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日记  

2009-03-15 02:59:39|  分类: 日记集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夏文创》三月命题习作 日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一、引子

打开记忆,有种“笔欲提,无从起,从何记,无从忆。”的感觉。

日记,我曾经连续写了十年之久,那时还没有网络,如果加上后来的网络日记,也应有十几年了,如果按文字记录,加上这些年所写的不是日记的作品,好几百万的字从我脑海中跃出,在我指尖滑落,开出这一片天地,到如今,已经成为了我散布在网络的空间。想想,我的文学创作,居然是在日记的成长中积累起来的,那些一丝丝的往事,原来就是我文学创作的动力和基本元素,以至对“日记”这个词,我更有了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曾经打开过我的封闭的心,然后成就我文学写作之梦。

孤独时候,曾经对自己说过,如果你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就跟自己说话吧,写写日记,让日记做你的朋友。于是,我有了一个最可信的朋友。

最难忘的日记,是留在网络世界里的一些断断续续的文字,然而至今,真的成为了记忆,甚至没有了记忆,有的只是过去,永远丢失的日子。在《我看看中文网》的那些日子,我也写了许多日记,还有不是日记的日记,但在我的日记里,很少直接提到我看看的人物,而是在我未来的回忆录中,偶尔会出现这些让我感动着和喜欢着的人物,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情感流露,是一种对过去的追忆,才发现,其实我还是很在乎。

网络日记,毕竟不是我日记史的开始,却成为我后来不再喜欢写日记的理由。如今,我似乎不会再写日记,而写出来都成了文章。每当回想起《我看看中文网》全军覆灭的两本日记本,我还是有个心结未能解开,也许一辈子也解不开。

冰兰:一个热爱传统,却思想超前,情感保守的之人;一个脱轨行走,有时太过认真之人;一个可忘掉世界,沉迷自我空间之人;一个自负清高,需要不断觉悟之人;一个喜欢孤独思考,又热衷团聚之人;一个需要改造,想超越自我之人。

 

二、

 

记忆回到2003年的网络。刚开始登陆QQ,有的只是新鲜,却不滥交朋友,记得当年加了四五个人,有两个人,成为很好的朋友,有一个便是名聊,也曾用过常聊、无聊等名,但最终我只记得他叫名聊。也是曾经给我最“狂妄”印象的朋友,带我走入我看看网络文学。他有过许多自以为是的问题,他喜欢动不动就评价别人成为一种习惯,而且固执并喜欢刨根问底,他也是最早打通我电话,要求证实他的想法之人,那时,我不与网友通话,也不习惯,而我之所以给他电话号码,似乎只是为了证明他的想法是错的,只是,我想他是聪明的,因为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与我成功通话,但这并不能让他心中有了答案。因为他的推荐,我进入我看看中文网,加入了唐宋遗风,而他也来到唐宋遗风,从一个一直说自己不喜欢古诗格律的人慢慢转变成了一个懂得运用格律写古诗的人,而风格清新,有类似陶渊明的田园风味,后成为唐宋群的常客。当然,如今唐宋群几乎是有影无魂,似乎诗魂随着唐宋遗风的销声匿迹,所有的人也成了化石,包括我自己,不再与人对诗填词了,也越来越少群聊。删掉了一些群,自己也不打理唐宋群,不想退掉它,只是为了保存一个故地,也是不想让老朋友以为我排外。

我对唐宋遗风的记忆,是当时初入论坛时撞上了李紫苏,荷风往事,还有西山,这几个学生当时充满着对古诗的热情和喜爱,而李紫苏是早我一任的唐宋遗风班竹,他们都比我小,叫我姐姐,后来就越来越多人叫我姐姐,虽然我一直没觉得自己与他们有年龄上的差距,但是论阅历论年纪,我的确是大姐姐了,陪别人聊天时,别人就是喜欢叫我姐姐,我不认也不行。如今李紫苏已经不存在我的空间,而荷风往事却还有联系,在前年江苏一行经上海回来时,还是他帮我买的火车票,虽然我们的相见仅仅是那一段地下通道和进火车站的通道,然后我们就说再见了,现在他还当了人家的爹,可想时间过得有多快。而今唐宋遗风最常交往的只有荔枝了,荔枝是我在我看看认识的最好的一位妹妹,也是共同坚守过唐宋遗风到现在《华夏文创》还一起玩文字的斑竹。虽然我们年纪相差不过是一个月,她总亲热的叫我姐姐,我也很开心的叫她妹妹,因为我们的确是很相似的一类人,物以类聚。

记得2007年国庆江苏一行的时候,我与荔枝有幸结伴同行游江南,那一年,我见了好几位我看看的朋友,去了镇江、扬州、苏州、徐州、上海,除了见到荔枝,我们一起去见了竹子,豆子,老臣,因为买票的协助见到了傲风还有荷风往事,这一次旅行是我到《我看看中文网》之后第二次与我看看网友见面,离2005年武汉之旅又过了两年多,这些难忘的往事忆起是一种快乐,同时也是一种感叹。我一直喜欢独来独往,如果将来有时间我还会经常外出旅行以求多长见识,只是因为我怕与人同行彼此兴趣相差太远,就难尽兴,所以我很少与他人同行。记得曾听过荔枝放的歌曲《烟花三月》,想像中的扬州美得令我心旷神怡,也一直做着下江南之梦,然而在那年圆了此梦,更没想到我与荔枝的性情喜好有那么多相似,一见面就如同亲姐妹一般,所到之处无不欢喜。更没想到的是,荔枝却更像一个姐姐那样照顾着我,或者因为她已身为人母,慈爱本性加善良,对朋友那种真诚和热情,所以她一路上将自己当主把我当贵客的照料着,哄得我开心,让我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又让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当别人姐姐需要太多责任,那一刻我真的不想再要强,可以把自己的一切事交给她处理,能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又似乎我们都那么热爱莲花一般,都有着那许多共同的梦和幻想,可以诉说着我们的神话,是可以心心相印的,这样的情感是友爱吗?是我最想要的那种真情吗?我觉得是的,可一直以来我没有表达过我这种情感,可是我的心一直是满满的、胀胀的,直到后来装得太满之后不时会流出水来。荔枝,是幸福的,我感觉得到,我也应是幸福的,我也拥有了许多。

我现在还记得以前有一个叫挚真挚情的朋友,也是我看看文学网的,写过不少好作品,还有不少日记,挺感人的,后来出海远行了,经常在海上,偶尔登陆有机会上网时,还会在QQ里招呼道:“头儿,你好吗?”其实我也记不得当时是怎么让他这么称呼我的,挺逗和丰富的一个人,但也是最早离开我们这个群体的人之一,当然,在后来我看看一次次败落之后,他也就慢慢消失了,如今不知漂向了何处。然而,出海的朋友里还另外有一个也是很搞笑的,好像是因为不打不相识,彼此争斗嘴皮子几年成了好朋友,当时他让我告诉他我的真名,我说紫冰兰就是我真名,除了不是我父母给的,但是真的。我并非故弄玄虚,实际上,紫冰兰本就不是网名,它真实的存在了二十几年,除了没有登记身份证,它的存在与我今后的生命一样长久,也是我从小就用的笔名,还曾在一个网络公司上班时成为我唯一的称呼。不是因为网络,才有紫冰兰,而是因为本先有紫冰兰,才后有今天我的网络世界。然后,他就开始叫我“小怪”,或者我的怪论太多,有时真是得理不饶人,直言不讳,不过我就不在这说他的名字了,省得招骂。

回忆,总是甜蜜里加一些感伤,因为不是所有的事都是开心的,但是却是不可遗忘的。从“沙漠里的蛇”(可能名字我也想不全了)用文字赚取大家的眼泪和情感开始,网络文学开始不断渗入一种虚假,开始让人与人之间存在了不断的猜疑和厌恶。我们慢慢缺少了诚信,也开始丢失了初时的纯真。我依然用心写作写日记,看着许多人来来往往,在聊天室里高歌欢唱,在群里打骂戏耍像一家人。这群人里各有各的性情与喜好,我从不喜欢打听任何人的事,但在这些人群中,我又偏偏看到了许多事的发生,如果说这也是人生,其实也是一部很好的小说,只是执笔之人不是一个人。

一定还有人不时想起“素心”,那个名字优美文字凄美的女孩子,也曾令不少男人倾倒吧,如果我是男人的话,也说不准会喜欢上她,只因我不是,所以我只能用“理解”去为她辩护吧。我只记得她最终留给我的是一个问号和感叹号,在《天使与魔鬼同在》这篇文章里,我想我能给予她的只有这么多。而后,她的离奇失踪和网络闹剧也成为一阵风云,风起云卷之后渐渐归于平静,有人发布流言说她离开人世了,可是我感觉出她依然活得好好的,只是,我们不再有缘言谈了,而曾经,我们也是很深入交谈的朋友,她的心也是真诚的,只是她迷入了自己的情感世界,从此无法再走出来,甚至可以用死亡游戏来交换情感。本来,我不想提起,可是我也不希望我们被许多东西迷惑而不醒。

还有一个让人不时回忆的人,是许多人未必知道的也曾出现在我看看网站的一个人,有自己的个人主页,很会计设网页,经常发些动听的轻音乐给我,也让我从中得到快乐,她曾有名叫飘雪,她还让我看过她的视频,一个成熟有气质和漂亮的女孩子,可以说相当有魅力,我们也有很多话题可聊,可以分享一些东西。然而,有一天,她居然告诉我她是男的,这个笑话让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毕竟在线亲眼所见她的视频,可没想到她说那是她一个朋友在跟我视频,其实她是一个男人,我挺晕的,原来网络都可以这样骗人,面对面说话居然还不是本人。当然,我们还是朋友,可是说话开始不自在了,虽然我交往的人里,没有“他与她的概念区别”,但至少开始我习惯了是“她”,有时人心便是这样慢慢改变的,虽然有许多种理由可谅解,可是改变也是有理由的。我们总是得到了一些又失去了一些。所以,我不喜欢别人骗我,我也从不会骗别人,哪怕是玩笑,我有时也就是这样执着于认真,有些事在某时候,是不可玩笑的。

在我看看网几年里,交往过的朋友不少,百分之九十加的全是这些热爱文学和热衷写作的朋友,虽然并不常聊,但有聊也就是开心的事。后来我自己常年不在线,又不时收到朋友的问候和留言,总觉得有一种难以舍弃的情,这些朋友里,有的人教过我如何使用网络设计,如何利用网络代码,如何利用各种现有的元素,他们让我学会了许多东西,有了网络我就像海绵,不断的从这个海洋里吸收着水分,不断补充着自己。越是深入,越是感到不足,越是发现时间的短暂,而时光流失如电,转眼成瞬间。

 

三、

说说咱们这群仅存的几位较个性老人物,反正我也没说过,也不是什么美言,在此唠叨几句,要有失言,莫怪莫怨,只当你生不逢时暂装糊涂。

火羽:曾像一只燃烧的凤凰,在百鸟群中展示着自己灿烂的羽毛,令百花齐放,百鸟玄目,自命真言,此物天生就女人缘好,招蜂引蝶的引以为傲,清嗓自唱明亮,甘如当自嘲,真是:生为女人魂,死当女人鬼。少了此味,你还是男人?属于异性倾向对象。

竹子:一面旗子高高挂,有人为你仰首为你举目,你还是学会了博大精深,空荡无物,看那旗子飘飘依旧。偶尔下次半旗,冷不丁丢来块热烧饼,砸倒哪个热血沸腾狂吐一地满口白沫也是活该。属于不时无故遭投诉对象。

老臣:几瓶子老酒就让你认了祖宗,醒时似醉醉时当醒,有时不知哪句是真哪句不真,其实真不与真都是虚有名词,得知之日莫过当时。属于众多小辈惦记对象。

元杰:吊儿朗当的日子无你,正儿八经的政务你烦,自由惯了又缺少方圆,书看多了反提不起笔尖,拿得起时字字珠肌,懒得动时一笔无缘。属于某人类崇拜对象。

其他人物暂不论证,仅供以上四位以便各位看官参考,如有不实或夸张,得其乐之余,欢迎自提评论,另,有对本人挑剔批评者,随时欢迎,咱乐过这一次,没准哪年就不记得这事了。

本日记除了回忆,就是想跟熟人诉诉旧,说说开心的也说说不开心的事,最不开心的事,有一件。自从2007年底,我们十几位看看网的写手自费出了一本《我看看中文网写手作品集》之后不久,就是整个2008年,我们终于丢失了所有的我看看文学资料,我看看中文网成为完全的空城,不,是连城墙也片瓦无存。倒是像应了“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可是我不行,许多人也不行,纵然是一座死城,死也要见尸首,怎么可以让一座曾经如此辉煌的城,在一夜之间化为泡影?

失望的极限是悲愤,我开始品尝到这种冲动,我相信我那一刻是可以跳起来骂人的,可以放下我所有的矜持,指着站长的鼻子开始骂人,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伟大的站长同志,从此无影无踪,没有丝毫交待。

然后,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神出鬼没的变出一座城来,一座真正的空城,什么也没有的空城,然后告诉大家,那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我只想到一句话:我们又被出卖了——被一些没有真情,没有责任,没有疚愧的人出卖了。

我们早没有了自己的家园,早就成为网络文学的孤儿,还有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只有《我看看中文网写手作品集》成为绝版,为我看看中文网划上最后一个句号。似乎在那时,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结果来时这么快。不能接受的是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一种失落一种伤心,一种从此没有了过去却又不能忘怀的记忆。有人说,冰兰,你太过认真,对,我是,很多时候,我的认真让许多人可以减少烦恼,因为我的认真,对别人有了负责的态度,可是,那些不认真的人呢,他们内心真的比我更坦然吗?

 

2009-3-15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