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书香缘  

2011-08-21 01:56:27|  分类: 杂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南国书香节在广州琶洲会馆中心开幕,今天算是开展最旺的一天,下午四点多到会馆,发现人山人海,老老少少,涌入会馆中,又比其它的会展更具有吸引力,毕竟,书的海洋,可以适合任何人群,有各种口味的书香可供众人细品慢尝。

书海墨缘,沉淀脑中,此时如唤醒之狮,扑向海洋。不知是人流的热情,还是发自内心由衷的热爱,我也跟着兴奋不已。

来之前,春子告诉我,她昨天已约了几位同袍一起穿着汉服前往,开幕式上还有古筝表演,可惜了我昨天因事没去看。春子是我最近才认识的汉服同袍,长得眉清目秀,芳华正茂,在汉尚华莲帮卖汉服,还是样版模特,其身姿婀娜,一款汉服穿在她身上显得体贴温顺。本想约她同行,没想她捷足先登。

其实,从小到大,十有八九我独自一人去书店,或是惯了那种自由,或是根本没法与人同行。看书这种习惯因人而异,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入了书海,忘了自我。我记得从小学开始,我从父亲那儿拿到的零花钱,都转给了书店。但凡去到一个新地方,我先去逛的一定是书店。刚到广州时,我就跑去天河购书中心,转了大半天,几层楼的书店,我逛三四个小时还没看到一半,一站就一两个小时,这也翻翻那也看看,渴了没水喝懒得下楼买,最后又饿又累,才到一楼,好在书店内有餐馆,便美美吃了一餐,然后再往楼上跑。所以,我自知是没人能陪我,不然,不闷死也累死了。看书,就不要管别人,自己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省得别人不喜欢想走,自己就没了趣。所以,去书店我是不会约人的。只有这样,我才能买到自己可心的书,然后美滋滋的提回来。

记得有网友想象中对我说,不知哪天在书店逛时,会不会一转身就看见冰兰呢?我想,除了幻想,哪有这么巧的事?人海、书海,我们不过沧海一粟。这些年,我反而少去书店,去也只在身边的小书店走走,依然会偶尔抱回一两本书。我特别喜欢前几年超市里腾出一个书店来,每次购物路过,总要停下看看,有何新书,也是那时,知道了网络小说作者痞子蔡,才开始在网络上写点东西,谁知迷到今。

对书的迷恋,不知是否前世带来的缘,故而沉思已久,积蓄已久,如火山爆发之势,不让自己破墨而出,实是沉重再沉重,无言愈久激发越多。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以为,书中自有新生命。书海亦如大地,养育着许许多多五彩斑斓的生命。书海之深,如天地之精灵,万物生长,必有灵性,书中精灵,寻得有缘。

似在书中放一枚书签,精美绝伦,若问是书使其精美,还是其自身本绝伦,赏心悦目,自是有缘人。我相信,在茫茫人海中自有我心知,然在茫茫书海中,必有我心得。书海中的人群,总能让我有一种欣喜。至少,我不再悲叹,中国的传统书店,为何一天比一天少,那些热爱看书的人,都到哪里去了?我曾害怕有一天,我再也看不见书店的大门,就连我这么热爱书的人,都在繁忙的工作中消磨激情,在先进的网络搜索常识,然而,书的厚重与稳重,不是电子刊物所能代替,而书的价值,也不是虚拟的世界能保证的。网络曾一度冲击着实体书店的生存,许多传统文化风味的书店不得不改变经营模式,不得不转行经营它项。我们那些曾经喜欢泡在书店的人,现在都换成了喜欢泡网吧、酒吧、OK厅的少年。

好学之风不在了吗?好书之德没有了吗?

今天,是南国书香节的第二天,它还有几天开放的时间,每天都开到晚上八九点。我看见许多人,带着孩子带着朋友,一起在书海里掏宝。许多学生,兴高采烈的拉手前来,还有许多志愿者,在展馆门前发放购物袋,以便让你能提回想买的书。我将手伸过去,就拿到了一只袋子,省去了我后顾之忧,后来出来提得要命。

我以前一直提醒自己,我是一个不能进书店的人,进去了就别想空手出来,进去了,就得破财,不过,我还会进去。这跟香烟广告一样——香烟有害身体健康,可还是很多人抽。明知故犯,这是人的特点。有时候,人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的,可还是想好好的活。

书香节所售卖的正版书,全场八折,可想而知,好书者的疯狂。我只看文学类,光诗词散文类就够我看半天,然后国学类再慢慢挑了几本,《大学》、《中庸》原家中没有,四书缺了这两本,而此版本带版图,纸质精美,被我抽了出来放入怀中。《诗经》版除了注释居然还指明了押韵部,实在难得,拿了一本,尽管家中已有一本。最厚重的一本是《历代辞赋鉴赏辞典》,一千四百多页,想了半天才装进书筐中,掂了掂分量,还拿得动。这本书一般人不会买,反而是诗词鉴赏的有人会关注,但此时没见那两本,而辞赋却是我喜欢研究之一,这本词典对我来说是极为有用。另见南怀瑾第八卷,有关金刚经说什么的内容,欣喜拾起一本。只因近来《金刚经》反复读了数次,虽有些心解,但依然想看看国学大师如何解《金刚经》,又或许有更多心得。

再则,就是情有独衷的《纳兰词》大全集,属超值白金版,四百五十九页才卖价二十九元八角,再打个八折,实在是太值了。还有一本就是《散文大全集》,收集了中国最美及世界最美的散文篇,比纳兰本略薄一些,也近四百页,价值与上只差两毛。这六七本书买下来,不到两百元,若是全价,估计二百五是差不多,幸亏不是。

这几年只忘记于写文而少看书,也少了去书店买书。家中书已成山,又苦于书多无空观看,发愁如何安置,幸好前不久买了两只收纳箱,将桌上的书全放入,空出了地来。这些日子空闲在家,便有许多安排,连书画偶尔也抽出空的理由,但依然东奔西走忙个不停的,想将未尽之事打发后,安心读书。

别的事都先不想,理清了前期乱七八糟的思绪之后,给自己留出空间来,或写或读或书画,或理家事或约朋友,便有了可想之处。活了三十几载,总不至于越来越糊涂,夫还曾说我——难得糊涂之人。之前,有人问他我闲在家中是否无聊,他跟人说,我忙得很,哪知无聊。别人故然不知我忙啥,我只知我闲里都没空过,正如夫所说,我有的是事情,没空闲。

我倒是想闲下来,安下心,读几本书,若真能如《金刚经》所言,万法皆空,倒是好了。如今法生却未空,才生出许多烦恼来。即知是烦恼,便想如何空。做无谓的坚持,所得之烦恼越多,我的如此先放下,不过有新所得罢。

放与不放,不在说与不说,书经告诉我,只是法门,我在法门中,寻找真经。然后,我告诉你的,亦是法门,你当如何?

 

                                                                                                               

书香缘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2011-8-21冰兰随记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