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爱,何时中了病毒?  

2013-06-10 20:44:57|  分类: 日记集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25531病房梦记

 

做血透析时,利睁开眼说了一句,奇怪,怎么是许仙,我说你梦见许仙了?你是法海吗?他说他是许仙,我一说,那我不成了白娘子?

 

不时梦游一般,睁眼说梦话,一次说,家里怎么这么多酒,然后看我一眼,又说,怎么又没有了,然后闭眼再睡。

 

有时一只手在半空抓东西,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吃玉米,又睡去,只当他梦游。

 

有一次很奇怪的说了一句“把老板的女儿丢到水里去”,醒来后问他记不记得,他说不记得了,还说,老板没女儿呀。

 

他时常发梦,有时是恶梦,惊恐逃命似的样子,有点吓人,把他叫醒,问他怎么了,他惊惶道:在玩具工厂被玩具追,我问,被小玩具追?他说,大玩具,我好笑的说,我以为你被鬼追呢,居然被大玩具追,真丢人。他说全世界都是玩具,那些玩具要跟他玩游戏,他不玩,那些大玩具就追着他不放,我说,全世界都是玩具了,你呢?他说,有时他也变成玩具,但他不想跟他们玩那些游戏,害得被追着逃命。

 

有一次眼睁开来之后,看了四周一眼,也包括我,说了一句,怎么在这里,我莫明其妙的看着他,已睡过去了。大概他在梦中还以为自己没病,醒来看见在病房,以为醒时是做梦。

 

有时,梦中哼着歌,不知哼什么,很多时候,我不知他是在醒着还是睡着,只能一边看着他,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一边听他胡言乱语,有时在他做恶梦时拍醒他,他醒来几秒钟,答你一两句,扭头便再梦去,以为梦中才是真的。

 

尿酸中毒之后,麻痹了他的大脑,造成缺氧,血氧低时,大脑是迷糊的,晚上兴奋睡不着,白天昏沉想睡,可能一秒钟就入睡,然后发梦,然后几分钟后醒来,然后又昏睡,反反复复不得安静,晚上也是,睡着难受,坐起来,翻来覆去折腾,终不得好好安睡。

 

好像很久,他没有跟我玩笑,毒素控制了他的大脑,让他变得迟钝而无精打采,甚至神情恍乎。脾气变得古怪,火气也大了。

 

血透第三次后,脚肿明显好转,但身上的皮肤很黑,色斑沉积的是毒素。肾衰影响到全身器官的病变,心脏也有问题,虽没有发现明显心梗,但化验结果也不太理想,医生说,大便时不可使大力,以免发生心衰。我临走提醒他,他说,好,我肯定不会用力把马桶坐烂的。

我不得不笑,其实,他根本没有气力了,洗澡时也要坐半天才起来。

 

他以前是那么爱笑的一个人,现在一笑就胸口痛,然后他捂着胸口哎哟的说,笑一下都不行呀。

 

做血透时,在脖子上割开插入两条胶管,然后血就通过这两条胶管接出的导管在人工肾机器上运作,利做梦,用手抓住那两根插管线端,大叫道:电话粘住了,电话粘住了……

 

这些好笑的梦忆,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笑话,当时,只是觉得有趣,记了下来,想来日让他看了笑一下自己的傻样。

 

61

曾经觉得他是一片天,替我顶着所有,有他在,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要支起一整片天,曾经也希望做个小女人,如今注定无缘。天倒了,我自己要去支起这一片天空。当我感受到许多种压力的时候,我也在感受到自己不断变得强大。这也是无法选择的一种选择。接受命运给我的结果,奇迹没有产生,但是,我依然不可以放弃。

 

我对自己说,不可以,让病毒夺走本属于我的爱,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不可以。我可能会感到无比的累,但是,我不可以让自己身心痛苦。

 

两年前,他鼻子大出血入院,两周查出肾衰竭,就注定了今天我们要面临的困境。当时,已经无法挽回,医生说大概半年时间就发展到尿毒症了,半年,简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时速。我不甘心,终于找了庞医生,用中药控制了两年,之前一直很稳定,但是却也没有再明显改善,于是心中如同埋了定时炸弹,不知何时何地就会引爆。

 

他那时才39岁,高血压,肾衰竭综合并发症,随时可能引发心脏等器官病变。他曾淡然一笑跟人说,我要想死很容易,只要停药就可以。我那时,偷哭了一次。我问他,你这样,我以后怎么办?他说,我会没事。住院时,那一层楼的医生和护士没一个不认识他的,看他胖胖的身子,呵呵的笑容,完全不像一个肾衰竭的病人,以至这次入院,还有不少老护士和医生认得他。

 

我已经早有心理准备,去面对今天的现状,但依然觉得结果来得太快,应接不暇。他已经两腿水肿数月未消,他一直在控制自己但无法控制病毒的渗透力。大脑晕沉,失眠,肠胃反酸,最可怕的是口味全变,吃什么都没有味道,或是变得特别反常,盐味无,苦味更苦。最后发展到中药一入口未到肠中就全吐出来,怎么也不愿意再吃,终于不到一周就病发了。

 

吃什么都没味口,严重贫血,缺营养,血肌肝入院前超750,然后入院时升到1450,再升到1500多,已经尿酸中毒严重,在血肌肝750时,医生就说让他住院,但他一直坚持不住,直到病发当夜,胸口心痛了一夜,才忍受不住去了医院。

 

一直以来,都希望不要发展到做血透这条路,或是越慢越好,我们都知道一但选择了透析,就像山洪爆发来势汹涌,没有边沿的透析费,医疗费,漫长的日子,除了肾脏移植,但无他法,然肾脏移植又是一件多么坚难的路程,不说费用多少万计,是否能承受得起债务压力,便说肾源也是遥遥不可及,是否能等到?而术后抗排斥的药物也跟至终生,有的人可能也只能活几年,最短的几个月也有。这一切种种,没有一件是可以省事安心的,这人,一但让病毒控制了,就成了奴隶吗?

 

好好的两年安稳度过,也是一点小庆幸吧,两年前,我差点就成了孤家寡人。两年来,瞒着亲人,未向婆家透露半句,见他吃药众多,都称说他血压高,用来降压。如今病发了,才告知他兄长,长兄怪我们早不告知,我说,利不想父亲担心引发心脏病,当时告知兄长,也未必有用,所以一直不说而自己去承受,利总是想别人多过自己,又十分孝顺,我随他意,一直瞒着他家人。

 

问从何时起得的病?或者长久以来就已带了病毒也未知,如今吃的,喝的,哪样能说得上是放心的?这一季春雨来临时,正是最易犯病时,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真不知道了。这两年因治病常用姜,前阵一听姜有毒,心里都发毛,再一听米也有毒,心里真沮丧,我们早就中毒很深,只是没到发病时罢了。我们的心肝脾胃肺,还有干净的吗?我们活在这个时代,活得真累。

 

听说越来越多的人得肾病,而越来越多人需要换肾,但肾源却是远远不够,同时相信也在暗地里滋生了伤害人命的事件,这又是一种怎么样的罪过?

 

我们这一时代的人,拼了命的赚钱供楼买房养老,然后再拿钱换命,最后把房子也卖掉。这人生就是这样一种过程吗?

 

两年中药调理,虽然天天吃中药也是很难受的事,但是总算比住院时精神好转,稳定无恶化。我也听过别人谈到尿毒症病人的种种困境,甚至连庞医生都说,不愿意看我们走到倾家荡产的地步。曾有句话说,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但还有一句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不知道,未来的路上有多苦,但是,我相信因果命数,这是我前生欠他的,我注定要还他的。

 

爱,早已经中病毒,世上还有最终的真爱?我听过有夫妻,因为夫得此病而妻离他而去,我还听有人跟我说过,这种病会拖累我一生,劝我早替自己打算,关于这些种种世间之因果,我内心清晰,不愿去听别人妄言,以往种种,今果之报是上世所欠,若今生不还,来世更痛苦。当我们只知道去索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人索取的越多,可能便要失去更多?如果你身上掉下一块肉,你舍得抛弃吗?如果,一个男人曾经给过你许多快乐和爱,你能在他最软弱的时候抛弃他吗?他曾经是我的天,从今以后,我却要做他的天,替他抵挡风雨,曾经的他站在我面前是那么强大,在任何时候,没有他想不到的办法,他总是说,你怎么不问一下我?即便是我去做义工帮助别人的时候,他都站在后面支持我,我需要用车,他给我当司机,我所有的朋友来广州,他都可以帮安排好一切,做好向导,我所喜欢的事,他都支持,我做不了的活,他都能应付。我不能说,我们是那种甜甜蜜蜜的爱情婚姻,但是,却没有多少人,能像我们这样,轻松自在的生活,不为钱多少争吵,不为家庭纷争烦恼,也不为权利大小应付而烦心。我知道,他一直用心的呵护我,以至我有时不知道如何去照顾他。他总是固执的照料自己,有很多时候都不告诉我实情,以至到最后把最坏的结果交给我,我却支不起他沉重的身体。

 

这一次,他确实病得很重,但我却已经决定去承担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哪怕倾尽所有,也要替他换肾。我们相识二十二年,生活在一起十四年,家庭不算宽裕但却没觉得日子难过,要求不高则生活开心,却被无法预料的重症,打破了原以为可以清淡的幸福和快乐。

 

我最难过的,是当他躺在床上时,我知道我扶不起他,也背不动他,我就想起一个无助的孩子,坐在大人面前哭,看着大人不理他时的可怜样子。然后,我最失望的,是看着他吃不下饭菜,吃什么都是“不好吃”,我自认为自己厨艺不差,以前他也常吃得滋滋有味,如今,我做什么他都吃不下,然后,我有点狠心的说,我不知道怎么伺候你的胃,你现在在考厨师,我看没有厨师能做出你满意的菜了,你再不吃,贫血,没营养,那就要花更多钱,你没有力气了,怎么做血透?他就吃,但没吃几口就胃胀或反酸,怎么也吃不下了。

 

我已经计划去替他准备换肾,已经决心去面对未来许多不可测的事,在两年前,我已让自己接受他病了的事实,但这两年,他没有因为病而让我过得痛苦,他一直很乐观,不知情之人,没人以为他得了大病。直到今年春节后,病情恶化,直到入院,我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危机,连医院都没有提醒我他十分危机,我怎么能相信,没人能相信,就在63日晚将近10点的时候,我仅仅是离开了十几分钟进了洗手间,而护士还在他身边打点滴,他居然心脏猝死,意外发生在我要走出洗手间那一刻,突然心脏停止,我怎么叫他,我说,利,你回来,你不可以这样走的,可我怎么掐他也没有用了,他太累了,一点精力都没有,当晚说好要输血的,却因送来的血样配血有异常而没有输,说第二天再换血输,就这样,他当天血透完,异常全身出冷汗,手脚冰凉,呼吸急速,他总说氧气不足,但每天都他有吸氧气,我告知值班医生,可医生并没有引起重视,只打了电话给主治医生,说是他低钾,一会再补些钾,我说他这样连续血透,能不缺钾吗?最终,他没有精力坚持,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走了。


我当时是无法接受,他怎么可以这样走的,总得跟我说一句话,可是,他走得干干净净,连还债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

人生,是多么无常的醒来,即便我早已经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瞬息万变,世事谁能料?

我一直相信,很大希望去替利换肾,但我知道那是最后可以选择的路,我可以把房子处理掉,他也有社保,加上他这个人这么好,一定会有许多人帮助他过难关,可是,最终,他没能过自己那关。于学佛之人,本知因果,一切终是命定,所以我已经接受,但我必然要替他多做功德,以助他往生极乐,我不能说我不伤心,但我没有痛苦,我伤心,我得先承认我是她的结发妻子,其次才是修心学佛之人,当了俗事,必须了。

64下午,利还在太平间,姐从英国打来国际长途,我说,以前你久久不见电话,这次来电话,我却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她说跟她有关系吗?我说,利走了。她开始以为我开玩笑,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惊讶无比,包括我自己依然觉得他还活着。记得上次她来电话时说到她自己身体不好,说怕万一自己有什么事把儿子托付给我们照料,她跟利电话聊了一个多小时,我都没有跟她说起利的病情,她说七月回中国,我想,好多年未见,很快能见面,利会很开心。却不料,如今便不能了。我们三人之间的许多情感,从此画上一个句号。可惜,她原来的期望,利不能替他去完成了,姐说,以后我们真的要象一家人那样,相依靠了,我说,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姐姐,总在想,你怎么不来电话。

68,出殡办完,身边亲朋不多,远亲、朋友电话,网上来问不断,我说不必安慰我,我早已按受,不然不会坦然告知,以免以后再问起,他身已不在,但心仍同在。我不便一一与各亲朋解释,于此时,所有的一切都不如尽快在他七七之时,替他多做佛事,念佛超度,放生,引导他中阴身往生有好去处。忙中暂记于此,特感谢各位亲朋,同事一片心,祝利一路好走。

65已于顺德一佛寺请法师做法事,并日日诵地藏经,念地藏王菩萨本愿望经,念地藏王菩萨佛号。

69放生,到光孝寺进香,助印佛经,预订七月十四法事。

 

心向佛缘,因果早定。

情缘放下,大爱仍在。

日日持斋,绝不杀生。

俗事已了,愿他往生,

 

2013-6-10冰兰记


爱,何时中了病毒?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评论这张
 
阅读(7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