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云水禅心  

2013-08-21 18:25:26|  分类: 悟性随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三宝禅寺.云水风光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三宝禅寺.云水风光


七月十四,光孝寺水陆法会,还是去走走,光孝寺的斋饭不错,还赶上了午斋。

离开光孝寺是三点半后,光孝路上青莲、菊花很多,菊花比家附近便宜,青莲却不常有,顺路带回一些。

一路上乞丐很多,也不见怪,没想买花时跑出一师傅来,当然看她僧衣及头型,敬她为师傅也应该。开始以为她自己是卖花,才这么认真的跟我说要我买哪种花,问是拜佛还是拜先人,我说都有。她很老练的说了一通,说既是来光孝寺超度就应要念经,还问我念什么经?我说有念地藏经,又问要奠拜的人名,我有点奇怪,但还是告诉她,她说好年轻,冤亲债主还没走,让我如何如何做,我看着她,笑了笑说,他已往生极乐。她说你是可以替他超度,但你肯定他真走了,有没有见到他上莲台?我说我见过他,确信他一定得度。

利走后,只在观音诞完后见过他一次。我清晰记得观音诞那两晚在普陀山上,我一连两晚梦见观世音菩萨,然后也梦见了利,来交待一些未了事,之后再没见过,而我一向睡得安稳,从无不安,更何况观世音示现七拈得度。她还说,那你到寺里有没有布施,比如见到一个佛像就捐一元钱。我听了本想说我捐的一般是五元或十元,一元也有,多则上百,然替利超度,已施过万,是他愿度。但那时,又觉得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分别吗?然后我说,我做了我自己应做想做的事,没问题。她大概觉得我为八元的花而讨价还价,或又怕我不舍得,那时,我已知卖花人不是她,钱给了另一个人,当然,青莲五元一束,本是行价。她说,你会结缘吗?比如遇上我不想结个缘吗?我说,我随缘,结缘也要有缘。她说你修什么法门?我想修观世音法门,经书随缘中读诵。她说没得随缘,我笑,回用了她最开始的话,何必执着?她说,好个灵牙利齿。我笑了笑转头离开,她在后面不停说我,你修入魔了,被鬼迷了。我又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学佛之人,不必如此,愿佛保佑你。我看见她瞪目结舌,满面愤怒,指着我唠叨个不停,没什么好听的话,被一阵风吹走了。刚才在她身边的一个乞丐跟在我背后,我想起刚才她说过不要给乞丐钱,给了就是乞丐命,于是,我便从袋中拿出一元,给了乞丐。随缘,若不知缘,如何随缘?

可怜天下寻佛说佛之人,我未曾有修,仅仅是开始。假若,我在她手中放下十元,或者她会说,你真是菩萨心肠。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三宝禅寺山门                        
 

七月初十上山到新兴三宝禅寺,直到七月十三才下山。小住三晚,尝试两堂早课,两堂法事,体悟到僧人的修行生活。

上山前,根本不知要上哪座山,见何样的人,没什么准备,只去静一下心,如此随缘。

去时是晚上,十点才上了山,去时一路上居然没下雨,在此前,一连几天大雨,上午还下。

本来达恒说那天下午决定迟了,可能要第二天早上才好上山(第二天有雨)。我说没所谓,后来她又突然决定还是傍晚动身上山,从广州去新兴县要三个多小时车程,达恒自己开车,晚上不好走,开慢车。

第二天山雾迷漫,满山树荫,晨起雨声不断,山上变化不断,没有一时相同的气候。

临晨五点就打板子了,达恒说五点半要上早课,催我快点。我从来没有上过寺院的早课,心存好奇。因恒皈依三宝已有十年,她给我感觉是不断的变化,也是我喜欢看到的。或者,正因为我总遇上与佛有缘之人,才让我不断的看到自己的佛缘甚深。

上山同行又认识了达醒,上山后师兄们多了,我也记不住,达观师在大门前等候我们上山,才锁了山门,当时我很惭愧,开始听不懂为何称她三个字,后才明白,达观师——是指出家了的师傅,而我们未出家,是在家弟子,故师兄之间称法号,排达字辈,由师傅赐号。

五点半跟早课,学着师兄们的样子,自己不会念的经就听着,静静用心感受那种清静,别人跪我就跪,别人起我就起。师傅叫如何就如何做。第一天,早课时脑子清晰,也不觉累,只是第二天早肚子却痛起来,这肚子折腾最害人,偏在早课中途作怪,是进退两难时,曾不止一次要离殿出去,又觉有愧于佛菩萨,后心念观世音菩萨法号,请慈悲加持力,助我完成早课。如此此两次退去痛楚,同时将手掌心放于肚脐下关元穴,以掌心之热护住关元,居然无事,近两时辰便顺利过去,并非侥幸。

七点多结束早课,天已亮,山风清凉,风景如画。在观音殿外,看满山风光,忙于手机拍照,早忘了肚子痛的事,师傅还带大家去看树上结的银耳花,此为三宝寺一大惊叹。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三宝寺奇生银耳花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三宝寺.发财果
 

雨水清洗了所有尘埃,空气清新又充满山石土木的气息。山雾不断从山下涌上来,盘旋着、分散开,游龙若隐若现,在手机中看相,山是黑影,天是白影,云水禅心,一幅清淡的水墨山水画,就这样真实铺开现前,根本不用画笔去描绘,它就这样出来了,布满整个山头。难怪,师傅喜欢画山水,是长年被这群山所感所染,故称山人。师傅名、字、号各别,但不便提及,故简说。

七点半吃早饭,然后在斋堂外看风景,不停的拿手机拍相,只恨此次未带相机,云雾风景,千变万化,手机却无法拍到真正画面,但已叫人欢喜。师傅还说,为何不带相机,没听说三宝寺的风景极美吗?我确实不了解,从不知广州附近有这样一块清修地,三宝禅寺,不曾关注,不知此次来还有机会拍照,更不知缘来如此。以前达恒说过,有机会叫我上山去见一下师傅,随缘欢喜。我以为出家人要顾及很多律规,自己不敢轻视而带着玩乐心来。几天下来,基本上没跟师傅说过几句话,只听师傅与别人说,看师傅平易近人,与众生笑谈无妨,并无尊卑分别。但师兄说师傅不时会骂人,有所畏他。达恒说师傅有济公的性情,严中有教,却无拘束。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半山晚照

我不了解,也无所畏,有敬意,但无拘束。一直喜欢禅宗,只因自性本空。

我什么也不去问,只知道,我能感受得到的,是心灵的净化。

师傅不问我,但我心知,师傅暗地关注,不必一言,体悟心清。随缘,也要有缘。

达恒说我喜欢书画,师傅喝完茶便叫我,去画室画画。熟悉的一句,喝茶去。

我在六祖殿见过师傅的书法,在各佛殿法堂及山门得见到师傅的对联,更在山顶上得见师公定然法师的简介,三宝清修地,非一日所得,原本茅草屋,三僧以十余年光景,修建三宝诸佛地。师傅者,三僧之一现寺主持也。仅仅如此,我开始知道师傅的一点点内容,不敢妄言。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定然法师舍利塔

说画画,我只能说画着玩,师傅拿出四尺萱纸,说笔墨随便用,不必省纸。我很少在有外人时画画,我只习惯自己一个人在家画画,也许只能说习作羞登大雅之堂。可师傅说,不用想这么多,随便画就是。于是,我动笔,先画了牡丹,本来师傅是要我画竹子,他喜欢竹,文人墨客都这样,何况禅师。但我说,这么大一张纸画竹我可没试过。为了省时也为了不丢脸(还是有所执),我还是运用了我的想象,能最快把画纸填满的,必然要画牡丹。画了牡丹后再画竹,这样就不用太长时间,然后思着:花开见佛,禅竹幽兰,只是心念。后师傅所题的句也含有相关之意,禅字与我想法一样,兰竹本画有。师傅题:禅韵幽香兰竹翠,原来不是此句,最终缘定如此。

说来也怪,我一点不紧张,好像自己家一样,挺随意。或者说,师傅要看的就是我这个状态,而不是画。我从上山到下山一直保持着极好的状态,不急是画画的基本要求,工作时太急,伤身烦心。喜欢画画,是放松自己,慢慢的放松,便得心静。

当晚,画了八成,晚了要回住宿。几个人是从山上下到半山腰的禅房,师傅的草堂外是山路,山雾层出不穷,湿路有青苔,耳边草虫蟋蟀声,花木皆有音。相隔一段有路灯,晚上爬上爬下,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新和清静,与大地同呼吸,与自然融和一体。

第二天做完功课,我问达恒,说如果皈依,是否要择时。达恒说不必,只要师傅有空答应替我皈依。达恒心中早有意叫我皈依,只是我不提她也不提。我想起几年前劫灰曾跟我提过此事,我当时说,缘未到。其实,于我心中,早已皈依佛门,是佛弟子,行皈依礼只是一个形式,迟早的问题,我心已归,并无差别。

达恒一跟师傅说皈依之事,师傅便同意了,说当下即可。一般皈依礼是多众生一起皈依,我当时有所担心我一人可不可以,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缘到,一切不是问题。达恒与我都在想师傅会给我个什么法号呢?那天也有趣,看了师傅禅堂里放的经书《传心法要》,黄檗山断际禅师所著,赵州柏林禅寺印行,翻了几页由心欢喜,正适我意。见头页就有一幅达摩画像,居然题字时写成是达磨,我暗笑怎么会搞错,不是这个字,回住处还跟达恒逗笑,我说自己姓磨,不会到时就变成达磨了吧?达恒说,你就想了,不可能了。人家那是译音字,写那个字也可以。

说一说笑,挺好,有助记忆。

独自一人,在大雄宝殿受皈依礼,并有了一本皈依证。师傅一边念一边叫我跟着念,他说赐予我法号:达依,还强调一句,皈依的依。达依,依佛依法依僧,从此有所依靠。

那一刻的感觉真好,那一刻,随缘欢喜,有缘可依。没有人先告诉你,是这样的,但就是这样的,随缘随性。师傅并不问我的之事,我也不曾问他一句,如山中云水之境,黑白自分明,何需多言明。知道我真正需要什么,依了心愿。达恒说,我这个号很特别,没有过,而许多师兄的法号都会有重复,看来,不皈依都不行了。我看了一下皈依证上师傅所写,连带上自己姓氏磨,倒着念,依达磨,呵呵,怎么还是达磨。达恒正念道:莫得医,我开心笑道,那就直接往生极乐吧。

随缘而来,欢喜接受,没有一丝强求。本自斋号禅心,如今皈依,达依,归一,回到佛前。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紫竹林观音像
 

皈依之后,师傅依然什么都没有说。只在前往大殿路上,我说,画快画完了,只差一点点东西,师傅问什么东西,我说一只精灵。师傅说,画蝴蝶,如我所思。我说画完之后师傅题一下字如何,他没反对。

达恒、达醒一直在为当晚下山还是第二天一早下山寻思不定,我说我无所谓,可画没画完,师傅说画完后,题名,盖印,印无随身带,想想要不要画印出来,最后不画,名也是师傅顺代题。晚上七时左右,师傅出门下山去接人,我们几个寻纸弄墨,两张大桌,我一张桌画我的四尺画,达恒和达醒共一张桌书写字,拿了师傅的纸,不停的写。当然,在师傅出门之前,应了达恒写一张“难得湖涂”横幅给她,达恒如获珍宝。我画完后,也写了几个大字,随笔写下随缘二字,心情挺好,见师傅有闲章刻“随缘”,十分欢喜,附印一旁。师傅收笔时,只盖正印一枚,留话自便,便出门去。我寻了两枚添上,其中包括“随缘”印,另一枚,应是师傅所喜欢的“佛陶”印,据达恒说是梦得,当是极好,有心无心当闲章。不会写字的师兄就在一边喝茶、说话。然后,有师兄叫,达依,喝茶。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达依画,佛陶师(山人)题字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师傅所题字"禅"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半山草堂书画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六祖殿。师傅题字
 

人生如画,心境如禅,同修手足,快乐如此。

当晚有雨没下山,我说明天早上就没雨了,达恒说,师傅说没雨差不多,你说没有就没有呀,我笑,希望是这样。来时不是无雨吗?而且晚上还有晚霞,达恒说,凡是有霞字的人上来都有晚霞看,奇吧?山上的奇事不止这一件,就说不知哪个发现了路边有棵树杆上生出一朵银耳花来,可谓三宝寺一朵禅花了。木耳可是见多生朽木上,山上常有,但银耳长在枝叶繁茂的树上,稀有,哪怕朽木中生我也没亲见过,有人玩笑说,不是哪位煮银耳糖水时,泡了一朵粘在这迷惑众生吧,然天天如此圣洁开放,实为三宝寺稀有景观,但无常住,确实稀有。然后,还有一件事,大雄宝殿的一棵发财树,生出巨大的果子,因为也不常有,所以亦是一件奇事喜事,来者多去采照,有采(财)意。山上花鸟虫蛇自是自然生态,有得见有未得见,如见一只超大蚊身贴于窗上,还有一只竹节虫停于门前,巨型蝴蝶常有等等,皆是禅意,最奇之事,有两只飞鸟于法堂中先人牌位上跳来跳去像在找东西,还是师傅叫我们去看,并说,鸟儿在认祖先牌位,自己拿来手机拍下奇观,我不带相机,手机拍不下此景,但也亲眼所见鸟儿在关注先人牌位,并总在某几处跳来跳去找寻先宗。


故因有心,万象更新,心生万象,其意无穷。然不住心,心如禅境,云水禅心,随处皆是,何处寻佛,当下便是。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布袋罗汉


云水禅心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钟楼风景
 

第三天也是五点半左右起床,约六点多下山,一路无雨,到广州还晴天出太阳。

回来整理图片,虽是手机拍依然有不少美图,如水墨画般的山景,令人向往的半山草堂。随心写了这篇记录,从此三宝弟子中多了一个达依,达成皈依心愿,随缘随心随喜。

 

禅心归一三宝地,

法号达依前世清。

佛法僧依三宝寺,

平常心修依法生。

 

2013-8-19 冰兰感记于莲心苑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