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诗集(13首)  

2009-02-20 01:09:04|  分类: 现代诗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旧作     紫冰兰

 

1、别情

 

猛然

不愿再回首

天亦泪眼 地亦泪眼

雨雾烟胧

巳别三秋事

恍若昨日情

远离隔今宵

风杯于手酒尽洒

梦青光 恋星魂

缘来何处

份留几许

盼归

哪怕今生无缘

笑也知足 泣也知足

念思反顾

 

92年旧作95年发表于《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

 

 

 

2、紫太阳——提紫菊

 

我没有别人说的那样坚强

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软弱

只因

你把光芒洒向爱的世界

梦的纯香掠过我的天空

无数个夜晚的轻许

是谁

将这满天的星光点燃——

一样赤诚焚烧的心

迸裂了紫红的栅栏

 

2002年10月

 

3、你那漫长的轨道

 

遇见你的那一刻

我的人生才真正有了起点

从此不会再迷路

我载满一腔情顺着你心的轨道——

远行

爱有多深

我不知道

只是从未尝试脱离你的导轨

寻找更远的目标

你的轨道已如此漫长

让我今生都难以抵达终点

或许这就是缘份

 

2002-11-25

 

4、春芽

 

只是突然的爆发

在一夜间成为这枝头的风景

春天来得那样自然

爱却迅猛而没有一丝预言

便含羞地育成春芽

——为你开放

 

2002-10-25

 

 

5、古堤

 

积压一潭死水

秋波撩不动 心弦

时光在沉落

不知不觉

尘丘开始 风化

 

人在岸上走

脚下飘浮

阳光中依然装饰旧梦

却偶然在一次风雨中

发现那一道

千古遗落的伤口

 

2006-12-10改编旧作

 

6、撞击

 

在那个世界里

没有别的  只有——

不容反悔

总是在每个夜晚

呼唤  同一个名字

却没有人听见

 

梦  撞在雪白的墙上

时而断裂  时而粉碎

望见了如初的笑容

却怎么也握不住

你的手

好想听一句

夜为你而留

你却转身

叫我心痛

 

2006-12-11

 

7、追

 

无法  再回头

一回头

看见红绳上打着个死结

有只蝴蝶

在绳头上跳舞

绳的另一端

开着美丽的紫丁香

 

那日街头

一个卖唱的男人站着

手中那把琴

不像是卖唱

他唱着一首歌  没有人鼓掌

在他的行囊前

有许多硬币  也有纸币

我没有钱  只有眼泪

 

人海中  茫茫天涯

在雨里  稀稀旧梦

我看见一个疯子跑着

我跟着跑  只有一个目的

终于  我拉住了他

他却说  你认错人了

原来  他没疯

 

2006-12-11

 

 

8、窗口上的风铃 

 

守着

里面和外面是两个世界

我 只是你眼中的过客

喜欢 这里面的宁静

喜欢 那外面的喧哗

本以为

里面是梦的天堂

外面是我的理想

可如今 我好迷离

 

你的存在

如同这面窗口

我便是挂在窗口上的风铃

你听 我一直在笑

一直在看 

你 没有表情

 

那天有位白衣天使

将我拿了下来

她说 我没有以前的色彩

挂着 还遮住了窗口风景 

我想问你 

我真的挡住了窗口吗

你 不说话

 

我要走了

没有人告诉我到哪里去

主人离开了家

我成了孤儿

我听见风在安慰我

它说风铃不需要心

没有心

敲不碎

 

2006-12-11

 

9、切割

 

 

明亮四壁

一片雪白

从未试过如此清静

离开晨光的呼唤

于数秒沉睡

依稀

腹中空荡无物

记忆迷失瞬间

恍然入了异境

 

天使怎么拿着冰凉的刀叉

对着一个躺着的躯体来回比划

我觉得好面善却无从感知

飘飘然自己成了帮凶

我开始手脚抖动 

如何拿得稳刀叉 

 

天使对我挥舞着姿势

微笑着不作任何解释

我看见窗前那棵光秃的树

剩一支胚芽

却霉了半边

 

刀叉交错切割着

天使淡淡地微笑

待躯体慢慢苏醒

剩窗前一道白光

睁双目清莹

直视我身子渐渐腾起

穿过树影

没入林梢

 

只片刻

乌云翻滚 

电闪击树干

所剩全数落下

 

2007-4-26

 

10、随图杂感

 

一 、瓦

 

片片肃静于夕阳下

任余辉轻洒

塑起 

一面金令牌

每一个图案拼起

成了岁月的丰碑

在你眼角之上重叠

在我眼中呈现

 

 

二、 灯

 

是为行人指路

还是为夜照明

是为阻挡风雨

还是独特创意

又或是哪位渔翁忘了斗笠

店家给自己披上了件蓑衣

 

三 、窗

 

以前是这样吗

现在不是

以前都是偶尔开着

偶尔又关上

现在却一直关着

什么时候再打开

外面的人忘了屋中的模样

里面的人可记得外面风景

 

 

四、桥

 

从这边可以走到那边

站在中间 

两边都是风景

只是有时不知走哪边更好

有时找不到方向

似乎并无太多距离

可两边又是不一样的

 

五、影

 

一个正立着

一个倒立着

分不清哪个是真的

你动的时候

它也在动

只有一物静止

是什么

 

2007-1-16

注:以上五则为一个整体,本是配图而作,现无图可示,但凭尔想象。

 

 

11、痴

 

我 不是

你一回眸便看见的

那个人

你 不会

把手放在我的心口上

可是  心在跳

为你  不让你知道

 

2007-12-20

 

12、我本是那一只蜜蜂

 

我转身看花的时候,

花背对着我开放。

我背着自己的梦独自行走,

行襄很重,告诉自己不要流泪,

却没有勇气放下就走。

 

长堤的风吹起湖边的柳,

一对双燕自船头飞走,

那声音分明在说,

如果北方是春天,

又何必南方留守?

 

有家的人没有家的观念,

无家的人总梦想家的好。

流浪是一种音符,

传播花开无果,

归宿才是理想。

 

油菜花开的时候,

我想明白了,我本是那一只蜜蜂。

每天忙碌在花丛中,

不知不觉我离开了自己的群体,

不知不觉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没有了家的感觉,

多了一种被遗忘的滋味。

花开了,没有我,

花谢时,我不见。

我只是千万只蜂群中的小蜜蜂。

 

春雨来时,我带着湿漉漉的翅膀,

掉进了花丛中。

 

2008-4-8

 

 

13、还有什么比这更难过?

 

—给2008关注地震的人们

这一天我打开电脑,听见有人在哭泣。

我不知今天怎么了,只见天空布满瘴气。

有人说房子倒了,我说,还好你在呢;

孩子哭喊着父母没了,我说,孩子你还活着;

有人说我的孩子全死了,我说,我还在……

此时,语言是多余的,安慰接近贪乏;

看血成海,泪成河,民众流离失所;

还有什么比这更难过?

我们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悲惨,

三十二年的历史重演,

我们再度悲歌;

我们再度援手;

我们再度关爱。

我沉睡,可轰天巨响一下震碎我美梦;

我哭泣,是因为血肉之躯中滚着热泪;

我关注,是因为民族之魂牵动我心爱。

我张开眼,我拿起笔,写什么,我手直颤抖。

我不在现场,我看不到血肉模糊的惨状;

我不在现场,我听不到孩子拼命的呼救;

可是,我却感受到了自己的心痛。

我的视野无形中打开,我的言语无法表述;

我的眼中有无数灵魂,我的心中无限感慨;

而我,是一个中国人。

我确定,那里躺着的是我的同胞;

可是,有人说,那又不是我亲人。

我确定,那里有许多祖国的希望;

于是,有人说,救老的有什么用。

我确定,很多人在自愿捐助;

可是,又有人说,你才捐这么少?

我的耳朵被堵住了,我听不到灾区的呼唤。

无数的信息将那里唯一求救的声音掩埋了。

我坐在高楼之上,看天空时晴时阴;

我守着网络世界,以最快关注焦点;

看各式媒体争相报道;

看各种言论群来群往;

看各样广告五花八门;

才开始这般无语伦次。

人家说,早就提前预测了地震,怎么没人报?

人家说,专家为了奥运免影响,硬是没让报。

我也好奇,怎么这世界的难题有了答案,不敢居功?

那是多么无限荣光,那是多么超前伟大,知会不报?

地震学家都将坐在地球仪上反思着。

接着网络飞沫如闪电,民心顿生厌。

科技发达了,信息太快了,真相迷糊了。

我太平凡,有点迟钝;

我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伤心;

看见有人跳楼,我就失去了怜悯。

想着一具臭皮襄,有什么好可惜。

你没听人说,要是没有外援,灾难难逃吗?

人家空降兵都下来了,那一刻你上哪去了?

给哥哥们让点位置吧,尸体没处放了;

你废话太多了,留点口水准备悼辞吧。

一堆唇枪舌剑穿透网络时空隧道,

目标,不在生死关头;

力度,不在助内扬外;

重心,不知往哪开机;

枪枪是弹,剑剑出鞘;

就是没打中,真郁闷。

十几年前就打过耙心,

可这回怎么没了机会?

流泪了,我的心;

流血了,我的爱;

还有什么比这更难过?

2008-5-15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