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一曲词一世情[词赏]  

2011-06-23 23:59:21|  分类: 杂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曲词一世情[词赏]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李煜除却帝位,倒也是个情才。“一江春水向东流”唱出千古的情怀,一个李后主,没让人记得他的功迹,却让人记住了他的才思。若论情思万种,倒不如,以这一首浪淘沙来解释。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

秋风庭院藓侵阶。

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

晚凉天净月华开。

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确实,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欲道多少事,又在不言中。

帝王失国才思痛,才子失情方觉伤。一般世人呢?欲失何时方知晚?

今闻一句:在古人之后,议古人之失则易;处古人之位,为古人之事则难。何曾不是,听前人说书,替古人流泪?我非李煜,不敢议他不是,若为李煜,又当如何?常言道,不当生在帝王家,或许,李煜最大的悲剧就是他为什么要生在帝王家,但他没有权力选择。正如,我或你,没法选择身世,仍可选择未来。

不知为何今日突然想起李煜,是偶尔又翻到此词吗?熟悉而不止一次在脑海中徘徊的句子,接上“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这一句倒似闺中句,堂堂国君,词如闺秀,似女儿之笔,有牵肠挂肚之感。但又一想,失国败君,囚人之首,借景抒情,以求解脱,除了思痛,女儿情长,长叹不已,又能如何,若为勇者,又何曾如此?只惜命相为王,却不似王,虽是为王,终归亡国。

说不议君主,言下竟难息。此道何苦来?

没有无缘无故之爱,没有无缘无故之恨,此话将“因果”道尽。

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这不正是梦想成空,一切归空?也不过是一场旧梦思到终罢了。然一曲将景铺开,凄美、幽凉,思绪不断,借着月华冷照,托写旧日怀伤。君之言,道破看众之心,又岂知他人不在此情中。

 

2011-6-23 冰兰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