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当时只道是寻常  

2013-12-17 00:25:17|  分类: 随笔添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风独自凉》赏析之二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
  
  在朴月的《西风独自凉》书中,我再度寻找纳兰性德爱情世界中的那两名女子。
  不止看到至性至情的容若与才情绝世的佩蓉那番痴恋,也看到了另一个女子——婉君对容若的痴情。佩蓉因痴而亡,容若因痴而失,唯有婉君活在自己的痛苦中,她忍苦负累,为了他,包容所有,包括占据着容若心的佩蓉。婉君本欲效仿娥皇、女英,可命运还是把她独自闲落在无人的角落中。佩蓉生前,她还有希望得到容若的一点关注,可佩蓉过世之后,他的心完全给带走了,她不再拥有他半点。 
  婉君是一个非常符合传统礼教的贤慧女子,她温柔美丽、善解人意;她无主子之势,从上至下受人喜爱,娶此女,可以说是纳兰家族之福,也是婉君之不幸。但是,她没有怨言,因为她是真爱容若,甘愿为他操劳至死。这样一个女子,又令我回想起《红楼梦》中的宝钗,这两人物的相似之处皆是贤德服众,当然,她们却又有许多不同之处,婉君没有宝钗的才华,但她比宝钗动人,宝钗冷情,婉君深情但容若薄情,她为了替公公消灾,冒认佩蓉鬼魂谅解明珠,除其心病使其康复,从而最后默死如归,人鬼殊途。
  梁汾曾说容若,你真正对不起的人不是佩蓉,而是婉君。是的,婉君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她美慧贤淑,但容若对她一直寡情、冷落;婉君就象一颗星星,在他身边照着他,可不经意,就找不到了。佩蓉却是他心中的一轮明月,星光无法与之争辉。
  谁爱谁都没错,只怪命运弄人。佩蓉是容若的梦,他们心心相印但无法相同,婉君是他现实中的爱人,可他心中无她。婉君为了容若,盼着佩蓉归来,与其共伺一夫,这种气度并不是每个女子所能俱有。虽说自古三妻六妾不为奇,可心甘情愿让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女子占有自己所爱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她也知道,有佩蓉,容若心中并无她;婉君因爱他,包容了所有,只可惜命薄情空,未及幸撒手人寰。 
  假若没有前梦,或许容若会幸福的,但是,梦早已存在他心中,根深蒂固、无以自拔。
  佩蓉命虽苦,但她心有爱;容苦心虽痛,但他得所恋;婉君心幽怨,却无人可诉。容若为佩蓉写过那么多诗,却从不为婉君题词,直到最后婉君离他而去,才悔道:“当时只道是寻常”,并真心为自己的妻子题了一首《浣溪纱》。婉君生前也是容若的文章知己,可惜容若乎视了她的存在,她曾念道:如若有他几阕词悼念自己,死也瞑目了。可容若在她死后连她的悲容也画不出,可见凡日她在他面前总是笑容,真是“一片伤心画不成”,因为“当时只道是寻常”。悲,留在她心里,她从没给容若一点负重,这个女子,有君子成人之美,传统妇人之德。
  据书中有提到曹雪芹与容若的交情,从《红楼梦》情节看,隐约可见容若生平的影子。容若的才情无可非议,他不但重情重义,对爱情坚定,对友情挚诚,其心可鉴,其人可赞,虽为贵胄不显浮华,有才不贪权势,实为千古绝唱。

        佩蓉走了,婉君也走了,容若心枯了。
  而后,容若又娶官氏,过着居家教子、亲朋结友的闲居生活,唯有这点乐趣和儿女之情值得欣慰。就在他病危的前几日,还曾聚朋开怀畅饮,诗情万千,可谁想到才几日,已危在旦夕,亲人伤痛欲绝,挚友痛失知己。
  大夫说,他是积郁成疾,心无存念,或者,离开是他最大的宿愿。那位一直不解佩蓉心中实爱容若的康熙大帝,一直把容若当知己,推心至腹,最终也只能仰空长叹痛失满州文曲星,却无需再添一把心酸。
  谁念西风独自凉,当时只道是平常。 
  注:清代才子纳兰性德,字,容若。被誉为“清初第一词家”,其人品与词品都与南唐李煜有着惊人的相似,因此亦被称为“清朝李后主”。他的为人善良感性,堪称痴情男人楷模;他的《饮水词》曾掀起“家家争唱”的场面,词风清丽婉约,格高韵远,被郑振铎奉为“缠绵清婉,为当代冠”。尽管他的词作数量不多,因他的身份经历所限,眼界也不算开阔,但这并不妨碍纳兰词独具真情锐感,直指本心。其中尤以爱情(悼亡)词最哀感顽艳,引人共鸣。
  安意如有著《当时只道是寻常》一书,解说纳兰词,我未曾读,只读了些许《人生若只如初见》,待赏。

 

        2007年12月冰兰旧作欣赏

        相关文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只见容若念蓉心》


当时只道是寻常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