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灵龟  

2009-04-19 00:38:17|  分类: 悟性随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紫冰兰

 

灵龟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灵龟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算起来,我在这个家中住了十五年。其实,我的故事应从十五年前的某一天讲起。那时我才五岁,之前我是怎么来的,我想不起来了。如果将来没有什么意外,我应是最长寿的——人人都这么说。

 

意外就发生在我五岁那年,一个男人把我和另几个同伴带回了家,我开始挺高兴的,因为不必困挤在同一个地方,你盯着我瞪着你,总有机会伸展一下身子好好出去玩玩了,我这么想着,于是我们来到了男主人家里。

 

一个老太太从男主人手中接过我们,她用眼瞄了我一下,我害怕的缩回了脑袋,然后我听见她说:“那几只龟挺肥的,就这一只瘦了点。”男主人道:“就见这几只还算好了,别的更瘦,妈,你就先拿肥的开刀吧。”我当时听不太懂他们所说的话,但是,从男主人的口气中却感到有点不太妙,原来,他们称我们做“龟”。

 

我的新家是一个大瓦盆。它不是很宽敞,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住时,倒是挺悠哉的。我不知道我的同伙都上哪去了,不过我感觉到他们离我很远了,可我又不知是该伤心还是该庆幸——我自由了。

 

那天,男主人对老太太说,妈,阿珍说她好得差不多了,别再杀生了,我看那只龟也挺瘦的,倒也机灵,不如养着吧,也保佑你老人家长命百岁。

 

老太太笑眯眯地对我说,小龟仔,你这么可爱,实在不忍心杀你,只是我那媳妇得了病,现在没事了,就不杀你了,好好养着吧。我想这个“杀”字,一定是个极为不吉利的字,我的同伴不见了也一定与这个“杀”字有关,不然,他们上哪去了?

 

看来我是大幸,那个女主人真好,多亏她一句话就让我一直呆在了这个安乐窝中了。

 

老太太那慈祥的脸总是时不时出现在我面前,只要她一出现,我就有好东西吃了。开心的是,她给我扔进来一些鱼鳃,还是新鲜的,她也知道我爱吃这个,我吃得香极了。不过,独享天伦的日子并不是很长久,没有人跟我分享,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孤独。

 

我时不时又想起我的那些伙伴,每当这时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孤单,不知不觉我心里有点难过,我,跟他们不一样。

 

那个老太太很有趣,她总是在我面前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开始我是真听不懂她说什么,但她的眼睛总是笑,好亲切。后来我见到了女主人,听说是男主人的妻子。这些人的关系呀,比我想象中复杂多了。我既没妈又没爸,上无兄弟下无姊妹;他们都叫我“小龟仔,”听起来挺舒服吧;他们还说我很乖,我当然很乖啦,又没有人跟我抢,也没有人说“杀”我了,似乎我成了家里的一个成员。

 

我的女主人是个善良的女人,也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她一生最大的功劳是替她的男人生养了三个孝顺儿子。可她一心希望最后一个是女儿,却终没如愿,可还是最疼小儿子。两个大儿子早成家有了两个大孩子,而小儿子晚生十年,二十七八才找了个小媳妇,这个小媳妇自然就是我的小女主人了。她看去眉清目秀、待人温和、招人喜欢,如果不是她,我还不知道这个家里会有这么多事哩。

 

我的小女主人,自从进了这个家的门,就没少在我面前晃悠,活跃得像个娃娃。她喜欢和老太太在屋里聊天,这个老太太爱唠叨,就一下把家史全唠叨个遍,我那小女主人竟然听得津津有味,当然,我也听得半天合不上嘴,这个快百岁的老太太真能说故事啊,原来家史都可入史册了,她们哪里知道我都听着哩,要知道,肯定吓他们一跳,嘿嘿。

 

女主人天天笑呵呵的,跟谁都没愁过脸,说话轻声细语,吩咐家事条理分明,个个不敢怠慢,像受了将令一般,主次有序。她从来不会强迫人做不喜欢的事,这一来,家庭和睦。每每有好东西,她总是想着最年长的婆婆,然后是她男人和儿子,最后才想到自己。所有的儿子,总是先会想到阿嬷(就是那个老女人,孙子辈的都这么叫她。),然后就是母亲,孝字第一。连两个孙女都懂得尊老爱幼,看着这一家子,真是很幸福。

 

如果,不是那年因女主人得了一场大病住了院,我也不会来到这个家,当然,我可能也会像我同伴一样,到了一个极乐世界。

 

女主人把小媳妇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她没想到,取了个媳妇倒多了个女儿,她们在厨房里说笑、聊天、学厨艺,真像一对母女。女主人做好吃的,香气扑鼻,那个味呀叫我都忍不住流口水,其实我也没尝过,毕竟我和人是不一样的。

 

我通常只吃一些米饭或肉及鱼鳃,不爱挑食,但还是最喜欢吃鱼鳃。我的主人们都喜欢吃鱼,老说什么年年有鱼,其实那是天天有鱼,这样一来我就天天有口福了。

 

小女主人总是蹲着跟我说话,我最记得她说“小龟龟,来咬两口……”然后我忍不住咬两口。

 

“哎——瞧你这迫不急待的样子,又没人跟你抢,小心你的舌头。”我有舌头的吗?我没想过,我又不说话,她怎么知道我有舌头?

 

我的天空很小,其实我看不见天空,我的世界就像一口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引体向上”运动。开始我郁闷得很,总想爬出去看看。这个窝空荡荡的,没人和我说话时,我好寂寞,虽然我又不会说话,可也总得有个人陪我才好,我的同伴啊,我又想起你们的好来了。

 

我拼命的向上爬呀,四壁滑溜溜的,我使足全力,后脚蹬了半天才扒上了盆的边沿,嘿,伸长个脖子瞧瞧,外面好大的地方,一定好玩,我得撑紧了,上去一点,再上去一点——唉哟……我的妈呀……我这是怎么了的我?那可憎的背壳,今天怎么这么重,害得我半天只能望天,我的脚怎么这么没用呀,只能朝着天乱蹬,翻不过来了我,救命啊……

 

“咦,小家伙,你玩什么呢?怎么背朝盆底脚朝天了?呵呵,你逗我玩呢?”

 

天呐,我哪是在逗你啊小女主人,你没看见我累得快哭了吗?我想如果龟也有眼泪的话——还是帮个忙好不好?没想她真把我给翻过来了。翻身做了自己的主人之后没两天,很快又忘了前次的痛。人之欲望是慢慢渗透而没有止境的,我这回算懂了,好像在梦里听一个大师说过,这个大师又好似在哪见过?忘了,可我是人吗?只不过离人太近了吧。

 

我一次又一次的煅炼着自己的手脚和体力,经过九九八十一次的后背朝天的教训,我终于成功的向上攀登了。除了那愚笨的龟壳仍由不得我控制——要不是它太重我早翻出去了。如果脱开了有它多自由啊,可没有了它,我还能叫龟吗?到时我的主人该叫我什么东西呢?唉,算了,这么难的事还是让人大脑来想吧。

 

其实,我并不是没有成就的,正因为我的坚持攀登,坚持自己想出去看世界的梦想,终于我的女主人说话了:“婵儿,看那小龟仔是想出来玩,你把它拿出来逛逛。”小女主人高兴的跳起来说:“好呀,妈,我早想把它拿出来了,瞧它多聪明啊,还会‘引体向上’呢。”

 

我才明白了,原来我这拼命累死的丑态叫“引体向上”呀,那我面朝天背贴地时叫什么呀?后一听小女主人乐道:“不过它最可爱的还是‘四脚朝天’。”我开始皱眉了,总觉得这个称号不太雅观,不过小女主人都说了我这是最可爱的动作,她高兴就行,难怪她老爱翻我过来。

 

小女主人常年在外地,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十几年来一直是老太太和女主人照料着我的一日三餐,直到她来到这个家,好像多了许多热闹和新鲜事,也难怪,我这十几年太郁闷了,女主人虽然对我不错,可忙得很,哪有空陪我说话,老太太倒是一日唠叨个不停,不过我又听得闷了,她的话重复了再重复,我都想换点新鲜事了。

 

小女主人在的时候,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嘴里不时的叫唤着我,叫我有点想入非非了。她很漂亮吧,家时人都这么说,所以我喜欢看见她在我眼前晃悠。她爱用手指摸我的小脑袋,有时我怪不好意思的,把脑袋缩进了龟壳中,她就挑挑我的小尾巴,我无处收了,怪羞人的。她就说,小乖乖原来懂得害臊了。唉,这能怪我吗?长这么大还没遇上过美女不是?

 

真正明白何为生死别离,就在早几年。全家人刚过完大年三十,老太太可高兴了。一家人在大年初二去喝幸福茶,就把我独自留在家中,难受呀,怎么说我也算是这家里的一分子嘛。虽然也给我加了不少好吃的,但我好想跟小女主人一起去瞧瞧外面的大世界,可他们偏不带我去,假如我是个人的话——这可能吗?

 

初三的早晨,老太太没早起,那天也没人来喂我。只听到一家人呼天抢地声……后来听说,老太太就这么无痛无苦的走了。

 

我看见小女主人在我面前偷偷掉了一滴泪,原来人的眼泪是晶莹透明的,像一粒珠子,我有点感动了。大家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因为老太太是百年寿终,安乐而终。那条路,每个人都要走的。

 

又过了三年,女主人因病也走了。小女主人回来却伤心了好一阵,那一天,我终于掉泪了,原来龟也是有眼泪的。

 

男主人一个人生活,一个空房子,四面墙。

 

小女主人说接他过去一起住,但他不愿意,说习惯了这个家,走不开,也不想走了。

 

男主人说,婵儿啊,你阿嬷不在了,你妈也不在了,留下我这孤老头子,有空就打个电话过来陪我聊聊天,我一听到你说话啊,就开心了。

 

没有了女主人的生活是寂寞而没有规律的,我知道男主人的心事,而我也感到伤心。小女主人又要走了,我和这个孤单的男人相依为命,可是他还不习惯自己照顾自己。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以前的快乐。当我听男主人对小女主人说,婵儿,你说这个龟我是不是拿去买掉呢?我懒得照料它了。

 

我可吓了一身冷汗,急得看着我那小女主人,却听她说,爸,不要啊,我们喜欢这只小龟,它多有灵性啊,十几年了,和家人一样,你可不能卖啊,它会保佑你长命百岁的;再说,我们长年在外照顾不了你,一年只回来一次,有句话说得好:年年盼望年年归(龟),平平安安把家回。

 

男主人才笑道,好,听你的,不卖了,就陪着我吧,让你年年看见它。

 

小女主人临行前,亲人都来送行,大家发现不见了她的人影。其实,她正在跟我道别呢。我是好舍不得离开她,可是,我又不能说出口,我又开始攀登了,那是因为我想近些看看她,对她说,我很想她留下,有时我真希望她能带我走。

 

我听男主人在外面笑道,婵儿在同那只龟说话呢,都不知她要和它讲什么,它又听不懂。

 

其实他哪里知道,我都懂;这一家的事,都在我的心里装着呢。

 

年年盼望年年龟,在说我吗?我年年都在盼望着你归来,我的——小女主人。

 

2006625日原创

2009419日修正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