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钓虾记  

2009-07-01 23:46:58|  分类: 小品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晕,这比黄河水还黄的池中到底有没虾?我开始怀疑。

应该有吧,刚才不是很多人上钓了吗?利笑着说。

那是几小时前,估计钓光了,这做生意的太黑了点,这么浊的水,虾能看见吗?要不它怎么摸半天也没摸到我的钩呀?真是瞎摸。我嘀咕着。

你是在瞎钓,你懂得钓吗?利打趣。

我回忆道:我的最早历史记录是在小学三年级,那时我们学校外一个水池中有虾,可我每次提起都见那只虾在半空中招手,而且那两只钳子别提有多长,把我气死,吃完我的东西后竟敢放手走人,连谢也没说一句。

哈哈哈,看来你是不怎么样的了,这不,诱饵又没了。利重新帮我上肉,这一支杆子两人监控,我是前锋他做后备,我负责引诱,他负责剪肉。(别误会,是用来钓虾用的鸡心,每杆给一粒,因为没有巨型龙虾的可能,所以必须剪小好让虾仔入口。)

一小时十元哦,我现在快去了半小时了,这杆怎么就没反映?这水面上是风动还是虾动都搞不清,这虾也太迟钝了,霞女在此也不乖乖报到。我开始急了,怕一个影也看不到。

已是晚上八点钟,国庆人多,下午没钓,却看着别人钓着开心。我们聪明的跑到上面的酒楼叫桌菜先填饱肚子,当这边人流走得所剩无几时,我们就跑下来到处乱钓,让他们抢吃去。

一定是你装饵没点创意,所以这么快就落入虾口,你没看见下午那小孩把肉反复绕了几道吗?我很认真的说。

没看见,那虾哪有这么笨,知道狗熊是怎么死的吗?利竟然还哈哈大笑。

我也笑着点头说:所以,我们一定被它笑死了,看我今天钓不上它,只好回家烧开水了。

如果你钓上了,你也要烧开水呀,不然怎么煮虾。利说着,似乎已看到了桌上的美食。

我不可以炸死它吗?

啊,可以呀,不过——这不太像你的风格。

嘻嘻,必要时……

如此瞎钓半天,虾毛也没看见一根,这差在哪呢?我看着到处水泡乱冒,这地下水泵也太多了点,除了把水搞得更混浊,倒没见冒上来几个虾头。

哇,又来一只,好大好大。对面已不止一次大叫,足以证明池中有物,我羡慕的望了对面一眼,然后瞪着利说:我是不是应弄个潜水镜瞄瞄哪个区中有虾?

这里就有呀,要不谁吃掉你的肉?。利分析说。

是鬼吃了你的肉,不是我的。我有必要声明,因为一直在剪肉的是他。

看来如此默守浮标观动静的方式没有一点长进,反而损失惨重,决定先换位再细斟。经过半小时的浪费,经过心理因素的调整,想起下午那个钓大虾能手的位置大概不错,我开始搬家,然后全神贯注,不再糊思乱想——再瞎想,虾都没了。

不知为什么,我开始心理作用,觉得已经有物在夹我的水下诱饵,于是不管上面动不动,先拉再说,嘿嘿,第一只就是这么委屈的上钩了,居然是被我钩中上手臂后硬扯上来的,我想当年的仇也给报了,差点乐死。(好在虾没什么思想,我才不怕它告我。)

哎——怎么是一只独臂将军?还是一只碧蓝的右帅呢,呵呵。然后我就开始想一会是否会来一只紫的。

在几分钟之后,我又鬼使神差的钩上一只,这只不算冤,肉咬了一口,却把嘴给钩破了,我一直以为,虾只是用手玩弄吃的,只有鱼才会被钩破嘴,(因为鱼没手,只有翅。)没想到它还真吃进去呀,看来是我之前被虾耍了。

这世界上很多巧事偏偏让我碰上了,当我兴高彩烈的一只只往上钩时,竟然发现又有一只独臂上了钓,这一只是左臂,居然是暗紫色。我奇怪道:利,你说这虾是怎么长的呀,怎么就光长一只手,不是伤兵吧?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对虾了,这一只和第一只简直是天生一对。

哈哈哈,果然是一对,一左一右,也不知你给了它们什么好处。

我也奇怪,在一直没有收获的半小时后,我竟成了钓虾高手,似乎它们在一瞬间变得非常听话,当我在心中暗叫它们上钓时,它们就来了,几分钟一只,还得除去虾摸错地方以及利那慢慢上肉的时间,害得我损失多钓几只的机会。不过要是我,嘻嘻,估计比他上得还慢,所以他只好继续上肉,我继续瞎钓。不过后来为了平衡点,让他也钓了几次,可收获的状况不佳,质量嘛——太小,时间有限的结果,共同利益更重要。我们几乎把整个家族也请上来了,这一下子桶里大大小小多了很多舞刀弄枪的真家伙。

我也不知你是怎么钓的,好像浮标都没有动。利边看边说。

等到动,虾早跑了,那是提醒你吃完了,快换料。我吃吃的笑着。

哦,这虾真惨,很多一口也没吃着就上来了。利在叹息。

一小块肉钓几只,多实惠,我现在用的是心理战术,这不,想着想着它就来了,而且只要它来碰我的钩,十有八九不让它跑掉了。我得意的比划着。

是可怕,这老板碰上你算倒霉。利笑着。

嘻嘻,那只能怪他把水弄得太浊了,没说他一肚子坏水不错了,我眼看不见,还不许我用心钓呀。我对此有点不平。

是啦,你一直是在用心钓,是鸡心。足以看出他对自己手中之物的透彻关注。

或者是好运来时挡也挡不住,对面好久没上钓了,只好听我们在这边大呼小叫,刚来了一群人,钓了大半天了,也没上半只,一个不时跑来研究我的桶:哇,都这么多只了,还蛮大,怎么钓的?利说:用心钓的。然后我们一起哈哈大笑,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古怪。后来实在不行了,那人又跑过来说:两位能否借一只虾给我先撞撞运气,一会还你们,小的就行。

我倍感好笑,如此冲喜也行,笑道:随便,别拿那两只独臂的就成。

好的,一会还你们哦。然后乐滋滋的捧着一只回阵地了,没想到不多久,那边果然上来一只,赶紧把我那只还了回来,不知说了多少声谢,我和利笑了个半死。

最后三分钟时,利说:不如收工吧,看起来不少了。

我还要一只。我不想罢手。

结果我钓上两只。

最后统计,一个半小时内平均每五分钟一只,包括换场地、放料、收线、狂喜胡乱钩东西在内。

故得上联:霞女钓虾瞎钓对虾九对。

功得圆满,大笑而归。

 

2004/11/18杂记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