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为谁续发千万缕  

2009-03-29 23:09:33|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前因

    夜色开始迷蒙的时候,如思发廊亮起了灯。通常夜间来做头发的人比较多,生意总做得很晚,这就是现代化的都市,白天不断的思索,晚上才有空清理。

已经是晚上11点,开始只有离去的人,没有进来的主。秋子脸上洋溢着微笑,几条街巷就数她这生意最红火,这不但和她的百变巧手有关,也和她为人处世有关,她总是以客户满意为本,以合理建议为辅,所以,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喜欢把自己的头发交给精明的人打理,久之,熟客很多。

秋子送走了一个个客户,看店面只剩下一个在洗头的男人,不认得。小妹正在认真的打理着,他闭着双眼,安静如同入睡,神情近似满意。她松了气转身坐在长椅上,透过玻璃门,望着外面的街灯。夜真静,大概不会有人来了,她想。

她出现在玻璃门外时,身穿着一件雪白的纺纱长裙,披散一头长发,高挑纤瘦的身材显出独特的气质。秋子站了起来,微笑的上前打开玻璃门,看见她高宽的前额,挺直的鼻梁,清朗明亮却淡漠的眼,还有一张小巧的嘴,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在笑,但脸却没有表情。

“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秋子心里想着,嘴上笑道:“小姐,要做头发吗?”

嗯。她回答很简单。

秋子见过很多种人,因为发廊本是一个通用场所,什么样的人都可能来,什么样的人都要洗头。但是这个女孩有点怪,她喜欢想,但她不喜欢问,这就是职业准则。只要把客户的头发弄得令对方满意,拿到自己应得的劳动报酬,看着客户微笑而去,这就是成功,其他,不必理会。

洗头还是……剪发?秋子站在椅子后面盯着她一头乌黑光亮的秀发出神,竟不知做些什么。她见过很多头发吧,手到勤来,什么样的头发在她的手里都能运用自如,妙趣横生。

先洗后剪。她淡淡的说。秋子不由赞叹:“你的长发真漂亮。”她一听似乎轻轻震了一下,身子向后靠了靠说:“帮我剪掉它。”

秋子瞪大了眼,第一次感到惊奇:“剪掉?你要怎么……怎么剪?”

随便她说。

啊???可是……可是我不知随便怎么剪呀。秋子的手心开始有点冒汗,这是她遇上最无奈的事,居然对一头长发无所是从。却听她轻轻一笑,这是她第一次有表情的变化,秋子站在后面,从镜子里看到她的那一笑,居然除了嘴有点上翘,眼睛还是那样淡漠,又好像根本没有笑过。她说:“听说如思发廊的主人是出名的巧手,竟然问我怎么剪发?”这是她进来后说得最丰富的一句话,秋子却全身冒出冷汗来,这种紧张从来没有过。

旁边那个闭目养神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看了她一眼,镜中的她却视而不见,秋子从镜中看到那个男人眼里充满一点好奇,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他没有做声,很快又闭眼自我享受去了,只有耳朵是没有门的。

我先帮你洗头。秋子终于回过神来,认清自己是理发师,而她是客户。客户要求至上,她说随便,你就跟着随便好了,这有什么好想的呢?她暗笑着,揉搓着她满头的秀发,如缎般柔软。

※※※※※※※※※

一、

他是中文系最值得骄傲的男生,文笔好,口才佳,相貌不说非凡,却生得风流俊俏,可谓人嘴里常说的一表人才。系里系外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少,只因他一篇妙世奇章获得了本届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后又在领奖台上一语惊人,从而风云内外,传奇不断。

  她与他同届并同系,因为长得清丽脱俗,气质淡雅却又不张扬,喜欢披一头长发,而且那黑亮光泽的长发令人想起古代青丝缠绵的绝色佳人,所以被传闻称之为古典系花MM.

  他和她不同班,按理,像他这么出色的男生,是最受关注并无人不知的吧,从而崇拜者无数,他自然是心里美滋滋的,却面不露声色,轻不许诺,天知道,他的骄傲是为什么。然而,她居然不认得他,如果他早知道这么大个笑话会发生,定会事先吐血。

在一个烟雾迷漫的早晨,她走进了校园的那片枫叶林,此时不是秋天,枫叶少了那片火红,却淡淡的青绿,散着淡淡的思念。她喜欢在这样的早晨这样的意境中散步,可幻想那深秋的景象,原来情感是一种积累的过程。她有所悟,嘴角淡淡的微笑着。她朗诵着徐志摩的《在别康桥》,最近在赶写一篇诗歌评论。她的长发在晨风中飘荡着,像电视中的广告:你想拥有一头飘逸的长发吗?飘柔可以令你的梦想成真。

    他就是这样被她的长发给吸引住的,当他晨跑经过这片枫叶林时,他突然看到林中那飘柔般乌亮的秀发,这秀发如流水在他眼前摆动,让他感到有点干渴。于是他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悄悄地站在离她不远处,她背对着他,正在感概念道:“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早上好,中文系的系花同学。他轻爽而略带调皮的打了个招呼,却发现她美丽清彻的大眼中露出陌生而奇异的神色。她问:“你是谁?”那一刻他几乎当场倒地,但望着她飘逸的长发,他鼓起最后一口勇气道:“我叫展翔,中文系的。”他以为把名字一报出来,她定会有所感悟的。她听后只淡淡的说:“你好。”他心中万般奇怪加万般难受,她不可能没有点反应吧?不,有反应,她至少说了句你好,只是语气太平静了,平静得说过后只听见风声,一点回音也没有。

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尴尬:一个男生与一个女生站在一片枫叶林中,男生向女生套近乎时,女生居然问你是谁?他看过成龙主演的我是谁?,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问他你是谁?,此刻他正暗骂自己是笨蛋。

冯碧雯小姐,小生只是晨运偶经此地,被你清晨朗朗的读书声吸引过来,一时好奇就遇上了你,发现——你……好用功哦。他终于挤出了不让自己继续尴尬的理由,用自己本不赖的口才解释着,心想也应有足够的魅力了吧,不过有的话不能说得太直白了。

她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他几眼,手中拿着一本书双手自然的交叉于胸前。她严肃回答道:“展翔同学,我只是在这里赏风景呼吸新鲜空气,并没有你说的努力上进。”他有点脸发烧了,于是道:“可你手里却拿着书。”她一听轻笑道:“没错,我只不过拿着徐志摩的诗在这演戏呢。”他也笑了:“是啊,我听见你刚才最后念着‘悄悄地你走了,正如你悄悄地来’。”这一下倒是她脸上红了,自己私改人称代词竟让他听见了。

然后他听见她说了一句:“祝你晨运愉快,再见。”然后她的长发飘过他的眼角,飘出了那片枫叶林,消失在他的眼线中,他突然才想起自己要说点什么,他对远方说道:“祝你青春长飘。”可是她听不见了。

她的同桌敏是个喜欢发布校园新闻的人物,只可惜她是个不关心新闻的女孩,也许很多东西她本应知道,只因从未入心,所以听也白听。但今天敏所说的事却让她产生了兴趣。敏兴致勃勃地她说:“碧雯,校园最新趣闻,听说有一位英文系的女生喜欢上咱中文系的才子,却和另一中文系的女生发生了口角,闹得全城轰动。”她低头翻了翻书,随意的问道:“谁是中文系的才子?”敏扶了扶鼻梁上的大镜片,惊呼道:“哇,我说咱中文系的大小姐呀,你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吧?校园新闻可没少报导他的新人新事,只不过这次是私事,嘻嘻,内部消息。”

她抬了抬眼皮说:“不知道。”敏的惊呼不亚于刚才,后道:“亲爱的碧雯小姐,你也的确是眼高如云,展翔可是咱们中文系的风云人物呀,他的妙笔生辉、口若悬河、英俊洒脱真是魅力无比……”她把能用上的四字形容词全搬了出来,似乎还觉得不够深入。展翔??你……好像很了解他似的。她听敏提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突然她记起那个早晨,她问他:你是谁?,他说:“我叫展翔。”此刻她觉得这个答案很好笑,不由失声笑了出来。

我哪有机会了解他呀,只能带着敬仰的心情听听吹吹他的故事罢了。咦……你笑什么?敏用不解的眼神望着她。她立即恢复了神态,说:“这么说他有很多动听的故事了?”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对那个男生起了好奇心,难道只是因为那天他无意中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又或者是他那有点自以为是的姿态。她有点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了,好像是挺高大健挺,又好像……她又轻轻一笑,听她继续吹着。敏卖弄着她见多识广的才华,把所有关于他的新闻及故事全都一脑子的倒了出来。她默默听着,第一次发现,校园生活原来是这么丰富多彩的,自己一直只做一片落叶,守在一个角落里。她想起了枫叶林,那是她习惯去的地方,但从那个早晨后,她很少再去。

二、

三十周年校园大庆来了,各系要办舞会,这可是个人人听之兴奋的事,平时枯燥的上课学习睡觉,大二的生活不上不下,令他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正当年青气盛,有待大展宏图,他觉得生活就应随心所欲,不要被烦恼困身。但人怕出名猪怕壮,自从他成了校园的焦点后就没了自由,到哪都被人盯着似的,那种感受有惊喜有后怕。女生们通常都会对他微笑,他是有点得意开始有点自狂,但是,为此却也引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谁和谁争风吃醋,谁和谁比赛暗送秋波,令他着实头痛了一阵。他自问自己不算清高,有MM相互拥护爱戴着是件多么荣幸和向往的事,为此他也接受了不止一次的邀请。

舞会在大礼堂进行,五彩迷离的灯光一闪一闪的晃动着,她看见他不停的和系里的女生飞旋在舞池中,动作一个比一个优美,他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她哼了一下,手里晃动着一杯果汁。他没有发现有人在注意着他,因为太多人注意他了,他根本不必去想这个问题,只考虑着应付。

我能请你跳个舞吗?一个身材标准的男生很有礼貌向她伸出一只手,因为他发现她已经坐了很久,而且拒绝了不少男生的邀请。他斗胆上前去,只因为她的确是今晚最引人注目的女生之一,但是她却喜欢躲在角落里。

哦,可以。她不知为何就答应了,于是他满怀欣喜的牵起住了她的小手,有众目睽睽之下走向舞池。那晚她穿著雪白纱纺的长裙,纤细的腰身后面自然的垂落着那一头长发,飘逸得像一朵云。

他在舞池中转动着轻快的舞步,潇洒得倾倒众女生。他脸上露着微笑,却不时的透过眼角余光,看着那个角落,突然他发现不见了目标,顿感意外。而她那轻飘的长发正在舞池中唤醒沉睡的人群,所有中文系男生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幸运的男生身上,像刀割样锐利,好像在责问:“凭什么你这么走运?”。他搜索着自己的目标,脚不小心踩在了对面女伴的脚面上,令她惊呼了一下,但很快制止了表情。他抱歉道:“不好意思,纯属意外。”她听见了那女生的惊叫,也看见了他点头赔不是,因为她此时离他很近,只是他没有想到而已,于是她微微一笑。她对面的男伴看见她笑,心里一阵欢喜,心想:“今晚太走运了,系花也能请到。”

突然音乐由轻柔的慢四步转入飞旋的快三,她像只冰蝴碟般飘飞着,雪白极美的身影掠过他的眼线,令他由吃惊转为震惊。骄傲的公主出现了。他心想着。而她此时也在暗笑:“得意的王子失手了。”

场外,一个男生拼命的啃着香蕉,眼睛不时的盯着舞池,满眼是火烧。心中烦闷无人理,只恨自己既不英俊又不潇洒。他心中不平,这手里就忘了情,一个有意无意,半块香蕉皮就飞进了舞池……借着这迷离的灯光闪耀,借着这万众一心的舞步,没有一人发现他这有失光明磊落的绝招。他失神的望着舞池数秒,后拼命将口中的香蕉猛吞干净,不敢再吃。

他和她成了全场的焦点,所有的目光看去都只落在他俩身上,别人都成了透明的陪衬,似乎整个舞池中只有他和她在飞舞,但实际上他并不是和她在跳。郎才女貌,此时明眼的都看得出,他和她才是真正的主角,可为什么偏偏她不是他的舞伴,而他没有邀请她?

轻快的音乐回荡着整个校园,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夜晚,各系开办活动,人人各显神通。她飞转着,心里想着别的事,突然她感到一脚踏空,整个人仿佛从云端掉了下来,她飞旋的身影无法控制住,竟脱手飞了出去,她来不及惊呼,身子已转到了他的身边,他一把抓住了她,另一只手揽住了她的细腰,全场异外惊呼,续而传来一阵叫好和激烈的掌声……他与她真的成为了主角。

事后有人发现了香蕉皮的功效,每每有舞会时总会有意无意的说起这段浪漫的情节,然后男生对女生笑道:“想不想试试香蕉皮的功效?”只有那位有幸邀了她的男生愤怒道:“都是香蕉惹的祸,是谁干的?”那位造事者早溜了,害得他几年没敢再吃香蕉。如果当时不是展翔抓住了碧雯,只怕她不受伤也会大大丢人现眼,从此他只能在忏悔中度日如年了,而他,哪里想过伤害自己心目中的佳人呢?不过他倒没想到自己成全了一对恋人。

黄昏时分,他在枫叶林等着她,想起那晚的意外情节,他心中依然回荡着一丝得意及甜蜜。谁说一时的失手不是件美事呢?那晚他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影,知道她和另一个男生跳第一支舞时,他心中有点不平,他忘了自己并没有邀请过她,但是男人的面子也同样要命,这也代表了男性的自尊。那个早晨他在她面前失了尊严,他发誓一定要拿回来。而且,他喜欢清纯样子的她,喜欢她飘逸的长发。许多系内系外的女生都想接近他,可她却偏偏高傲得像个公主,不,她的确是个公主,所以他喜欢。

他一生做得最明智的一件事就是那晚放开手中的女伴,抓住了他想抓住的那只冰蝴蝶。他知道那个女生一定恨他恨得要死,不过她又没有摔跤,只是中途换了个男伴而已。他至今无法形容当时自己出手时的完美姿势,是冰山也能化掉了,何况她只是一个人?他抱住她的时候,感觉到她狂乱的心跳,还有自己意外激动的神情。有的事情,只需一瞬间就可以找到答案,关键在于机缘。

翔,你来了很久吗?她出现在他身后,打断了他的联想。自从那晚之后,她接受了他,因为她想不出什么理由不接受,虽然她知道他有很多崇拜者和追随者,但也知道他一直在关注着她,当他抱住她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人。事后每当她手拿着香蕉的时候,都会出神的看着想着笑着,令他人疑心她是不是在发香蕉梦,其实香蕉梦有什么不好呢?

他看着她笑,和她一起坐在草地上紧靠着,他轻轻扶摸着她的长发,感概地说:“雯,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里见面时,是因为你飘起的秀发,真的,你的长发真漂亮。”她听了甜甜地笑了笑道:“是吗?难道咱大学系这么多MM没有长发的吗?”他说:有,但是你是最漂亮的,要不怎么叫长发系花呢?她对他挤了挤眼,说:“哪天说不定你又看上了一个长发MM;或哪天我心血来潮把头发给剪了,看你还会不会喜欢我?”他急了,握着她的手说:“雯,答应我不要把头发剪了,我喜欢你这个样子。”她逗他道:“你想我为你续发呀,美得你,我本就是喜欢长发的,不为谁。”他喜道:“这就好了。”她瞪着他说:“你是喜欢我的头发还是喜欢我的人?”他笑着说:“都喜欢,美是整体的。”

从此一有时间,他们就会坐在枫叶林中谈天说地,他听她朗诵散文和诗,他给她参谋,还给她写诗。当一季枫叶红时,他从地上拾起一片叶子,夹在她的书中,说:

我让思念化作永久的标签,

陪你度过每个孤单的夜晚。

当你想我的时候,

打开扉页,

有心随行。

你不应寂寞,

因为有我今秋为你点缀的梦。

她很感动,不但因为枫叶一点点的渗入了她的心,也因为他成了她的梦。她叹道:“为谁续发千万缕?”那个秋天,枫叶异常的火红,他给她在枫树下拍了一张动人的照片:美丽的金秋,火红的思绪,乌黑的长发。

三、

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时间变得紧张起来,所有大四的学生都在准备着毕业论文,对于高材生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他和她见面的次数少了,各自忙着,有时会暗寄几封信或几首情诗,倒也是件浪漫的事,和距离远近无关。

但近来他很久没有约她出去了,听说他常出校外办事。大学里恋爱不是件新鲜事,所以他们本不需要遮遮掩掩,但是她是个淡漠的人,所以与他的交往比较冷静,不喜欢张扬。周末时他们也一起到校外去玩,一直是开开心心的,很少有什么争执。她喜欢去吃麦当劳的雪糕,但是讨厌汉堡包和薯条。每当他和她比赛吃雪糕的时候,他发现她像个小孩,可爱得无法用形容词来描述。记得他们曾坐在方块小桌前边吃边打赌:半小时内有几个人会来买哪种雪糕。结果他输了,她得意的笑。

敏告诉她一个最新的消息:他看上了另一个系花,而且她还是校长的女儿。她不信,但是心里却莫名其妙的难过。他有好一阵没来找过她,也没有信来。她想去问他,最终还是等待,如果他心里有她,他会来找她,会向她解释,哪怕给她一个借口,但是,他一直没有来。

她打开了书,那张火红的枫叶在笑,她也笑了笑,很苦。

那一段日子,校园总是不停的下着雨,没有人喜欢去室外活动,那潮湿的空气,带着负离子的气息。她独自走了出去,支一把小伞,漫步在枫叶林中,感受大自然的洗涤,呼吸新鲜的空气。她觉得雨中的枫叶是最有诗意的,迷茫中带着点冰凉,鲜红中带着点寒涩。突然,她看见了他,但是令她全身变得冰凉,因为在他身边居然站着一个女孩……

她躲在一棵枫树的后面,眼睛不由的盯着他们,他为女孩支着一把蓝底碎花小伞;他们一起走在雨中,一起握着那把小伞……他们侧身从枫叶林旁走过;她看到他们的侧面,听到他的笑声,看到女孩那一头长发在雨中晃动……但是他们看不见她。没有人想到在这样的天气,会有人在此散步。

你的长发真漂亮。她想起他那句动听的话,此刻,却像针扎。

为了毕业分配的事,她伤痛了脑子,听说本市好的单位已开始来校选拔人才,但是名额有限。她也是中文系里优秀的学生之一,但是人才众多,竞争激烈,而学校的推荐是很重要的,为此不少人在走动,可她偏偏是最讨厌这些应酬的。现实就是这样,不管平日别人怎么对你好,一但站在个人利益上时,没有人会为你考虑。

敏又不停的在她耳边鼓吹着他的故事。她有点烦了,不想听他关于高攀校长之女,力争上游的故事;不想知道那个同样有着一头长发的女孩是怎么样的人,对他的一切,她希望从此结束。她把一肚子气撒在了敏身上:“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你的故事,你给我闭嘴!!!”敏第一次发现温和的她有如此大的脾气,不敢再做声,心里竟有了点悔意。

那个周末,她一个人跑到了校外到处狂转,最后坐在麦当劳餐厅里拼命的吃雪糕。她听见一个小女孩问妈妈:“妈妈,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人来吃雪糕呀?一天会有多少人来吃这种雪糕呢?”妈妈笑着说:“你猜猜呀。”小女孩说:“我猜不到。”她嘴角上翘,看着玻璃镜上自己在笑,却有人看见她的眼泪滴在了雪糕上。

然而世上有些事无法解释,你想见时偏偏见不到,想躲时偏偏又躲不掉。此时她又看见了他,当然还有她。她已经擦去了脸上的泪,安静的坐着,慢慢地啃她的雪糕。他在那女孩去洗手间时走了过来,他轻轻的对她笑,然后说:“雯,最近有事忙,一直没得空和你说,改天再找你,不要生气,好吗!”她淡淡一笑道:“你倒是有空陪校长的女儿呀,她挺漂亮,不是吗?”他尴尬的欲言又止,也没解释,只说:“对不起,原来你知道了,我慢慢再跟你说,原谅我最近没时间陪你。”她冷笑道:“哼,我哪敢劳驾你呀,高材生!!”他急了,见那女孩已经出来,在找他,忙道:“雯,你别乱想,我的确是有事要做,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她面无表情的说:“祝你功成名就,好事成双。”他一脸无奈的离开,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叹了口气道:“我会对你有所交待的。”

她望着他们的离开,那女孩子也远远望了望她,然后那消失在玻璃门外。可是,她的长发令她眼睛强烈的刺痛。敏早已告诉过她,周末他会去校长的家里做客,而且听说就住在了那里,每周都是。所以,他根本没时间来找她,她对他开始彻底绝望。走出麦当劳已经挺晚了,她不想回去,进了一家酒吧。这种地方她没来过,感到新鲜,所以随便叫了几杯东西,居然都是莫明其妙的怪味。她觉得一点不好喝,但是她想喝。慢慢地她开始发现无味,各种怪味绕乱了她的脑神经,她分不清自己是在喝酒还是在喝水,只觉得有东西往肚子里灌,除此外就是一团迷糊。

可怕,听说刚才外面发生抢劫,一个女孩被抢包,有个男孩抓住了那个贼,没想这贼厉害,捅了他一刀……血流了一地……惨呀,吓得女的疯一般的叫唤,好久才有人帮送医院……

她迷迷糊糊中只听见有人在说:血……好多血~~~~”

第二天回校,她听到了一个历史性最大的校园新闻,不是从敏嘴里说出来的,而是校广播站播出来的。

他走了??真的走了???还没交待完就这么走了!!!展翔……我恨死你……她一边嘀咕着,由失魂落魄突然转变成疯狂的愤怒和悲凉的凄泣,在那片枫叶林里,只有风在听……

分配时,她意外的拿到了一个好名额,而且对方单位面试时对她的表现很满意,这是她在沉痛的日子里唯一开心的一事件。

离开校园前,她又听敏说了另一件轰动的事:校长的女儿死了,校园又损失了一名系花,只是,不知死因。

她收到一个包裹,绢秀的字迹带着一种特别的味道。包裹中有很多东西,她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张照片:美丽的金秋,火红的思绪,乌黑的长发。

她惊讶,居然是她自己的那张照片,他枫树下为她拍的。

她慌乱地翻着那堆东西,发现全是他的,但是再看字迹,一点不像他,也不可能是他的,而是一个女孩的字。她想冷静一下头脑,但发现无法冷静,原来她还是那么在乎他,她以为自己只会恨他,一直恨他。她终于找到了一封信,信中写着:

冯碧雯同学:

你好!你应该认识我,不过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他上了天堂,我现在去陪他,希望你别恨我,更不要恨他,他一个人会寂寞,我只是顺便陪陪他。

我很嫉妒你,无奈;但我更羡慕你,真的。你是他心中唯一爱过的女孩,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朋友。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孩,如果你能嫁给她,真是你一生的幸福,可惜……他没有喜欢过我,你看他留下的日记就明白了。那是我在他遗物中发现的,因为他最近常来我家,但是他总是把你带在身边。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嘴里常念的一句诗为谁续发千万缕原来指的是你,一直以为他喜欢我,我很开心,可在你的照片后面却写着这一句诗。

碧雯,请允许我这么叫你,因为我也喜欢你,不但是因为你和我一样有一头长发,更因为你的气质和美丽,我没有你的福气。从我生下来,就带着一身病,医生说是先天性心脏病,但一直没有人告诉过我,直到我发现他的日记本。我只知道我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很多东西不能做,我没有什么朋友,因为我自闭。爸爸听医生说这样会令我更早结束生命,不管怎么说,也应让我多些快乐。我读过展翔的获奖作品,发现自己很喜欢他的文章,我高兴地和父亲说,想找个高材生帮补习作文,父亲果然帮我找了展翔,因为他在校内很有名气。

对不起,我有点自私,但我不知道他和你的故事,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而我也不认识你。我只是觉得开心,他教我很多东西,包括开导我,令我对自己有了信心。原来他们都在骗我,他们都知道我有病。父亲是为了女儿,而他是为了让我快乐,只有你才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他曾经看着我的长发微笑,现在我明白他是在想你。他没有及时告诉你,是因为我和我父亲。

至于我为什么现在才告诉你,是因为这一段日子以来我一直很痛苦,我想我不比你少爱他,但是他不属于我。那晚出事后,我心脏病发作了,一直不好,所以没有机会和你解释,但是,我最终还是把他的东西交还给了你,我想他在天堂也会高兴我这么做的,你千万不要去恨他。你的明天是充满希望的,你会有一个美好的事业以及未来,我想这也是他的心愿吧,我帮他做主了。现在,我可以去陪他了,原来我以为自己会孤独一个人,原来老天对我还是不错的,别怪我,好吗?

最后,祝福你!

李诗诗绝笔

她发现包裹是一个星期前寄出的,那人如同知道自己不久人世。她脑子全是空白,一瞬间,什么也没有了。

日记是他离开她这一段日子写的,里面种种思念和心语不必再提,所有的谜都有了答案,不看也罢。只是第一页打开,便见一张火红的枫叶飘落在地,她拾起,重新夹进了本子里,却又看见他写的那首诗中的两句:我让思念化作永久的标签,陪你度过每个孤单的夜晚。

她以为自己会流泪,居然没有。

*********

后果

请问我的头什么时候能洗完?她淡淡的说。

秋子如梦初醒,回过神来,忙说:“哦,好了,冲水吧。”

温和的水流过她的长发,冲掉了头上的污垢和泡沫,冲掉了一切不应遗留下的东西,包括疲惫。然后秋子帮她按摸了一下头皮,让她感到全身的轻松,她再次问她:“真的要剪吗?剪多少?”她淡淡一笑,嘴角轻翘道:“嗯,随便。”

秋子正要拿起剪子,旁边那个男人却站了起来,他要付钱。秋子看了看他,他眼中闪过一点微笑,很熟悉的微笑,她心中一惊,暗想:怎么这么像?

手起刀落,她的长发飘落在地上,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角却有淡淡的忧伤,秋子从镜中觉察到,她刚才哭过,也可能是冲洗时发水进了眼睛。

剪短了头发的她变得有点成熟,简单随意贴服的短发显出职业女性的味道。她看了看自己,在镜中对秋子笑了,这是她真正的笑,而这个笑,却带着无限的深意。

她离开的时候,眼里充满感激,却不说一句道谢的话,只对她点了点头,似乎早已心心相印。秋子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一直在发呆:这是一个什么梦呀?主人公、背景、情节,怎么都那么亲近?而自己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可她分明就像刚才自己梦中的那个女孩。

2005/5/17完稿

2008-1-7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