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微米之遥  

2009-10-09 00:02:07|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三号地铁车厢里,最容易起事端的莫过于接近那扇瞬间打开又很快合上的自动门。上班时,那种零距离的人肉接触,绝非情人之间的亲密举动,犹如走味的叉烧包强行硬塞进那肥胖女人的嘴里,令她深恶痛绝,咬牙切齿,忍到极限,略有风吹草动,便一触即发。

 

一个女人平和着语气说,请让一让,我准备下车。

 

男人拧头瞪了女人一眼,硬声道,哪有空隙让你,急什么急,又没到站。

 

女人提高了嗓门又说,你动一动转个身,让我过去,不就行了吗?马上到站了,难道还让我往里挤?

 

男人冷冷笑道,要是能动,我站在这等死吗?你急什么急,赶着投胎么?

 

车一停,自动门缓缓开着。女人在拼命往外挤的瞬间,突然返身扑向那男人——只见一只猫爪子张开,直取身后猎物……

 

突发的事件令全场大骇,骚动万分。原本站在门口的我,惊吓有余,落得个似鼠乱串的狼狈行径,没命的往里钻,只恨自己不是钻地鼠,唯恐钻得慢些,那只大猫就必定转扑过来撕碎所有猎物,仿佛那一刻,我就真成了一只猎物。

 

里面的人都疯狂的往外夺门而出,她却没命的往里扑,说扑,实在是难为她,空间所剩实在无几,她居然忘记了自己的方向。我钻进人堆后站好,转身时透过人缝,看见一个高大黑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朝一个约三十几岁并不威武略有模样的男人发彪,果真像一只杀气腾腾的母老虎,风过处,尘烟滚滚。似乎,哪怕要赶着马车投胎,也先拉个带路的车夫。

 

一阵臭骂之后,有惊无险,车门在迅速张开十几秒之后,又迅速合上,唯独那张牙舞爪的影子还在眼前晃荡。惊呆之余,几声好笑,车厢内慢慢又恢复了平和,人们的目光在间隙中流淌着,有忍无容,大眼瞪小眼。

 

下班后,人流如同一窝蜂串上地铁,再度重复机械式的站姿,甚至连零件加油的细节过程也省掉了。

 

三个女人一条街,五个女人乘条船,不稀罕。可五个大女人同一个小男人当众骂街表演,史无前例,新鲜之极,匪夷所思。

 

三号地铁上,又隆重上演了这一出好戏。夹缝人生,常可窥视各种光怪陆离的唇舌之战,确实妙极。此刻,身后一个人说了一句话,三号线,天天有人吵架。

 

说来就来,三言两语发一下牢骚,纯属正常;七嘴八舌,填鸭叫阵,就热闹非凡。

 

轰动之前,初时只有一个女人的声音,特别高亢有力。也不知那个小男人如何得罪了一个又一个“半边天”,他脑子也不转转,思想也不学学,想当年毛主席是如何评价这所谓“女人”的。先听见一个女人大声的叫骂,你都算男人?男人不像你这般没教养……小男人。

 

故而我一听,似有所得:原来所谓男人,就是要有教养,懂得尊重女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乃大男人乎?然后我从夹缝中盯着那女人看,她面朝男人背朝我,我看不见她的正脸,但从一身丰雍华贵模样打扮上琢磨她约四旬有余,此刻她正喋喋不休的唠叨着一大串,唇齿间香沫横飞,片刻如彩蝶轻舞。车厢中隆隆阵响,直冲耳膜……

 

八婆,死八婆,三八……那小男人不甘示弱的咒骂着,一根手指在半空中画了个半弧,尚若有一米距离的话,他应该就会画得很圆满。

 

这一画不够圆满不要紧,可得罪就多了,似乎凡是他手指所画到的部分全成了八婆阵。我站得有点远,自然没画到我,注定我要看热闹。然后,我听见那噼哩叭啦——洪水泛滥后爆发出的巨大响声,又如潜在着风起云涌的阵势,足以令我溺水百米后喘息不止,至今耳中仍有未干污水迹。

 

五个女人立即组成一个联合国,众鼻孔合一出着气,姿态夸张360度,连天使都在模仿群魔乱舞,舞姿千疮百孔地扫向一个眼看就要鼓气冲天而起的小男人。你是不是男人?你哪里像个男人?有你这样的男人吗?无耻,下流,杂种……

 

就在小男人气鼓得像只赖蛤蟆,眼看就将冲天而起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不知哪里高叫出一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哈——哈——哈——

 

一个印度黑人张开白晰晰的牙齿,眼珠瞪大一倍,像欣赏几只摩天怪兽,呵呵笑着。

 

然后,你冷眼一笑;他哭笑不得;有人摇头,我居然见惯不怪。

 

 

 

 

附笔者后感:

 

在越来越微薄的空间,人类在挣扎中生存。

微言之间,何得何失?

 

十几秒短暂的时间,依然有无法容忍的空间,实际上,已无存身之地,只余下人心的争执。难道,人与人越贴近,心与心却更遥远?灵魂在肉体磨擦的火花中寂灭,不知何时复燃?

 

近视如此,所看除却缺陷,竟全无优点;或者,人们通常不喜欢去发现别人的优点,他们最常做的事就是挑剔别人的缺点。

 

常言道,距离产生美,朦胧亦美。是否人与人没了距离,美好的东西也消失了?除了磨擦火花,激发战争,别无他用?

 

正如一条美丽的鱼,为了独占鱼缸中宽裕之地,甚至慢慢残食了自己曾相依的同伙。而人类,每天都在为争一米距离而大动干戈,从此四处危机丛生。原来,仅余的微米距离却是如此遥远,这是我的悲伤还是社会发展的病态?这难道不是人类自己本身的悲哀?

 

 

                                           2009-10-8(农历八月二十 寒露)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