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门——之二  

2008-10-25 02:46:31|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我确信那天亲眼所见是我这两年来最难以至信的事,这绝对比上次类似事件更令我惊骇万分。

 

那太神奇了,那东西可以分别在我的眼前表演上两次。

 

第一次我只见到残骸,不算悲壮;第二三次,我亲眼目睹。实际上,每次都不算悲壮,所以它还有机会,再重演第四次——不过,那一刻我已确信,我是看不到第四次的悲壮情景了,要是那样,我九成是疯了。

 

     我怎么能够相信我所见的事实,可是就偏偏发生在我眼前。

 

果果虽然比我略高了个头,但论手劲还未必比我厉害,她纤细修长的双手,提半桶水还嫌累,平时做事轻手轻脚,似乎怕一不小心就踩死了蚂蚁。虽然公司里的蟑螂远远比蚂蚁超标,可她一定不会刻意去干此类没人性的事,倒是我,比她狠,通常杀一儆百。

 

就在那天上午,我正站在复印机前,离那扇透明的玻璃大门仅有两米左右的距离。我一边复印着文件,一边朝门外望去,突然,我像看表演把戏一般,看着果果两只手用力拉开玻璃右门(从内看),实际上应是左门。门是朝内打开的时候多,此时在内看是右,按原有的弧度,应滑到九十度角位上,然后,门就在她双手的拉力下朝内滑动。

 

嘣的一声脆响,有点像人牙咬冰糖葫芦的感觉,只不过响声要放大好几倍,而且这个时候,好戏就上演了。

 

我,据说是唯一的观众,为此,我事后还有点激动。

 

果果那纤纤细手,居然跟着那扇厚厚的玻璃大门慢慢歪向右边,就像放慢镜头。我一直愣愣地看着她拼命往后拉扯着那个门把,可门把不听话,从慢到快的往右边的地面上滑落下去——左边已明显的缺了一个大口子,正因为这个大口子,玻璃门完全失去了重心,毫不客气的排山倒海式的落下去……

 

我张着大嘴,眼瞪得浑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果果的姿势确实太过优雅。虽然,我也见识过一次事件发生。那个时候,是一个男孩子干的,当然,我说他干的事并不是说他故意的。

 

这个宝贝大门,已经不止一次吓唬人了,只是那个男孩子用的是单手作业,然后他手力还不错,居然能把掉下的大门用身子顶住了数秒钟,直到别人有时间回过神来抢救他的小命。所以,那一次,我也正好站在前台,当时还是相当镇静的样子,因我离得远,再说,男孩子还拉住了门,把危险降低到六成。

 

尽管这样,每次我去开门时,还是心震脚颤的,也不知哪天轮到我手上破了。可是我没中过彩,倒是新来不到一个月的果果代我受了此罪。

 

我看她拉着门把摔下去时,几乎没有反映过来,那扇大玻璃门已离开了自己原有的岗位,哗的一声整块倒向地面。幸运的是果果拉着它,没有让它一下子急速飞落地面,然而,还是有几块大玻璃飞绽开来,差一点把站在复印机旁发愣的我当成了准目标,结果就掉在我脚下,碎了。

 

果果当时惊魂未定,她是在门快落地时放手的。门是向右倒,她放手之后倒退向左边,所以她没有丝毫损伤,却吓得花容失色。

 

玻璃大门哗的落地,摔成散片,由于之前被牵拉着,有一小半没有碎裂,所以飞射伤人的机率就减小了一半;有一点尤其幸运,门落下时正好打在木沙发前的茶几上,把一条腿给击断了,从此成了三脚茶几。可想,如果不是这茶几,大概缺胳膊断腿的就是我了,我暗暗庆兴啊。

 

我愣过之后回过神来,知道咱们这门大爷又发老爷脾气了,天天小心伺候着还不领情,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就是认熟不认生吧。它似乎专跟新来不久的人做对,三次都是这样,还真是认旧不认新的主。

 

我每天都在预算着它发脾气的规律,作好了十二分的准备,我每天开门关门锁门都十分小心,就等着瞧哪天这机会落到我头上,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让新来的果果给撞上了。

 

这一来,我也挺歉意的,按理她准备接过我的部分工作,开门自然也是她的工作范围,就算不是她工作范围,她也总得开那么几次门的吧,可就是不好彩,她可真会开,哪门不好开哪门。

 

我又细细想了一下,这玻璃门有两边,右边呢掉过两次,第一次是那个管文具的小梅吧,第二次是那个刚来公司办事的男孩子,还非本公司的员工,挺冤的,估计下回不敢再来了。这一回算是果果歪打正着了,这左门从没掉过,也该掉这边了。

 

其实,也不是我幸灾乐祸,这门迟早得掉,还不止这一次,到了这个份上,我才真算弄明白了,此门的材料果然不是钢化玻璃的,得找那做门的算账去了。

 

按说这老天是真开眼了的,三次掉门都是有惊无险,竟然没真伤人。也注定得多掉几次,没有血的教训,哪够深刻。可怜了新来的果果,可是惊惶失措,试用期还没过一半呢,门就拉掉了一半。

 

我太同情她了,安慰着她,可半天功夫她还用双后捂着脸,脸色惨白惨白的,把我也吓坏了。我说你没事吧,她说没事,可是这门掉了怎么办啊?一会经理过来看了我怎么说啊。我说,照实说,这门又不是第一次掉了,实话实说,没错,要是你伤了,公司老板还得急死了呢,现在是幸运,你没事,公司也没事,这经理能说你什么?可是果果说了,门是我拉坏的啊……我说,那是,你真是相当厉害。这一下她是哭笑不得,我却不由的笑了。

 

技术部的人马都跑出来了,技术部主管出来一看也叫起来了,这门又掉了?我说,对啊,这回掉了左门,右门没事,不过以后门装好之后,要多推左门。

 

他问,这左门是怎么掉的啊?此时果果的脸由白变红了,我望了望她,她自己小声说,是她拉掉的。然后,所有在场的人都用一种神奇甚至崇拜的目光望着果果,技术部主管笑道,没看出来哦,看似纤弱还有如此神力,改天咱们较量一下。

 

所有的人都笑了。一传十,十传百,果果小姐“千金破碎门功”之事迹就传遍了全公司,从此又有美谈,此门的历史不算悠久,然趣味故事层出不穷。

 

老总走过来,静静的看了几眼,果果歪着眼不敢看他。我也若无其事的站在那,说了句,门变形了,一拉开,下角就突然裂了,好在果果机灵拉着门,没伤到人。

 

他听了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后只说了一句,下班时把铁闸门关好。

 

后来,他吩咐说再找一家工艺好的玻璃门制造商,先问一下报价。我是接了圣令便做事。以往那个做门的装修师傅我也认得,不过,这扇门是我来之前就在那了,我可不清楚它的造价和用料,我最清楚的是它在我任职不到两年掉了三次,我甚至后悔几次都没记得去买彩票,这样的命中率,多不容易啊。

 

果果没到三个月就辞职了,最令她难忘的事,应是那“千金破碎门功”吧,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令她更深刻的事,或者有,那又有何意义呢?

 

实际上,我在她没走之前就离开了。

 

第四次,是我最不想亲眼所见所感——关于门的故事,所以,再没机会了。

 

 

2008-10-25

2009-6-30 修正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