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在哪过年  

2009-01-18 23:32:20|  分类: 日记集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还没有过年,眼看越来越近春节,一年一度的春运又隆隆烈烈的在广州登场了。似乎,回家是所有外来打工者的最大愿望,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一年的努力才变得有意义。没有长年离开过家的人,感受不到这种强烈而迫切的愿望,其实,回一次家真的不容易。

每年都会有朋友问,在哪过年?回家吗?

今年,我留在广州过年。比起那些还需长途拥挤受罪,挖空心思订票回家的同仁们,我省去了路途劳累还有车费,这一笔来回的费用,倒足够我过个肥年了。

金融海啸令许多企业倒闭,许多工人失去了工作,曾经一度骄傲的外企高层白领们,也面临着裁员降薪的危机,面对这样的一种状态,许多人开始兢兢业业的埋头苦干,然后不由感叹,有一份工作真好。没有年终奖没关系,没有高薪也忍得下,问题是还有一份工作可以从事,这就是2009,承接了2008的后遗症,在未来的风风雨雨中,还不知有多少隐患。

这几天,地铁口的路边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早出上班见到新架起的木棚,晚上回来便多了许多年桔和年花,一路慢慢的铺开来,那些小摊小贩小吃争先恐后的排队争生意,摩托车族在治安队员的监控下向游客发出热情的邀请,为那一段路增添了许多繁华。

每年广州各个不同的区域都争开花市,人们必会在大年三十晚之前去花市观花买花过年,年桔、桃花成为人们开年利是的象征,还有满街摆满的“挥春”,随着新年曲的响起: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你……

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几个餐馆,却见两三家打着“年前闭业大处理,全场低价转让。”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餐馆年前争着关门的,习惯都是年前开张,因为广州人逢年过节通常是提前订好年夜饭,全家到酒店或一些好的餐馆吃团圆饭,所以,过年一向是餐馆生意最好的时候,此时,连经营了一阵的民润真实惠大超市,也宣布结业大甩卖。

不知道在2010年亚运到来之前,广州会有什么转变,地铁线在不断的扩张着,于地下分布成密密麻麻的网络,它令广州的交通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尽管如此,广州的交通依然是骇人听闻的,上下班的高峰期,永远是人山人海,叫人透不过气来,人人喜欢繁华,同时也默默地去承受着拥挤。有时,我很庆幸自己住在市中心之外,可是一但上起班来,出入一小时的交通就叫苦连天了,于是,地铁成了我最佳的选择,不管如何,它总是最快捷的方式。

今年,弟弟成家了,我又多了一个家可去,父母才愿意留在广州过年。从十月把他们从家乡接来有两个多月了,看着母亲一天比一天红润的气色,心里安稳许多。开始,他们总在数着日子,说三个月好长好长,那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生长的地方这么长的时间,他的生活习惯将随我们而发生改变,虽然是慢慢的,而我的生活习惯,也随着他们的到来,发生一定的改变。六个人吃饭的日子,十年时间加起来,也不到半年,就是说这十年来,我把每年回家过年的时间加起来,与父母一起吃饭还不到半年。我每年都要回家过年,也是匆匆而过,只有去年放大假时回去了半个多月,然后,把他们接了过来,他们原本不打算在广州过年,只是来小住十来天就要回去,后来我们说服了他们,终于可以在广州过年了。

父母每天早上六点来钟就起床煅炼身体,而这个时间,我正在被窝里争分夺秒的贪享那最后一小时睡眠。当我去上班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晨运完去菜市买菜,然后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中午简单做一些两人的午餐;他们总是喜欢吃粥,哪怕天多冷,因为我们都上班了,他们就更随便了,你怎么吩咐他们要多吃些好的,他们也只放到晚餐才去费这个神。于是,晚餐就特别丰富,我们天天下班就可以看到许多丰富的食物,当然,一般是准备好的料,谁下班回来早谁就开始下厨,我们四个人轮着做,要是都晚回,父母就开始动手了。全齐了吃饭是很香,这是普通家庭的常事,在内地很正常,然而,象我们这样出来打工,在外成家的人,有多少人可以享受这种正常的家庭生活呢?几代同堂往往只是回家乡的时候才能看到,但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因为不能常年享受这样的家庭气氛,所以,对我而言,这种幸福是很温馨的。家中有老是个宝,有了老人家的帮忙,吃饭和生活才有了正常的规律。不是我们不会做饭,相反,我们把做饭当成了一种享受,只是,往往上班回来都挺晚,所以,每天做饭却是不可能,在外聚餐便成为一种常有的方式,一周之中总会在外吃一两天。

今年不回广西过年了,于是,公公那边就冷清了。他在电话里问起过年的事,我告诉他今年在广州过年,因父母都在这里,所以不回去了。我知道他心里是有些不太舒畅,毕竟一年也只盼这一次,每年回去成了习惯,今年却变了。

曾经最热闹的那个家,四代同堂十几个人吃饭,一种欢快的节日情景,如今很难再现了,自老太太、婆婆去世,这家里就越来越不够热闹。大哥换了新房,搬到了新竹路,住上了高层大楼的大房子,就没有原来在楼下串门这么方便——那时候,整个家族的人,大哥二哥三姑们全在一个单位,一起吃年饭聚会多热闹,如今老的小的都离开了那个家,公公变得孤单了,所以,能找到一个阿姨陪他说说话,也是很不容易的。

两年前阿莉去了安格拉工作,一个远在非洲的地方。那里石油很多,据说她们建筑公司就因挖到石油而不得不停工,以至她推迟了去安格拉做翻译的行程;安格拉的海产很丰富,巨大的龙虾还有到海边就可以随意摸到一桶大鲍鱼,她都拍了相片传上来给家人看,令我们目瞪口呆。阿莉是大哥的女儿,为人热情大方,笑起来非常甜美和亲切,第一次看见她时,就很喜欢她,之后她称我为三婶,而彼此又没有一点代沟。我有好几年没习惯这个辈份,然后她与她三叔又特别frieng,奇怪的是所有的侄女表弟妹都与她三叔很frieng,这种传统不知是不是上代传下来的,而我这个三婶,三表嫂就当得很开心,全家人都对我很热情,叫我有点受宠若惊。阿慧每年都念着她的三表哥,自从她去了北京并嫁在了北京还生了孩子之后,我想她没太多机会见到她三表哥,于是,她又像过去一样,每年总送些小礼物给她三表哥,以前送什么邮票、领带,今年,寄了一包铁观音来,刚喝了,味道挺不错的。

自从有了网络,这人与人之间就变近了,连大嫂也学会了用QQ聊天,女儿在安格拉的这两年,她一定是学会了不少网上交流的方式,于是,我们这个家族便成立了家庭QQ群,这样一来贺年方便了,有事说话也方便了。听说,这两天阿莉回国了,今年回家过年。然而,我们却不在广西,我跟大嫂说了,叫阿莉过来广州玩,然后阿慧在群里说,广州过年很不错,有花市可看,而远在新加坡的莹莹便感叹了,说想家了,刚来,还不太习惯,她说了一句方言,她说新加坡的人挺“着力”的,这个词,我真的听不懂,还很好奇的问她,她笑着说,那是柳州话,可是我依然不明白,她说不太好解释,至于怎么翻译,叫我问她三叔去。二哥的女儿莹莹都长大了,刚高考完,又考试去新加坡留学,因11月过后才去,还没几天,然后,她开始有点想家了,因为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家,在我眼中,她一直是那个好可爱的小姑娘,刚见她时还扎着两条小辫子,像个小婉君似的。这个年,莹莹将在异乡独自度过,这是她人生新的起点,或者说,也是她新的转折点。她三叔说,咱家族的几个孩子一个个往外跑,而且是一个比一个跑得远,我想那都是腿很长翅很硬的飞鸟,张开了翅膀蹬足了劲,不知哪一天就跑到天涯海角去了,他们的未来,会比我们更美好。

 

过年,让许多人想家了。有人这么说,在哪过年还不是一样,其实,真的不一样。

用鲜花过年和用爆竹过年,是两种不同的感觉,所以,在广州过年和在广西过年,也是两种不同的氛围,我希望这个年会带给我好运,也带给所有的亲人、朋友好运。

 

2009-1-18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