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悲伤你不懂  

2009-06-22 23:03:08|  分类: 随笔添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冰兰

 

  大厅前台鱼缸中有三对鱼。我只认得一对银龙,还有一对白似神仙的鱼,以及一对红似火的鱼,除此之外,缸壁上贴着一条黄褐色的小清道夫。鱼缸长达一米六五,鱼在长方的世界里游来游去,悠闲自在。

 

办公室里许多人在忙碌,九点的钟声一响过,他们就投入到繁杂的业务当中。听电话、打电话;打单据、发传真;谈合同、发货,所有的一切像机器人进行的机械运动,他们忙碌的时候,鱼在悠闲的游着,看着。

 

当眼睛疲惫的时候,他们出来看看鱼缸,把双手放在鱼缸上,想去摸那些鱼,除了银龙机灵的闪开,其它的鱼一点都不害怕,它们无视人的存在。

 

总是看见清道夫的嘴——那张类似婴儿吮吸的嘴,可爱得忍不住让你用手去一个劲的想触动它,可是玻璃很厚,它丝毫无觉。偶尔,这个看似娃娃的小家伙,正贪婪的吸着缸底以及缸壁上的异物、排泄物,有时它还会游到水管上去大口大口的吸着,令我想起吸尘器,这家伙一定是吸尘器的先祖。它的嘴贴在玻璃上,你完全可以看着它如何一呼一吸的工作,而且更清楚的看见它一边排泄着一边吸收,真是两不误,这时,你就会想发笑,像看可爱的婴儿那样发出内心的微笑。

 

其实,鱼缸中原本是四条银龙,这种龙鱼是许多人热衷之物。可是有一天放长假,回来之后,发现四条银鱼死了三条,这件大事把两级给惊动了——下级慌了,上级也急了。后来相关人员马上补充了一条,从此银龙只有一对了,但它永远是这个鱼缸中的骄傲。

 

清道夫只有一只,也是最瘦小的家伙,可它倒是活得自在潇洒。它不跟上面得势之鱼争食,它只吃别人吃剩或排出的东西,经得贱、吃得苦中苦。它一身钢盔似的打扮,活像一名战士,一个一心一意清扫战场。它不与大鱼为伍,总是自顾走在水底,走在缸壁上,这家伙还有一个得意的号,叫“会走路的鱼”。

 

办公室中关于鱼的话题不少,我曾听过的最搞笑的一个是这样的:

 

某女生自己桌上养了两条孔雀鱼,这种小孔雀鱼非常精美,尾部亦如蓝孔雀那样开屏,然后有一天,这个女生脑子开窍之后突发奇想,这鱼缸中这么多对宝贝鱼有专人养着多好,就是少些点缀的小兵,这样,不如把自己的小孔雀鱼放进去一起养着,而且在这大鱼缸中看多漂亮,那可比小鱼缸中自由多了。

 

于是,蓝孔雀就进了公司的大鱼缸,她高兴的看着,就这样高兴的一边看一边幻想着,何时小蓝孔雀长成大蓝孔雀就好了。突然,咔嗤一下,一条进了大红鱼的肚子;再咔嗤一下,另一条进了白神仙肚子。

 

女生的脸变得刷白,哦,应是惨白。每当她说起这段历史的时候,她总是极度伤心以及悔恨万分,可她怎么能忘记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自然规律呢?

 

我只能用“可怜”两个字来形容她,可怜她一片好心,可怜她那鱼枉丢了卿卿小命。

 

这种惨痛的教训使同样的悲剧不再发生。但是,却突发了一件怪事。

 

我曾经一度看好的那两条活“神仙”居然由相爱转为相残了。

 

就在几天前,我又去看清道夫清垃圾时,突然发现有一条白神仙的尾部血红,而且原本随身的两根丝带被弄断了一根,另一根也残破不堪,还有鱼翅,软烂得真的可以入汤了。

 

我身后的一男生说,啃的,就那条大鱼干的,然后他指着另一条“神仙”说。我此时是下巴几乎下掉三寸,说什么我也不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强于雄辩。

 

后来,不止男生女生都在说这事,某个部门经理站在我身后咬牙切齿道,把那只可恶的家伙给宰了饨汤才解恨,真没人性。完了,我想这句话不是用来骂鱼的,应说真没鱼性才对,其实也不怎么对。

 

这么漂亮的一对鱼,怎么可能相残呢?我看了心很痛,因为那条小的“神仙”不再像“神仙”,像病鬼。它尾部是两边透红,鱼鳞早没了,只有两边血肉模糊,我不敢看,我觉得心绞得厉害,我见过母鼠将自己刚出世的幼儿咬死吞食得只有一张皮,那是因为有人动了它们,在气味上使得母鼠认为是异类而残杀,甚至没有血迹。现在,我看着一条美丽的鱼,是慢慢每天在被自己的同类——而且是最亲的唯一伴侣给活活的残食着,先说明,鱼绝对不缺食物,可是为什么它要咬自己最亲的伴侣呢?如果它有灵性的话,我真的想问它为什么。

 

这样的事,也许每天都会发生,可是在这样有限的空间,看似平静的世界,变成了一种潜意识的恐怖,我时时会担心,转身向自己扑来的竟是自己最亲切的同类。

 

三天了,那条鱼还活着,我以为它必死无疑。可它歪着身子,哪怕被别的鱼撞一下都可能会翻肚子,可是它依然活着。最可恶的是,我居然亲眼所见——那条大鱼在啃它的尾部,而且只有那条“神仙”会啃。

 

今天,那条鱼死了。我没能为它送行。我依然站在鱼缸前寻找它的身影,然后有一个男生在我背后玩笑的说,拿去饨汤了。

 

此时,我的悲伤你不懂,你真的不懂。可我却希望将来——你能懂。

 

 

 

2009-6-22

2011-8-4修正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