是没有收入的。另外说明一下,据兰州医院当初对他们说,如果转到北京救治,社保属异地报销范围,比例只有15%,更伤心的是,肝移植项目不在医保范围,还有很多自费药不报销。目前已经花费了15万治疗费用,不在手术预算的最少80万内,手术、肝源、手术后恢复期观察及护肝药费,每一样都是高额的代价,可惜两口子一个月合计收入才6000元,房子估价在销卖约30万,尚未成交,救命费用远远超出自己所能。时间紧急,病人随时扛不住,请求各界爱心人士,接力爱心,给予最大支援,深深感谢你们,拉同仁一把。

 

紫冰兰(笔名),原名磨丽霞,广州公益人士、志愿者,救援辅助队队员、文化人士、网络文学作者及公益报道者,有十年的公益经历,由个人发起救助个案并亲自调查事件有三起,两次成功。所以,我对自己所说的真实性负全责。我发愿:不让所有的社会资源浪费,必须用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无论如何,我做为公益人士,希望每个人不能把全部责任推给社会,先自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然后才求援,让好的资源留给最需要的人,请求各界人士申出援助之手,帮忙传递爱心,动手转发一下,能帮一点是一点,感恩、感恩、感恩。

 

请点原文进入《点滴筹》,转发一次,就可能多一分希望。


爱心捐款入口:水滴筹爱心链接: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爱太沉重,谁来帮忙扛爱?思念很长,可我却没时间。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