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贼出江湖  

2011-07-06 22:26:21|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设是贼进了家 之四

 

没有虫鸣的夏夜,可谓宁静。

骚动的人群,却打破着夜的宁静,人来人往,各式各样的面孔,各扮各的角色。

第二次见到警察,离第一次报警时间相隔约两个多月。那时,我家大门背后,插满了警局的卡片。每个警察过来,都递上一张,好心的说,留着备用吧,有事再打电话给我们警局。如此交待,别无新意。卡片印的是某某派出所,24小时报警电话。我数了一下,连手机共有四个号,然后我发现,有一张卡片复页上还人工多加了一个号,那复页印着一行字:警民携手共创和谐社区,社区治安需要您的支持。

记得第一次我拔动24小时号码,没到五分钟,警察就来了,而且来了一群。那时,我好感动,每接过一张卡片,我就夹在门背后,生怕忘记,再来一张,我又夹在门背后,再后来,往门左边通话器上也插一张。那个通话器从搬进这房十几年来,印象中从来没有响过,我回顾历史,它作为一种装饰,永远只是那种最不起眼的装饰贴在门边墙面上,假若,没往那插卡片,几乎不知这玩意的存在。这么一来,我看着那一张又一张写满电话号码的卡片,琢磨着,这下天掉下来也有人顶了吧。

当然,不管是我请客还是客自来,最不希望看见的——是警察出现在家门口。

摄像头在风雨中餐风饮露,慢慢地,我也懒得想起和打开监控。做人的确很累,自己要想办法做好自己,还得想办法防好别人。说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做人真难,防人更难,真不如不防。不过那心中阴影,在脑海中晃来晃去,总有那么一点不踏实。

那天警察同志也劝说了,那不过是一个玩劣的男孩,他们跟父母沟通好了,让大人教育他,不再闹事就好,再说他还不满16岁,也不好立案抓他,教导为主。我也这么以为,经过这一次,家长总得好好管教孩子,至少不能这样再发展下去,怪就怪在,这孩子的父母在事后,基本是没当回事,也不再出现。

一天,傍晚回家。沿着楼梯慢慢上去,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理,走近家门。外墙上多了两条长长的挂面,从墙头挂到半腰,仔细一瞧,居然是我家的电话线,一分两截一长一短的电话线,从墙面上泄下来,线头上明显的切割痕迹,仿佛就在刚才,这里正站着一个人,呲牙咧嘴的冷笑,将墙上的电话线猛扯下来,然后从身后掏出一把小刀,狠切两段,然后又瞪了一眼那扇门,用刀尖在上面刻几条细纹。

打开视频,所见与想像中类似,看到那人的侧面,身形与那小子丝毫不差,虽是侧面,但凡见过他,都能认出来。

老公说,不管他,不必声张。他可真沉得住气,立即翻箱倒柜搜出胶布、胶钳,极其熟练的把电话线接上,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然后,他把每天的视频全部保存下来。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门又猛烈的响起来。

开门——快开门——

我与老公对接一眼——依旧是我去打开门,明摆着,那家伙又来了。

叫你儿子出来,你儿子欠我的钱。

同样郁闷的戏,我非得强迫自己欣赏两次?我怀疑有可能三次。我以为我是在做恶梦,因为只有在梦中,才能让自己接受反反复复气烦的事;我对自己说,一定是做恶梦了,戏剧就此开始重播。

你小子不是有病吧?你上回不是来闹过,还报了警,不是说清楚了吗?

叫你儿子出来——

哼,我没儿子。

 

没立马疯掉,我实在三生有幸。

气管中有块东西在不停的蠕动且向上,最后又堵在咽喉处,实在难受。

我瞬间发现,记忆不好的人,痛苦少麻烦多,记忆太好的人,痛苦多麻烦更多。这小子,居然完全没记忆——也不对,他是完全不记得事件发生的重点,但他却记得每次针对的目标,就好像程序设定好永久的刻在脑海中一样,每次都来敲我这扇门,那真得问老天爷,如何造化了此“人物”,莫非前世造的孽?

把门打开,找你儿子出来,想躲吗?

我很想笑,也许我这辈子都难得再见到比这更可笑的事,我居然跟一个疯小子论理。

我记得上回程式是这样的。我咣一下把自家铁闸门打开,他一个箭步闪进来,直冲左边边卧室之门,然后头往里探了一下,又冲向右边的书房瞄了一眼,然后理直气壮的站在厅中间,大声说,你儿子呢,叫他出来……接下来,我就是让这个情节重新再演一次,好像我是这部戏的导演,再兼顾出任一下配角。老公依然站在他应站的位置上不动,嘿,第三者。然而,这一次,开口说报警的人,是他。

那小子还是十分配合的等待着警察到来,而且,最哭笑不得的举动,是他主动抢我家的电话来打,他比我们更急于报警,比我们更像主人。

警察二次光顾,对我们家应不陌生,却来了另一批人。然后他们会重新问一些情况,翻一下之前的事件记录,的确是第三次报警,第二次上门。第一次电话报警时,是因为我家大门大开,门锁破坏,但是,我们没有看见疑犯,只假设是贼进了家。警察同志说,让我们多注意观察,有事发生那刻立即通知他们,并没上门查证。所以,我们只能守株待兔,一想到这个成语,我就联想起我家的小兔丁来,我这不是留一只兔崽等着另一只兔崽上勾吗?一日不来,我们一日真相不白,一直不来,我们一直困惑。索性永远不再来,大家安乐,偏偏就是不见身影,但见风行,种种可恶行迹,令人恨不成,又恼不休。整整半年多的闹剧,不分时段的上演,可是没完没了。

这次来的警察很有趣,并没有问太多事情经过,好像他们全明白,只是我糊涂而已。警察甲说,靓仔,带叔叔去你家,你家里人呢?一会,警察乙已经带他走下楼去,他突然变得很听话。警察甲见他们下去,才站在门口无可奈何道,没办法,他这么小,精神又有问题,我们不可能拉他回去坐牢,只能跟他父母沟通,多注意他的异常举动。

果然,是个疯小子。

我老公笑道,我早看出他精神有问题,所以才打电话叫你们来,而我们也不知他父母的电话,他们也从没找过我们,还是希望你们来处理。

一会警察乙上来对警察甲说,他父母全不在家,只有他一个人,联系不上他家人。这样的事经常在发生,他父母居然当成没事发生,似乎理所当然。从第一次报警开始,他母亲出现过一次,那一次也从没有提及孩子的事,只说他贪玩电脑迷于上网,事后了不曾与我们沟通,对于这孩子的毛病我们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的生活就此失去了正常。

警察甲十分抱歉的笑一笑,递过一张名片,某某警局24小时报警电话。他说,假若再有事发生,请你们及时与我们联系。我笑了一笑,感激的说,谢谢,我已经有好几张这样的卡片了。我看见他有些许尴尬的表情,收回卡片后,又解释说,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对精神有问题的少年,毫无办法,他所作的一切,法律没办法对他进行约束。

可是他父母呢?就此凭由他如此,不医不治,也不管他,到处让他为之?然后,还替他的过失辩护?

我本来很想说出视频中他的所作所为,那是指证他的依据,足以证明他之前说的一切是假的,所有的事都极有可能就是他做的,但是,我没有提,警察说的是对的,一切法律在他面前都是无用的,再说,对于一个精神失常的少年,道德已经不起作用,我还有什么好说?

至于他是怎么精神失常的,这个就不是我研究的事了,他的父母估计也是伤心透了,谁让我们家大门可以望见他家的窗口呢?他每天坐在窗户边都能看见我们这一栋的大门的一举一动,人来人往,他也看得清,他是铁了心的盯上了我这家门,不是故意也是记忆深刻的关注上了。我真希望他记忆差些,不要老盯着我们不放,但是,也不能让他盯着别人不放呀,可是,我又不是医生,更不是神仙,瞎操心什么。

警察走后,又安静了一些日子。我从没光顾过对面楼那小子的家,尽管我从窗台或是大门望过去就能看见他家的后窗,隔得十米左右。

懒得再打开摄像头,发现日子过得快,人容易变懒。仿佛这个不速之客的光顾是每月例事,如同贼出江湖,总要若隐若现的。何况,这个贼很特别,偷东西他没兴趣,就是喜欢折腾你,不把你折腾疯了,他不过瘾,就算把你折腾疯了,他还是不过瘾。不然,怎么叫精神病患者?疯子从来不承认自己疯了,所以,他怎么可能说他自己踢了你家的门?

今年的管理费都没有交,管理处把通知贴了三次到大门上。

三天前,老板跟老公在外吃饭,一名警察打来电话说,先生,你家的大门被人撞开了。

这个消息对老公而言确实不是新鲜事,对他老板而言,却是一件惊天之事,至少,这房子真正的主人,是他,那小子认主认错了,真正的主,他还没见识过。

这一次是楼下保安打电话给管理处,管理处直接电话报的警,警察来了之后,果然看见我家的大门被撞击,锁又坏了。没办法,这年头,假冒伪劣成风,买个锁心都有可能自己蹦出来,何况是故意踢撞。楼下那保安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头,花白头发,长方脸,眉善可亲,热情好说,北方人。平时他与我老公挺能聊,说我老公整天笑呵呵好相处,不错。每次见我也常打招呼,我下班回来路过岗亭,他都笑着说,你老公做好菜在家等你呢,我看见他回来了,然后我一抬头,见灯亮了。有时我们相约一起外出吃饭,或不时前后回来一起撞上他,他就笑,你们挺有缘。他的岗亭正好对着我们二梯的梯道大门,但最近楼道门坏了,经常关不上,也没有人维修,什么人都可以随便上去。自从接连二三发生破门事件,我们与管理处及保安投诉不止五六次,老头挺用心,留意着我们这一楼道出入上下的人。

就在三天前的下午,老头听见楼上有撞击声,一种异常的巨响,又不像是装修房子,而像撞击木门的声音。他心中一动,心想不好,之前异常事件,他本就留了心,于是马上跑到六楼去看情况,结果发现,我们家的门是大开的,而门外人去楼空,估计是听到有人上楼来就跑到楼顶去了。他也跟着追上楼顶,却没人。

我们这个楼道最不好的地方就是几个楼道的楼顶是联在一起,可以相通下到另一个楼道,那人早就从另一楼道溜了,熟门熟路,一想就是常客,进退自如。

那天,我们没有打开摄像头。

我回来时,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本来我是什么也不知道,老公却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今天我们家门又让人给踢开了,保安还帮报了警。

我一愣,看了一眼门,才发现变形的锁,确实不是新装的模样,自然是他修过了。然而大门板上破坏极小,只有划伤痕,估计是老公钉的那块铁皮,那小子奈何不了。

警察来了?

来了。

说什么?

没说什么,也没找到人。

岂有此理。

跟这种人,生什么气?

对呀,我生什么气呀,我白生什么气?我生了他的气,能拿他怎么样?他不就是想让我生气吗?我跟这像贼的疯子生了气,这理还真没法说。

周日,我去管理处,说交一年管理费。对方态度不错。我说,我们楼道那个大门,什么时候修好?收费的女孩后面有一个中年男人,正半躺着睡午觉,听见我要预交一年管理费,又问了这个关键问题,便睁开眼,笑容可掬,说是很快很快,正在准备。

的确,很快很快,一年过半了。

 

终结篇

 

                                                    2011-7-6冰兰写于莲心苑

 

 相关系列链接:

假设是贼进了家

http://violet199958.blog.163.com/blog/static/16142772010102131840833/

 此为何贼

http://violet199958.blog.163.com/blog/static/16142772010111114438976/

 请贼留步

http://violet199958.blog.163.com/blog/static/16142772010111962012115/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