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出路  

2009-05-13 00:00:10|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路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出路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文/摄影 紫冰兰

——华夏文创五月命题文

 

 

一、希望

 

农历四月初八,正是佛诞。

 

午时已过一个多小时。一刹那,天旋地转,天崩地裂。汶川像一块被震碎的厚玻璃,失控的巨变颠覆乾坤,剧烈的爆破以及夹带着所有生命撕心裂肺的哀鸣,向全世界发出了最悲痛的呼救……

 

无一不为之惊骇,无一不为之痛心疾首。那一刻,大地活淹了整个汶川县城。年少的,年老的;站着的,坐着的,躺着的;大的,小的,胖的,瘦的;笑着,怒着,说着,闷着,骂着……

 

那一刻,地球缺了一块,那里所有活跃着的生物形态,片刻消失。

 

他,在黑暗中醒来,力图睁大双眼,却依然是黑暗。

 

几乎没有思维,只觉得仿佛刚做完一个梦,而这个梦让他有种恐惧。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突然间飞沙走石,还没看清,就有一股力量将自己拖进了深渊。他努力的回忆,可是回忆过程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他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模糊的过程。他希望只是一个梦,醒之后,一切如故。

 

十分钟后,他认为自己慢慢在清醒。可是他还是什么也看不见,甚至不可动弹;他感到胸闷,呼吸困难,四肢无力,全身疼痛,最剧烈的还是右腿。原来,不是梦。

 

他使劲的抽出有点麻木的右手去摸自己的右腿,感觉到有点湿和粘糊。他心一寒,有点悲伤。他用手指一点点的触摸着身体周围,缓慢的摸着,感觉周围还有一点点细微空间,让他不至于淹埋在泥土里。他的背上面压着一块木板,或者,正是这块木板救了他的命。但他的腿还是被重物砸伤了。他心中掠过一丝欣喜,仿佛看见了一丝微弱的光。

 

一切寂如黑夜。他已经不知昼夜,更不知自己被淹埋了多久,对他而言,不再是光明。

 

他嗓子干涩,但是,在恢复了一点精神之后,他开始用力的喊——救命,救救我……

 

微弱的,如同蜜蜂、蚊虫的嗡叫,自己也听得难受,可他依然拼命的叫喊着,以这种微弱的求生本能,拼命的朝前呼喊着……虽然他已分不清哪是前后,他只能选择自己脸朝对的方向,用力的,大声的,歇斯底里的呼救;那只是他心里自以为的响亮,只坚持了二十几分钟,再也喊不出来了。

 

他莫明其妙的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甚至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无法解释那种痛苦,不是害怕,不是没骨气;只是太郁闷,这种感觉逼他慢慢步向绝境。就这样莫明其妙的准备死去吗?他有点不甘心,谁能告诉他,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此刻,他无路可走,也走不动。他在等,不想等死。等,是最痛苦的过程之一,比回忆更痛苦,但他却期待,在等的痛苦中有所转机。

 

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身边的土开始蠕动,然后慢慢腾出一些空间。空气很闷很糟,他却贪漤的呼吸着,与内心沉闷相比,微不足道。大脑短暂失忆,令他失去思考的能力。

 

一个毛乎乎的东西窜到了他身边。他已渐渐适应黑暗,可却看不见那个东西。它在动,不断的在他身上嗅着,突然,寂夜中发出一声“汪汪”的叫喊,极度亢奋。

 

他惊喜若狂:吉卡,吉卡——那是吉卡,他养的狗。

 

摸到吉卡的存在,他立即恢复了原始记忆,开始发疯的想起她。

 

他记得,她临走时,坚持把吉卡给了他。

 

每当他望着活跃的吉卡时,总有一种极度的感伤。他宠爱着吉卡,依如当初宠爱着她。

 

此时,他不停的叫着这个名字——吉卡、吉卡、吉卡……那是他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的亲人——吉卡。

 

即刻,他眼中流下泪来。

 

 

二、出路

 

她当时正在繁华的都市写字楼里办公,网络突然打出新闻,短短的时间,已经布满各地网友们的关注,四川怎么了?汶川真的地震了吗?

 

5月12日,成为不眠之日,汶川不眠,世界不眠。

 

她由此跳起来,一种抠心之痛,随之而来。

 

她立即拔了手机,嘟嘟长响之后,没有人接;继续,无人接听;继续,信息中断……

 

她开始哭,用手轻轻掩着嘴,小声的哭,眼泪跟着大片大片掉下来。

 

没有人笑她,所有的人都提着心,吊着胆,顿改往日的风趣,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她思念着,担心着;他的安危,令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

 

去年,她离开他时,都没有掉泪,她以为自己不再爱他了。他们之间,结束了。

 

繁华的都市远比落后的汶川要好得多,那是她向往已久的天堂,可是他却热爱汶川,他离不开,他愿意留在那里,哪怕劳累一辈子。

她最后走了,不久,她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了。

 

她走的时候,把吉卡给了他,他不想留,但是她说,你留着吧,它会给你带来好运。他留下了吉卡,不是为了好运,而是为了她;他还是爱着她,虽然她已经不再爱他。

 

所有的电视新闻都在直播或转播着汶川巨大的地震灾情,她一夜无眠,心碎了,眼肿了,鼻塞了。

 

她不是汶川人,可他是。她曾为了他,在汶川呆了一段时间,但是,最后还是选择离开。

 

她拼命给他发短信,可总是发不出去,她根本不知道,所有的通讯设施全中断了。

 

她想告诉他:知道我现在有多爱你吗?

 

他不知道,可是就在那一刻,他也想到了,他开始去摸索自己的手机。原来放在裤袋里的手机,关键时刻却给忘记了。这是唯一可以求命的最佳方式啊。他去拔,第一个要拔的就是她的手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再联系了,他突然极想听到她的声音。

 

手机打不出去,一点信号也没有,在手机的光照下,他急得差点又哭出来,但是,他忍住了。他看见了吉卡的眼睛,发亮的眼睛,他突然又有点开心起来。吉卡也看见了他,还用舌头不停的舔着他的脸,还有他的嘴唇。他干裂的嘴唇突然有了湿气,让他感动的用手拥抱着它的头,就像她温柔的脸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给她写了一条信息:知道我现在有多想你吗?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这条信发出去,也许再也发不出去了,可他还是慢慢地认真的写,这条十个字的信息,他足足写了三分钟。

 

他庆幸着,她没有跟自己在一起,也只有这样,她才逃脱了灾难。他抱着吉卡,伤心的抱着它,感觉到它的瘦弱,它跟他一样,很久没喝过水,没吃过食物。

 

她哭了一夜,没去上班。

 

她想去汶川,可是没有人愿意送她去,并告诉她,那里现在是一片废虚,路闭塞,通讯中断,除了解放军救援队,谁去都是添乱,叫她等。

 

她无法坐着等,无法让自己安稳的工作,她想不出让自己冷静的方式,因为她到这个时候才算真正明白,爱情是一笔负债;她心里仍深爱着他,他生死不明,她怎么可以冷静。

 

有朋友告诉她,让她去求佛。

 

她本不信佛,可是她去了,在等待了32个小时之后,在经受着不眠不息的痛苦折磨之后,她去了。

 

她在佛前为他求了一支签,她问大师:佛能保佑他平安无事吗?

 

大师说,要相信自己,才能平安无事。

 

她说,如果佛能保佑他平安无事,从此她就信佛。

 

大师说,你不信自己,信佛也没用。

 

她不明白,问大师:如何信自己?

 

大师说,点一盏心灯,给自己照路。

 

 

三、一灯如豆

 

她临走时,忍不住问大师,为什么佛普度众生,却在佛诞生之日,目睹众生死别?

 

大师说,因果轮回,生死同归,佛在开示,众生自度。

 

她不能明白,但是,她带走了一盏莲灯。

 

他在黑暗的深渊挣扎着。与他相依为命的吉卡,也在挣扎着,它不时的叫喊着,比主人还要有力,可是,一直没有听到外界任何的回音,像一座死城。

 

他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想睡觉,从他第一次醒来之后,他就没再睡过;他怕一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他轻轻的呼叫着吉卡,见它温顺的伏在自己身边。手机已经没电了,一切都那么安静,黑夜,漫长无眠的黑夜,可是,他真的想睡了。

 

吉卡开始拉扯着他的衣裳,似乎他的无动静令它失去了安全感,动物的灵敏性是很高的,特别是狗。它叫着,令他睁开了眼看它,他突然看见它的眼光,他好奇的盯着它的眼睛,好亮的眼睛,又圆又大,一点一点的被它吸引进去……

 

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四周寻找,却什么也没看见。

 

有一丁点亮光,在远处飘着,仿佛朝这边过来,一点点亮,像一盏灯。

 

他又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大脑开始搜索这个熟悉的声音——真是她,在叫着他的名字。

 

她说,你怎么不走,在这等什么?

 

他惊叹道,我不是不想走,是走不了。

 

她说,你想走就走得了,怎么能赖着不走?

于是他欣喜道,我在等你,你来了,我就可以走了。

 

他朝她来的方向走过去,想去拉她的手,可是她拿着一一盏莲灯,走得很快……

 

他去追她,她开始跑,他就不停的追着……

 

他看见有一束光照在了自己脸上,他无法挣开双眼,刺眼的光,令他玄晕过去。

 

他仿佛听见许多人在说话,有一个声音说:真不简单啊,123个小时了,他还活着,而且心跳相当正常。可惜了那只狗,多好的狗啊……

 

他不记得了,最后一次感觉是吉卡用舌舔他的眼脸,鼻子,嘴唇,然后,他已经不醒人世,他的魂追她去了。

 

一周后,他看见了她,她清瘦的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可一见到他醒来,就伏在他身上大哭起来。

 

他断了一条腿,却意外的捡回一条命,他很开心。

 

他记得自己明明是去追她去了,可转眼就不见了她的影子,他问她去哪了,她说她一直在等他,一直痛苦的在等他的消息。

 

他说我想发一条短息给你,她也说有一条没发出的短信要给他。

 

她看着:知道我现在有多想你吗?

 

他读着:知道我现在有多爱你吗?

 

他们相互拥抱着,泪流满面。

 

吉卡死了,救援组的人最后告诉他们。

 

那只聪明的狗用四条腿拼命的刨开土,拼命的向外发呼救信号,正巧解放军赶来,很快的找到了他,可是狗已经累得不行了。

 

一个月之后,他们在废虚堆前举行了婚礼,跟他们一起拍照留念的还有那只狗。

 

从来没人见过,抱着一只狗的骨灰盒在废虚里成婚的新娘。

 

 

2009-5-12

 

出路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附:出路也是希望,希望便是出路。点起一盏心灯,纪念汶川死难者。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