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此为何贼?  

2010-12-11 01:44:38|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设是贼进了家    之二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当我看见大门正夸张的咧开大嘴,露出无数参差不齐的木牙时,这句话咣一下掉进我脑海中。突然有种感觉,就像洁净的球鞋一路上踏了黄褐的鸡屎。

怪事接连二三的出现,从开始以为的偶然或有些突然,正式转变成必然和茫然。

老公正用别样的眼光盯着我,他没笑,好像在思索着,又好似早已预料。我瞪大双眼,半张小嘴,愣了半响,才大吐了一句:刚才在电话里,你怎么没说咱家门又被破了?

正因为刚才他没提,我以为没事了,还暗松口气,至少今晚回家可以安心了。

昨晚,我先回的家,把钥匙拿出来,才换没几天的锁,自然又新又亮,开起来哐哐响,很利落。我看了看门,变化不大,除了门锁周围深褐色漆与大门原色相差大之外,就是前两天又被画上的那句歪歪扭扭的英文句子,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人人争写光荣大字报。可这大字可不是中文,人家这口号叫得可真绝——爱老虎油,当然,这是我翻译之后的话,没翻译的原文应是“I  LOVE  YOU。为此,老公笑问,你是不是被谁看上了?此话一出,我第一反应就是——变态佬啊。

那是几天前留下的痕迹了,再有就是之前一点点被残食的变化,先不说。说一下我把钥匙往里一插,怪了,进了一半,进不去了。我拔出来,重新插入孔中,还是在同一位置上被顶住。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假若,没有之前的许多怪事,我可能又以为我走错门了,虽然我知道不可能,这门我走了十几年了,怎么也不会错,假若我把一到九楼的门全看过,也没有哪家门比我这门更简单了,人家都是重装修过的,只有我家是原装木门,买房时就没换过,绝对没错。是锁又坏了?这怎么得了,新锁要是自己坏了,也不可能,早上来好好的。那最后一个想法就是,那个贼,又来了。

他这回很斯文,手法几乎是过不留痕,铁门拉上后,脚就不好使力了,然后手比较方便,就搞起小动作来,这小动作不大,就是想从小把戏上搞死你。我没办法,但我知道问题在哪,只是我技不如人,只好打电话求救。老公一接电话,我就说,你快点回来吧,门锁又被堵上了,你记得拿根铁丝回来。

我不断回忆这一阵发生的一件接一件的怪事,大概也是这一两个月里发生的,开始,我发现家门口上的春贴画莫明其妙的被扯掉了,是不止一次的被人扯掉,那时我以为是小孩子顽皮,但现在想想,小孩子有那么耐心一天来扯一点吗?而且贴得那么高,绝不是一般小孩子所为。有点像跟谁斗气,报复解恨那种扯法。当然,那时,我根本不会这么想。直到上周六,大门一脚被人踢开,老公还说只是意外,我也以为那只是一个巧合。东西没丢,我也没报警。

老公一大早就去买了新锁换上,他一点也不生气,有时我真的很佩服他这种淡定,在任何时候,他都可以忍得住气,可我不一样,所以,他是一个能忍辱负重的男人,而我,一但被外来伤害的时候,我会想办法保护自己,甚至反抗。

在门修好后没几天,老公先回家的一个晚上,他说门又被人堵了钥匙孔,当然,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一下子就看出了门道,把匙孔中塞入的牙签头给挑了出来,但一般人未必会明白怎么回事或是不知怎么弄出来。可是,就算是弄也费了一番脑筋和时间。

我们已不止一次提醒和要求楼下保安要注意陌生人,可是意外还是一次一次在发生。神奇的是,居然没有人看见或是根本没有人会注意,我们那一层,四家有三家有人住,一家是空房,而另两家好像都出租,因为不是常住户,经常有中介带人上来看房。这么多年来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白天出门夜里归,几乎没见过面也就根本不认识。这一阵踢门事件,破门事件,却没有人知道,这么大的动静在光天化日之下,楼下的保安全是老头子,都不知是不是睡着了还是耳聋了,我们家的管理费没少交一毛钱,可凭啥四家大门,我们家的最差,还倒是让贼给惦上了?难道真像警察所说,我跟谁结仇了?

天大的笑话,常说人怕出名猪怕壮,除了在网络上有个写作的身份,现实中,在这人情淡薄的城市,除了有亲人,朋友没几个,有也是相隔很远,同事之间也不会家中往来,不像内地那种同事,工作好多年在同一个区居住,相邻相亲,这里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流动人口也多,很复杂而不相交往。面都见不到几次,还哪有机会结仇。

上回,不是有人送过食物来门关挂了两回吗?都不知是谁结缘结错结成仇了。最郁闷的就是,这个贼到底想干什么?第一次破门进来,不拿不抢,第二次堵你的门,第三次又堵你门,说到昨晚,我也真是来气,就差一点,叫人来开锁了。同样的方式用铁勾勾了半天也没把里面的牙签弄出来完,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的王八蛋,学了这么阴损的招数来害人。十有八九是要叫人撬锁的了,老公也搞了半天,他可是自称心中有数的,还曾婆口妈心的教我怎么开锁,说什么一般锁都是很容易搞定的,结果我们家锁尽让别人搞。当然,我还是十分相信他,不然,我能进家吗?结果,我把那勾子拿过来试一下,我就是为了坚持一下下,结果就是这一下,锁里的牙签就掉出来了。

阿弥陀佛,还是佛菩萨保佑。我高兴得不由念了一句,有心总是有好报,其实,我开之前心中有暗暗念道来着。算了,不恨那个王八蛋了,他希望我们家大乱,气死我们,我们偏不跟他计较,门开了,又可以进来了。弄开之后,老公把门锁重拆下来好好清理了一番,说教我怎么装锁,这玩意本来用不着我弄,不过听他一说,我也来劲了,学两招,怎么开比较难,装还是容易的,省得下回没人在时,我自己也能搞定。

今天,还没下班,就在想,门不知怎么样了。要是还堵了牙签,再用勾子弄出来,除非这家伙往里放别的东西,要是弄些胶水,是不是会很惨?我没试过,其实我也很怕他这么试。

结果,这个缺德的家伙倒是个极有心计的人,他蓄谋已久吧,不知我们家有什么值得他这么费尽心机的地方。他不堵门孔了,他的斯文又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破坏。我的天呐,我几乎哭笑不得,他去哪里弄了一块烂木台的板,是九楼天台上被人扔掉的烂桌面拆下的吗?两头尖尖,他用手抓住一头,另一头狠狠的敲在门板上,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开发商给我们的门板也是冒版的空心板,不敲破我还不知道哩。到此为止,老公跟我说,这个贼其实力也不大,应不是男人所为。我可管不了是男是女,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们家,正面临一种危险。不过,我还是笑着说,女的?不是你被谁看上了吗?那扯门联门贴以及写上“爱老虎油”这般幼稚的举动,的确非大男人所为,不然就是一个娘娘腔。

我拔了电话,这种威胁没法忍受,而且这人还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他似乎总是在不断监视着我们,否则,他怎么那么清楚什么时候我们不在,而又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大白天做这样的事?内贼?还有,对物管的管理,保安的尽职,实在无法忍受,眼看过年了,安全也没法保证。

警察局吗?我要报警。警察说了,最近也有相似的案情发生,而且我们小区已不止我一家这样,破门,破车的都有。看来,这是人性的变态。对社会现象的不满,对自己利益所得的不满,对公众及某些现实的不满,便这样的人产生了报复心理,不是针对特定的人,可能他或她,根本不认识你,但只要是他们盯上了你这个目标,就进行到底。这是佛学所提到,人心变坏,社会成害。我们这个现实社会,还有多少人心险恶?或者说,那个人以为,这间房子住的是他之前的仇人(可能因爱成恨),不管是与不是,都要报复才痛快,已失去理智,但又不是坏透,就是让你麻烦,不断的惹麻烦,今天破你门,明天破你锁,来回折腾一下你,他就开心,你就烦恼。

遇上这样的变态心理,我能说什么?阿弥陀佛,或者我应在我大门的破洞上贴上这一句话,既美观又实用,不知对他有没有用。

因果自有报应。就像我们有的人做美梦,有的人常做恶梦,好事坏事做多了,都会应验的。或者说,我也可能不小心犯了过错,得罪了什么人自己不知道,那就把这个罪偿还掉吧,但我还是要想办法,让这种恶行不再发生,因为不止是我,许多人也在受害。

老公还想办法补门,我相信他有办法,可是,我说不补了,明天我去找管理处,我得让他们亲眼看看,我们这个小区管理怎么样,往来陌生人进出不登记,随便上房门,这样下去,准备怎么过年?今天补了,明天那贼再来破坏,没完没了,有用吗?我们的小区如果还是这样管理,我们都要等着下地狱了。

 

这是我在这里住了十三年后发生的最怪和最可恶的事,此人是何贼?

 

 

2010-12-11冰兰写

  评论这张
 
阅读(9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