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写作随感.心得  

2009-04-06 00:38:45|  分类: 日记集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最近,开始回顾自己这几年来写过的作品。一直觉得,写时容易改时难,写时随心改时犹豫。但每每回顾总会发现有错字、标点不对,用词不当、句子生涩之处,有时是因急于求成而忽略用词造句,有时,可能是因为笔误或思维瞬间误导而写入错词错句。

 

虽然,每次写完作品我至少都看一两次,可是,当自己的思维还紧跟着之前写作的情绪在波动时,未必发现自己出错的字眼。因为那时,我正处于“完稿”的欣喜状态,这样的心情之下,往往是无法细入查看是否有错的。所以,我会在之后不久重新再阅读自己的作品,每读一次,偶尔发现有错,修正;每一次重发文之前又会再看一次,再修正;于是,我又一次的提升了自己。有时,学会欣赏毛病比学会写作更令我欢喜。

 

写作,需要一种态度,就和生活中做人一样,需要一种认真的态度。我觉得,对写作,我是很认真的,并且带着激情去不断的学习创作,而创作的过程中又总是发现自己找到了喜欢的情节和对许多技法及细节上的不满足。有空杯不满的感觉,或是满时宁可倒掉重来。有时像海绵想吸进所有的水份,却远远不满足于胀饱自己,但有时挤出一些水份,只希望土地得到滋润。

 

写作,是我自小的梦想,也是我一生追求的人生心旅,不是职业,也许也不是事业,但是,我想此生离不开文字的“迷惑”了;我甚至感觉自己从小就被“此缘”给困身了,而今,融入了文字的世界,不能自己,不能停止对写作的热爱。我开始以自己的人生态度来学做一个文人,一个非出正道,旁门插入的文人。虽然,我自以为到目前为止,我不算得一个文人。

 

以前我写日记,开始记文的生涯。六年之前,我才开始写作,学着文学创作,虽然,那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皮毛之功。然而,慢慢开始有人告诉我,他们喜欢我的文字,于是,我感动了。我觉得自己肩上扛的不只是自己的人生,还有许许多多人的未来,他们说,你写吧,好好的写,我们想看,因为你的文字里,有我们的影子。

 

我曾经告诉自己,假若我一但迷上写作,就会疯狂得忘记现实与梦的差距,因为我知道一但选择了这样一条路,深入了就如同踏上不归之路,我会为它而耗尽我所有的精力、心力,用一生去感受和付出,直到生命尽头。我知道,那是一路很艰难的路,或许会身心疲惫,但是,我相信我的人生会变得更有意义。

 

我想,我不可以迷恋上一样东西,可是,我却身不由己,最终还是迷恋上了文学写作。然后,围绕着这个“文学梦”,我做了许多自己没想过可以做到的事,很惊喜也很开心,有时开心得忍不住掉下泪来。有人说过,一个人的满足,是看到自己创造的东西有了价值,得到了这个社会某些人的认可,因为终于可以为别人做一些事,不管这些事对自己是否真的带来利益,但它有了价值,而自己也有了价值。因为有了价值,你就不能随意放弃自己。

 

从迷恋“唐宋诗词”到散文随笔。从叹古悲今到感悟人生,从诗情画意到抒情悟语,这些都符合了一个传统审美女性的喜好。在自己梦想的空间,寻找着前人的足迹。或者说,只有写诗的时候,才喜欢将最深的情感镶入文字,却隐藏着些许不为人知的故事,不希望它清晰,只要朦胧,意会就好,无法意会,亦无所谓。所以,诗似乎更合适我的心情。我不喜欢现代诗的直白,但也多多少少写了几年,只是更沉醉在“唐宋遗风”的神韵中,仿佛自己就是来自那个时代,却情非所愿。正如:无奈静思空对月,知圆是缺在何时?

 

散文,像一种美文,常用来舒心,常用来抒情叙事,有了现实性,一半梦一半真。当人生感叹到了一定的时候,会得到一些心境。散文是最好表达的方式,随心随意,想到哪就说到哪,往往不需要考虑背景、人物设定、情节以及各种语言结构的细致、对比性和心理刻划等技巧,只需要表达自己的中心思想,不离题万里,不所言非是,能言情达意,就挺好。

 

写杂文,似乎是某段时期的喜好,只因为杂文所看方方面面,言论较自由,想说什么想评什么,都可以自己取材设定,有点争强夺辩的快感。而且,许多时候,杂文更合适现实社会的需求,真切反映了作者的看法和观点,带着逻辑性和实效性。在这个社会里,似乎更多人喜欢看别人争辩,争辩一个话题一个结论,或者这个话题就是众所关注的结论。就如同有些人,本就喜欢看人“打架”,这种热闹可以令过于平淡的生活产生一些激情,或是有力的人生催化剂,如同没人挑刺,混身不得自在一般,有时有些人,就是欠揍的德性。

 

杂文,我也不是写得很多,但有时却充满着一种激昂而作。或者是因为骨子里仍带着一些对世俗的偏见或是自我完善的思想作怪,不管别人是否认可,只管自己内心释放之快。所谓辩论自由,也是这个现实社会带来的一种意识形态,很多时候,我们会认为自己是对的。我们内心世界,其实看不惯的东西太多,对对错错总要争上一番才能明白,其实,对错真的很重要吗?有时并不是,只是当时那口气就是要出来才痛快。所以,写杂文时,我多数是带着冲动,因为,有时冲动才能成事,否则当我不再年轻,越来越没有了那时的激情,我可能提不起说真话的勇气。为了有说真话的勇气,我还是喜欢偶尔的冲动。

 

其实,我最不敢写的是小说,而最终重点要写的也是小说。

 

我记得刚开始在网络上写作,除了诗就是想写小说,而且一开始就想写长的,但一动笔才知自己积累的东西太少,动不得。我怕把自己的故事写砸了,当我没有找到更好的技法来完整这一个个故事时,我不敢动笔,所以这些年,开始写小说并不多。慢慢的也开始写小说,可是,现在回顾一下自己曾经写过的小说时,我却发现了另一个自己为什么一直也不敢写小说的原因。

 

我不小心的发现,这些年来写的小说,许多主人公都死了——他们死于不同的原因。

 

“我看见很多死人。”我突然想起这句话,这是我最近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死了死了”团长的一句台词,对我感触还挺深的。而我,似乎也看见了许多人都死了。“死了死了”团长因为看见了很多死人,他学会了打仗,而我因为看见许人都死了,自己学会了如何“生活”。我曾经感受自己坐在“坟墓里”,我就是“坟墓里”的那个人。

 

因为太多人死了,我只好用自己的墓埋葬了他们,而我只得从坟墓里跑了出来。

 

我真的看过许多人死了,而我,却好好的活着。他们让我活得如此真实,让我悲怜的看着这个世界,从此没有了自己的坟墓。我不想用自己的双手再为自己挖掘坟墓,当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我知道了,阳光,是炙热而刺眼的,有时,它也很温暖。

 

我从今日文摘杂志上看到,一位从事心理疗师职业的作家名叫“素黑”,她的文字我没看过,可是介绍她的文章却将我吸引了,据说她是梦治疗师,喜欢用音乐疗法,并钟爱体验:拥树听海抱石观人生。她还用自己的文字告诉所有人:人有限,自然无限,让生命延续。她还说,人生重点在于爱、自爱。这是一个喜欢安静却又被许多人关注的女作家,如同她的名字,很特别。

 

我的笔,也许将来可以写一个墓志铭:本来无名,只愿有心,心灵有爱,爱向无边。

 

                    

2009-4-6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