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因为喜欢所以才做  

2009-04-18 00:48:01|  分类: 悟性随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喜欢所以才做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图文  紫冰兰

——冰兰感悟篇6

 

人活着,总会不时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情?往往是无法选择。在面对现实的生存,我们经常无法选择自我,所以我们会有很多事与愿违的烦恼。

禅境追求的是自我,放开心胸,心得开阔,自然解脱。但是,凡人无忧何为凡人?而真正离开生活的禅者并不是最高明的得道高人。哪怕深居荒岭,若不是历经磨难,也未必看透本质,不过是做样子假隐而逃避现实,其心多是难平。

说到兰花,本也就是山中隐者,随着世俗之变,由山野移来闹市,或者有人会认为是抹杀了它的清高,但它最大的价值却是改变了一些世态,令庸俗变得高雅。喜欢其是一种心境,观其貌是一种享受。自古文人雅士,以兰吟诗作画者不少,只为追求美好心境。

爱兰者不少,养兰者也颇有听闻,但真能养出成效者毕竟占少数。

兰花习性独特,置于深山叶繁茂,但入豪庭未必生。居说兰花“爱朝日,避

夕阳,喜南暖,畏北寒,忌煤烟。还得四戒:春不出,夏不日,秋不干,冬不湿。”它是在适合的条件下生长,是大自然赋予的天之子。兰是既观花又赏叶的植物,可谓整体欣赏价值极高。

一般花时不易,以赏叶为主,而光是赏叶都有不同品味。兰有变态发展趋势,所谓变态是叶态变异的过程,所以养兰是极费功夫的。在阳光气候、温湿度、养料不同的条件下,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异,这是一般植物所没有的繁感吧,但却非常重要,这决定了兰花品种的身价,是否成为奇花异草,与“变态”发展有关,据查和病毒感染更相关,倒是奇事了。

兰花年年见花难得,想繁茂者少也,尤其名贵品种更难见,没见过花却已身价百倍。有可能,人家养兰花你养兰草,有叶没花也不稀奇。

我一直不敢养兰花,心中却喜欢。广州舅舅的大院里兰花不少,品种也多,早几年我回广西,他与舅娘同行。最大的兴趣:就是去花鸟市场看兰花,所以我也从中学到不少东西。对兰花我是外行,但从舅舅和卖者的谈话中,我能了解到兰花的品种及习性,从他带回来的兰花品种介绍书籍中,我看到许多喜欢的品种图片,兰花以素心为名贵,而白色素心为极品,罕见。

我很欣赏舅舅和舅娘的这种生活情趣,他们是传统的家族,住红木高堂古屋,守传统礼教习俗,但思想却开放。舅舅除了习武及舞狮外,从小也喜欢武文弄墨,好丹青,但我却未曾得请教过一二。听利说,舅舅家史复杂,至今我还是一知半解,只知他通晓古人之道,还懂得中医食疗。至于中药之道,与早几年老来丧子有关吧,那年我亲眼看着19岁的表弟像植物人似的躺在医院病床上面无血色,听说后来是舅娘亲手拿走了呼吸器……

之后很多年,舅舅那瘦弱的身子一直没有坚挺起来,直到养兰草及开凉茶铺。因为欠了朋友很多钱,那位一直医治着表弟的庞中医是舅舅的好朋友,也是位当地名人,开了方子和舅舅共同经营,而且偏方不少,极有功效。舅舅会推拿,又是正宗功夫,曾有一个黑人路过,指着自己脖子吱吱呀呀半天才搞懂是扭歪了,片刻功夫舅舅就把他拧正了,此外生意一直不错。

表弟走的那一年,大院中的紫藤花没有了,那曾爬满整栋古屋的紫色藤箩,一夜间只剩下一个短短的树根,是舅舅用刀给砍的,我不敢问为什么。那曾养花养狗养猫养鸟的拳会大院里,少了一点生机。

不知什么时候起,舅舅喜欢上了养兰花,或者时间令人忘却了内心的一些沧桑,面对现实还有很多事要做。因庞医生也是个爱花如命的人,为了一株金茶花,那一年,舅舅与我前往广西除了找兰花之外,就专门到金茶花公园求枝芽;而此名贵金茶花很难繁殖,离枝插土难活,可我们那年去得极巧,经技术改良,竟有插枝存活繁殖的,但却不是名贵的那种,也算是收获,有苗可买。再后来,春天我给庞医生弄了一枝白茶花,开心得他半天合不上嘴,居说种得不错。

生活就是在残酷与写意中穿插着,现实是我们无法逃脱的根源,但不能因为如此我们放弃快乐,其实真正没烦恼的人或者只能是白痴,因为这种人把烦恼给了别人。大智者是在烦恼时懂得转嫁烦恼之人,真正修行之人应是为了寻求解脱的快捷方式,而不是为了超脱尘世。更高境者可以影响别人,从别人的快乐中去欣赏自己的成就。

当我从舅舅的眼中重新看见快乐的时候,我的心中有种被感动的激情,生命是什么?重生开始的喜悦吗?与其沉默在过去一切悲痛中,不如向前欣赏一幅美丽的图画。当舅舅兴致勃勃的和我谈到兰花的时候,我发现彼此的了解加深了,两代人找到了共鸣,这种所得是一般人所不能体会的惊喜。

我听妈妈说过,舅舅是个才华不浅之人,能文能武,所结交的朋友不少,也常在一起制做狮子头摆狮子阵。我早些年在舅舅那住过一阵,只道他是个不喜欢言语之人,但凡这样的人深藏不露,却在谈花花草草时比较兴奋,我相信,那是他另一个希望之门。

我也喜欢有生命力的东西,让我感到生活充满生机,却不敢养动物,(虽然总是在利的怂恿之下动心,因为我老喜欢摸楼下保安那条蜡肠狗。)连花草近几年也少养,只有今年添了好几盆。前不久在南沙水乡一条街上的一间花房中得了一盆蝴蝶兰,此洋兰如紫蝶般艳丽,没有国兰清雅淡香。但怎么也没想到一串花只花五元就可买到(在春节最便宜也几十元一串花),我不信任的问了卖主几次,首先,以为她有毛病,其次,想那花定不是她的。

当然,是因为花期长短价格不同,没有花苞的自然减价,虽只一枝花,可上面也有五朵,全开了的,光买花枝也值,何况是带根的。虽然我不懂能否养得活,也可试试吧,哪怕不开花,我也喜欢,那叶面看来不错,回来欣赏了一周,一周后花没了,我才换了个漂亮的六角形国画瓷盆(但实际上是瓦盆最好通风),顺便清理了一下阳台,给文竹加加肥土,将室内的仙人球捧出来晒晒。花市的阿姨说她那里的仙人球才八元一盆,比我的还大,不由自笑花了十五元从水乡带回,行情早变了。只有蝴蝶兰是没法比的,说与谁听都会大跌眼镜,看来倒应和仙人球换个价位,如此一乐,心情无价。

所以,如果我不能让别人快乐起来,那最低程度我应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喜欢。感《菜根谭》语:

 损之又损,栽花种竹,尽交还乌有先生;

忘无可忘,焚香煮茗,总不问白衣童子。

 

若能如此,心必坦然。

 

 

2005/6/24

          2009-4-18修正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