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一顿午餐  

2009-07-02 00:22:03|  分类: 小品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还有三分钟。”细含说。

我在前面微微一笑。

“丽莎,快快快,一会人多,走了呀。”铃一响不到半秒,细含就迫不急待的催我,估计是饿得差不多了,我心中嘀咕着:“刚才不是才吃了我两块绿豆糕吗?”

天不是那么蓝,只因太阳太刺眼。

“丽莎,哪里吃去?”细含侧目望着我道。

“这个难题天天存在,又天天要解决。”我无奈的说。

“是啊,我真不想吃饭了。”她说。

“你真好养。”我笑。

“我发觉我四肢无力。”她轻声说。

“吃了东西你就有力了。”我眨着眼说。

“对呀,可是……”

“没可是的啦,快点吧,你看又是人山人海。”我心想:民以食为天,吃自然成了第一,只有象我们这样的,有点浪费国家粮食。

第一家没挤进去,我们溜;第二家我连吃了两天夹生饭,至今记得-——冤呀,过而不入。第三家,那家光线不好,黑乎乎的地方,省点脚力吧。

“丽莎,我们去那边那家新的吧。”细含又提起前几天看见的那家新店,远远看去装修不错,能在打工区找到一个象样的地方倒也是不错。但并不是一般打工族所能承受的消费。

“你总是在我只带了三元钱出来的情况下作出最佳提议。”我拉着她的手,她手很冰凉,接着我说:“细含,现在拉着你的手还不错,不过,冬天就别找我了。”

“呵呵,你真会想,我们去不去?我也只有四块。”

“去吧,或许我们可以两人奏合起来吃一碗水饺。”我笑道。

“好呀,我们可以打包。”她开心的叫着。

打包?我心想还不知够不够吃呢。

“先看再说,如果我们发现资不抵债的话,可以再溜出来。”我们一起笑着。

其实,一个月难得有这样洒脱的一次,每天只有一个半小时吃饭时间,饭堂的菜难吃得想吐,OFFICE里面的MM几乎常到外吃快餐,也是“快惨”得不象样子。不过,去好的地方又远,时间都浪费掉,而且也不可能经常如此消费,这家公司待遇并不高明。天天快餐习惯了只带三元出来,是不贵,吃多反胃。

咦,这地方干净,很合适我们呢,只是看单子吧,今天看价吃饭。”我们初步满意的坐下了。

一看菜单,基本价是56开头的,我想着自己那三元和细含那七块:“看来我们只能吃粉和粥,呵呵,这样也不错。”

“炒粉吗?”细含问。

“对呀,你没看见干炒牛河四块,粥三块吗?”我指着菜单说。

“还用吃粥吗?”

“粉很干的嘛,再喝湿点的粥正好,估计我们两个的份量很容易满足的了。”我有点得意。

“真的?听你的,就要这两样一起吃,那粉能不能换成圆的?”细含开心道。

“小姐,请问有没有桂林米粉?请把河粉换掉。”我对服务生说。

“有的,可以。”她立即写单,随后端上两只茶色杯子,琥珀般很美观。

“还要一碗生菜烧骨粥吧,细含,你吃过这种粥了吧?”我望着她说。

“请注意我们的限额。”她小声的提醒我。

我猛然大悟,他细看一下菜单,烧骨粥是四块,又是差一块,我晕。

“好,还是要皮蛋瘦肉吧,百吃不变的味道。”我向细含看了一眼,她在暗暗偷笑,那服务生站在她后面。

“喂,我们没计算失误吧?”服务生走后我悄悄问她。

“不会的啦,要是错了把你留下我回去拿钱好了。”她嘻嘻一笑。

“我倒觉得把你留下值钱,你手上这只表不错,什么牌子?”我狡黠的一笑。

“少打这主意,他们会不认账的。”

“不过,他们会认准你,呵呵。”

“咦,这有个印度尼西亚套餐。”然后我们一口同声道:“可以用办公桌上的那张印尼钱来买哦。”

“哈哈哈,那可是一万元呢。”想起早上我们刚讨论过关于这张外币为什么会夹在玻璃桌面上,经查是印尼币,值人民币一百元,不知银行愿不愿兑换。

一碟粉,一窝粥,倒是蛮大份的,自然容易打发我们这两位苗条身材。

“我看就吃不完了,没想味道还不错,竟比上次我们去那家花了十元的强呀。”我惊喜的发现。

“对呀,想起那家的饺子,我去哪都不敢吃了。”细含边吃边说。

“我还记得我们也是差一块钱,人家明明是六元一个凉拌,你偏说能不能减成五元的,因为饺子要六元,明码实价。”我想起来就好笑。

“是哦,好在改成了水饺后才是五元一个。”细含笑道。

“渗了水份就是不同,这也就算了,想起那海带,我差点没气晕。”

那是一个北方菜馆,我一向对凉拌有点喜欢,那是因为我吃过的都还不错。谁想那一盘东西上来后夹一口往嘴里送,我便问服务生:“请问你放盐了吗?”

对方说:“放了呀。”

我只好说:“麻烦你帮我拿点盐来,我嘴淡。”

对方说好,帮我加了,我们一吃,大眼瞪小眼,我又问:“能加点酱油和陈醋吗?”

“可以,桌上有,自己加。”

“我的天,不早说。”我七手八脚往里添料,最后成了我自己的凉拌了,细含和我吃得一根不剩。我那可是头回试过自己掏钱吃东西还要亲自动手弄的。

“味道不错哦,这粉也滑,粥也香,我们捡到便宜了呢。”我边吃着边和细含说着我们的有趣经历,并发觉和她在一起特别有趣,因为她实在是个很天真的小女孩,虽然看起来她比我高个些,唯一可归一的是——需要加料。

一个服务生给我们添水,我惊讶的看了一下琥珀色的杯子。“原来我们喝的是白开水,还以为是茶水呢。”我们开心得忘了品味,倒让色彩给骗了去。

“咦,丽莎,你不说我也以为是茶呢。”细含也吃惊的说。

“我终于明白茶叶是这样节省下来的。”我有所悟。

“小姐,买单,是七块吧?”我发现她没数钱,怕有错,提醒她。

服务生竟然看了菜单半天,我好心指点她说:“这个,干炒牛河四块,那个,皮蛋瘦肉粥三块,没错吧。

她哦了一下走开了。

看着我们刮得很干净的碟子(其实本来是吃不成这样的,都是细含说不要浪费啦),连一丝豆芽我也没放过。

离开那个大门,我有点不太习惯,问道:“细含,我带完东西了吗?”

“没有东西了呀。”

“我们是不是应把那只锅带走才对?”我感到两手空空真是不自在了。

“哈哈哈……”

“我们什么也没带出来呀。”

“有呀,带了钱不是?”

“可是平时我们不是两手空空回去的呀。”

“没想到七块钱会这么开心,明天还来吗,丽莎?”

“还来,带多点钱来,我们要上二楼去。”

“雅座哦……。”

 

200410月杂记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