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指甲花  

2009-04-23 00:49:03|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一、吴姬

 

遇见吴姬,是在一间 “星吧”俱乐部的舞厅吧台上。

 

所有娱乐场所混着的人,无人不知“星吧”之名。“星吧”的女人,出了名的像女人。齐宣经常出入娱乐场所,无论是他的客户还是朋友,都酷爱这么个令人“销魂自在”的天堂,他们叫它“销魂星吧”。所以,他就跟着“混吧”。第一年,混出了超人业绩。他说,混出成就不难,问题在于如何让自己面对自己。

 

堂堂广告业务经理齐宣,上任三年不到,已是业绩显赫,资源雄厚。

 

免不了的应酬,省不掉的人情。他习惯了挥金如土、洒脱自在的生活。古有道:男子三十而立,当娶妻。然而,齐宣自有乐道主义。他说,二十一世纪,男儿三十就娶怕是没能力,女儿廿八便嫁恨嫁不出。

 

众多“死党”都追随他身后,誓言旦旦:不过三十五,绝不入围城。诚然,不玩尽人间稀奇,就算白活。

 

吴姬绝对是丰艳的女人。她侧身坐在吧台前,右手摇荡着高脚杯,那红色闪亮的液体在她深蓝的眼皮下打转,她得意的欣赏着,用红唇轻吻着酒杯,留下红。

 

她看见貌似风流,出手大方的齐宣站在吧台前,正好侧目而视。她用挑逗的眼神望着齐宣,她高高的举起杯子,美丽纤长的手指环绕着酒杯,闪过耀眼的红光。她穿着今年最流行的红,修长均称而白皙的腿从短裙里延伸出来,像倒长的葱条,却高高的在某处恰到好处的交叉叠着,还一边轻轻有节奏的摇摆,脚上也是红的

 

这美艳的女人微笑时都带着绵羊的嗲性,足以说明她久经沙场,就像一只发疯爱上狼的羊,随时等待狼的撕裂。

 

她看他时,他有七分醉了。

 

她再递上一杯红酒,他就有九分醉了。

 

他看见,她指甲上有花,红红的,比酒还红,长长的手指伸到酒杯里绕着……

 

他十分醉了。

 

然后,他被扔进一团火中,接着他就炸开了。他与她,追随一群魔鬼附体般的人狂欢着,拥抱着,热吻着……

 

那夜,他似醉非醉,焚火烧身,像一只被烤熟的狼。

 

一只羊在慢慢啃着熟了的狼。

 

清醒后,他睁眼看见枕边摆着长长的、红艳的指甲花,正轻柔地触及他耳垂。他着了魔似的注视着那一支支——血一样花,从白玉如葱的指头上伸展出来,绽开夺目光彩,有勾魂的妩媚,一下子勾去了他的心魂。他,禁不住拾起那只手,放在嘴边,忘情的吻着……

 

这个女人,天生尤物,有一种令男人不时牵念的味道,就像狼盯着羊时开始兴奋。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只狼,虽然她以为他是,但是,他确信自己还不算一只狼。而她,更非一只普通的羊。

 

有人说,他开始恋爱了。

 

他否定,说那不过是一场游戏。

 

游戏,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这个代价,不是他以为自己有钱,什么都可以给得起。有很多人巴结他,给他钱赚,而他,也在不断巴结别人,让自己赚更多的钱。这个世界,不是你利用我,就是我利用你,所以他毫不客气的去利用别人或毫不介意的被人利用。

 

他可以给吴姬房子、车子、金子,可以让她得到心理及生理上的满足,但他绝不会跟她结婚。

 

有一天,他去“星吧”找她,却发现,她晚不幸死在一个包间里。他,失了魂

 

他早知道她是做什么出身,也知道她很能做那事,但是,他不在乎。他问自己是否爱她,说不出;但他知道,他迷上她,迷上了什么,身段?气味?指甲?

 

吴姬的死,是一个迷也是一个可怕的恶梦。有人说,她暗藏毒品,身上也常带着不少,比如摇头丸之类的东西。警方早在调查,她有可能是畏罪自杀,也有可能是被毒犯灭口,而且,她的毒瘾已经好几年了。

 

齐宣木呆的眼神像条死鱼,脸色苍白,嘴唇哆嗦。

 

他狂呕一夜不止,几乎将整个胃全翻了出来。他不敢睡,只要一闭上眼,他就看见吴姬的手——那又长又红又妩媚的指甲花,那令红酒更醉人的“销魂指”。

 

第二天,他被家人送进了医院;三天后,他从医院直接被送往戒毒所。

 

二、楚瑶

 

半年后,他从戒毒所出来,整个人瘦了两圈。

 

戒毒所的工作人员说他吸毒时间不长,本身没有迷恋毒品的前因若非轻信他人及时制止自己就不会中毒,再久些,身体就给毁了。

 

那些曾经鞍前马后的“死党”,有几个还真不错,或者是为了让大家良心上好过那么一点,有人安慰他说,得给自己找个女人了。那天起,他们没再叫他出去“鬼混”了。

 

他开始变得非常孤独,离开了那种酒醉金迷的生活,他不知自己还有什么乐趣;可是让他重新选择,不想回到过去。过去了,他痛苦的承受,不想,再这样做人。

 

他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工作,但他不在乎,也不想再回去,让所有人在背后暗暗议论和笑话他。他不是吸毒者,他只是受害者。他觉得自己活该,所以他不恨吴姬可他却过不了自己这关。

 

楚瑶,是一个哥们介绍给他的女友。26岁的楚瑶,是一个时尚性感的女孩子。她长得活泼动人,可就是喜欢黑色,什么都是清一色的黑,与她的性情成反比。他不明白一个如此好动的女孩子,怎么会喜欢那么低沉的色调。她与吴姬不同却有相似。吴姬是鲜艳而性感,性情如火,可以将人烧化的妖魔;楚瑶是妖灵,她总有你无法掌握的魅力和心思,让你不得安停,可是,她却喜欢装深沉,说那是时尚。

 

只要不是太红,齐宣都可以接受。他喜欢楚瑶的性情,她年轻的心属于这个时代。她顽皮淘气偶尔有点霸道;她有时喜欢用大人的口气跟他说话;他比她大七岁,所以允许她无理取闹。

 

齐宣又找到了一份广告主管的工作,但他不再像以前那么混,开始踏踏实实的做人。

 

有一天,楚瑶用手蒙住了他的双眼,让他猜自己今天有什么变化。他哪猜得出来,她每天有数不完的古怪事发生,他开始习惯了——去宠她

 

楚瑶对他的毫无想像力表示极度无奈,她说,你就不能想一想,猜一猜?

 

他说,你是孙猴子七十二般变化,我就算是唐僧也猜不出来呀。

 

楚瑶叫道,为什么你就不是如来佛祖?他什么都知道——好了好了,我让你看,漂亮吧?

 

他在渐渐清晰的眼神里看见一双黑白分明的手——白玉细长的手指头上,十只黑玉般发亮的指甲花闪耀着,直看得他眼冒金星。

 

那天,当她冰凉的手指滑过他肌肤的时候,他感到心如刀舔,履薄冰。

 

她激情的热吻着他,以同样的激情期待着他的回报。他像一只海豚,有动人的身体却冰凉如水。她问他怎么了,他说不出来。那夜,他恶梦不断。他梦见,十只又黑又长的手指,越长越长,长成了钩子,直钩到他心里,钩住了他的咽喉……

 

魂早就没了,这下心也没了。

 

那天起,他好像毒瘾又犯了一样,全身不得安宁,只要见到楚瑶,他就产生一种强烈的恐惧感。

 

楚瑶说:他不是男人,缺少男人味。

 

三、秦婉

 

他不知自己还是不是男人,因为他一看见女人就发毛。特别是看见指甲上长花的女人。

 

“死党”说他定是得了“畏缩”病,审美也跟着疲劳了。

 

他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指甲花”恐怖症。

 

跟楚瑶分手之后,他又认识了两三个女孩。他想正正经经的恋爱、结婚、生子,可是,她们都有着同样的毛病;她们都太时尚,狂爱“指甲花”。

 

记得有一个叫宋媛的女孩子,他挺喜欢她的。她长得很文静且秀气,大家闺秀不过,当他看见她手指上抹着白色“指甲花”时,却令他想到“过门丧夫”于是,他最终没有勇气接受她,他知道不是她的问题,是他自己问题。

 

很快,他已经过了三十五岁,他不再潇洒如当年:不过三十五,绝不入围城。这样的话他早就不再说。他知道自己开始衰老,连同自己的心和审美观。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懂什么是美。

 

他开始想,也许有个家有个女人就是美。

 

他需要一个家,但是,他找不到自己可以娶的女人。

 

有一天,他看着许多征婚广告,自己也想登上一条。

 

广告不长,对长相、身份、家境没什么特别要求,当然不能太丑或太老,最主要突出的特定内容在最后一条:应聘者必须“双手脚指干净,表面毫无污染。”不愧是广告经理,征婚都比人创意。

 

秦婉是洗净了手脚才去与他见面的,不管是她的习惯还是出于在

 

齐宣一见到她,就先盯着她的手指、脚指头瞧。她将十个手指平摆在自己的膝盖上,伸长了两腿露出凉鞋上的十个脚指头,让他慢慢的审查着。虽然她觉得这个男人的怪僻独特之极,但至少他没要求女人十指带金,说要干净,这是多么不可思而又多么容易。可是,她怎么能明白一个饱受压抑的男人的心?

 

秦婉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条件很好的女人,她已经二十九岁了,尚未嫁,过了三十,只怕找不到合适的男人了。所有朋友都跟她说,男人喜欢年青漂亮的女孩,女人喜欢有钱有势的男人,帅还不是最重要的,不过,女人不漂亮就更要早嫁出去。

 

她的确没有什么把握,当她看到这个广告,只想试一下。

 

齐宣看着她那平整光滑健康的指甲,没有一点油彩,终于松了一口气。

 

秦婉不知他在想什么,除了看手和脚,他只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就这一眼,她觉得这个男人挺不错。他有风度、气质,看起来还挺有学问,可为什么要求伴侣的条件这么低?她觉得自己并不配他。

 

齐宣也不知她内心所想,他随便的与她闲聊着,突然,他问了一句:“你喜欢指甲花吗?”

 

她以为他问的是植物,她说自己没种过这种花。

 

他又笑着解释开始他不好意思直说,毕竟令人匪夷所思,怕以为自己心理变态。

 

幸好他是做广告出身的,口才也好。他就边聊边靠近话题,当大家都熟悉了之后,他把“指甲花”当成时尚广告话题来聊,因潮流适宜,他可以问她是否喜欢这样的潮流。

 

秦婉只当他是闲聊,也无拘无束的与他谈论这个话题。她说:“时尚兴起的东西,要看什么样的人喜欢,或什么样的人合适,并非时尚就是好。说起‘指甲花’是女人爱美的装饰,古染指甲的喜好,说是时尚,也是潮流回顾不同的是,以前染指甲是植物天然成分,而如今全是化学元素合成的,多有害物质染指甲花虽美,但像我这种喜欢家庭烹饪的女人,常做家事,不适染指花,染色物可能有毒,所以,我母亲从小教育我手要干净,做事要麻利,不许我染这些东西。另外,我自己也觉得然指甲看着舒服,约束,不必担心掉色误食不利身体。”

 

齐宣像听课的学生,认真的听她说完,内心却兴奋极了,他想她的家教一定不错。于是,他说,你真的喜欢下厨吗?那你是喜欢做家庭主妇型的女人了?

 

她说,成了家都是要吃饭的,不成家也要吃饭,自己做好过常吃别人的。

 

他问,那你觉得女人不工作是不是较舒服?

 

她笑,原则上是,不过女人不工作会无聊,无事生非,我喜欢有工作。

 

他说,很好,你通过了。她觉自己有点像在应聘工作,老板很奇怪

 

三个月后他们结婚了。秦婉一直觉得那个征婚广告挺叫她纳闷的,她一直不明白齐宣喜欢她什么,她并不漂亮,而他有足够条件找一个比她年青比她漂亮的女人。

 

可是,婚后他们很幸福,他不但事业发展得好,对她也很好。

 

她问过他,爱她什么?

 

他每次都是捧着饭碗,然后傻傻的望着她的手指,只是微笑,笑而不答。

 

她追得急了他才说,我找不到另一双更干净的手来为我做美食了。

 

 

2009-4-22完稿(禁止转载,杜绝抄袭)

 

 

据一位编辑朋友帮点评:

 

这是一篇几乎称得上无懈可击的小说,故事的语言精致纯粹,结构上过渡自然,铺垫和呼应也都照顾的比较好。内容上有生动的细节,立意不俗,主题鲜明,有丰富的思想。如果要强调一个重点,就是语言可以再简练一点。另,开头用得不好,可以更明显的引出下文。

 

所以,因有所得,我又重新修改了一些文字,而且把前面的开始调了个位置,觉得这样的开头是较单刀直入,会引人入胜一些,文字上也作了一点精简,过些日子再看再改,好文章总是改出来的,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意见。

 

                                                                                                                                2009-4-27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