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离死神并不遥远的地方  

2008-08-21 00:06:01|  分类: 散文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总想找一块土地,建设一个基地。

无意中,我来到一个废旧、污垢堆积的地方,到处是黄褐旋黑的景象。没有一点光鲜的色彩,那黄褐沉浮的流质,不是水,像油——那种在锅里炼了千万遍的油,开始发出刺鼻的异臭,除此外什么也没有……不,我发现旁边有一些放置已久的肉,很大一块,因为好奇,我尝了几块,并吞到了肚子里,因为,我的确是饿了,但感觉到从未有过的一种奇怪味道。

然后我发现这个地方挺大,没有一个人。在那片沉浮物质的另一边,却有一块地,不算宽敞,却没有太多杂物,而且还很平垣,同样是黄色,却是黄土。

突然,我想要这块地,所以我开始四周寻找过去的路。

从我有了这个念头开始,眼前那一大片黄褐色的沉浮物却开始在浮动,像一锅慢慢在烧开的油,渐渐有了动静。

那沉浮的黄褐色开始慢慢在变,变成浅红、深红、血红……

我发现有一个东西露出油面,面目全非,除了瞪圆发红的双眼令人寒悚之外,几乎看到的其它部位全是血红布满的东西,紧接着一个个浮出水面的同样有各种残缺不齐的东西,几乎是半模糊半清,清比模糊的地方更令人恐怖,我瞪着他们几乎窒息了。

那些沉浮着血红色的肢体在似油沸腾的锅中流动着,飘浮起来,仿佛都带表一个灵魂,一个个体,而这些个体却又在残缺中痛苦的煎熬,他们当中有张着惊恐万分及仇恨的双眼,有挥动着永远无法抓住东西的手臂……以及我无法说清的部位和表情。我同时也震惊着,只是站着不动,却没有如我开始所想象的首先会撒腿跑掉,或大叫救命般疯狂后退,我就好像定住了一般,着了魔似的无法动弹。

要到那块土地上去,我必须要渡过这片可怕的沉浮物,我很想吐,可是没有路可以绕过去。我本来以为浮动的东西可以有一些立足之地,可送我到对面去,没想到那些都是浮动着的灵魂,鲜红醒目的告诉我,我无法达成自己的愿望。

他们张开血红的大嘴,长期的煎熬令他们已不是原来的肉体,他们痛苦的同时也憎恨一切,仿佛要把一切生命都拉向地狱方可解恨,他们叫着:

你也会和我们一样,和我们一样,你来这里和我们做伴吧,享受从未有过的痛……

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扑向我的脸,我感到粘呼呼的,有种刺鼻而熟悉的味道,想起之前的肉。

我几乎是没有了思想,所以忘了自己可以走;我依然可以呼吸,但鼻子里只有血腥的气味;我能看见,却只有血红的躯体和黄褐色的灵魂。

“我只是想要那边那块地,你们可以卖给我吗?”

我很傻的说,开始听到他们的嘲弄和狂笑。

“我们是一样,本就应是一样的,但不是你们现在这样,我不要痛苦,我只要一片平静,就像那块土地。”

他们依然在笑,除了嘲笑更多的是苦笑。

“我不管你们经历过什么,我也同样伤害过你们,所以,你们可以用任何方式处置我,只是你们依然是会像现在这样,继续在这个油锅里熬日子,永远的痛苦,这是你们一直想要的吗?”

“你们后面就有一块静土,为什么你们不想拥用它?我想要它,如果你们把它卖给我,你们将会拥有很多财富,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突然,我发现那些沉沉浮浮的东西开始浅化,开始隐退,由血红变暗红、变浅红,黄褐转浅黄,一会的功夫,那一切都消失了。

我发现自己站在一块黄土地上,奇妙的是地面上开始慢慢的钻出一些草头,浅黄中略带淡淡的绿,它们似乎都有灵性,在一阵薄雾中微笑着。

……嘀嘀嘀……嘀嘀嘀……

睁开眼看着闹钟,我第一时间想起一句话:

一大早被闹钟惊醒,那表示我还活着。

沉浮的只是一个梦而已,无他。

 

二、

轰……一声巨响,紧接着建筑物突然晃动。

“地震?”

我正拿着一张出货单,手由于巨响受惊吓突然撞击心脏而产生自然反映,我猛的抓住了馨的肩膀,而她正帮我查资料,她坐着,我站着。

我们有两三秒的停滞,任何人都可想象那一刻,所有在场听到如此强烈的巨响的人所表现的各种不同的状态,可惜,没有人能拍下这一时刻。

或者那一刻是火山爆发,我们虽不太优美的姿势便可永驻在那一刻,是不是有种庆幸呢?

几乎每个人都会想到地震,只有我没这么想;天知道,我的防范意识竟低落到如此地步。

我以为是厂房什么东西炸了,要不就是天上掉下一块大陨石。(这样本公司倒出名了,实际上,第二天就上了斐翠新闻及网络皇榜。)

几分钟后,我看见厂区冲出一大堆人,接连二三的叫着,我和馨跑到窗口去看,因为我们已排除了地震的可能。

“太可怕了,爆炸了……”

一些人扶着一个人走来,满脸的血,她用手捂着脸。

不止一个出口跑出来几百名员工,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惊恐万分的,我却没有感受到这种恐慌。

在那几分钟里,已迅速开出几辆车,把一部分鲜血淋淋的员工送走。

人群被一拥而就的推到操场,很多人朝大门外跑,那一刻,我倒觉得自己成了傻瓜。我们业务部也开始沸腾起来,也许受了窗外人群的影响,回想起那震憾人心的一响,的确还是有人在拍胸口。

“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不停的问着同一句话。

我们也跟着跑出了办公大楼,楼上各部门的管理人员都跑了下来。

“天吶,真是太恐怖了,我们生产区的料缸突然爆炸了,所有的窗玻璃全部碎了,飞起来……”

我想到很多手捂着脸的员工,心中打了个颤。

“伤了多少人?有没有……?”

“不知道,好像已送走了三车人,有几个很严重,都是血。”

大家都在议论着,不明真相,更多的猜测只能让更多人恐慌,如果没有这个事件,我确实不知自己是身在一家化工厂。

在集合点人数的时候,主管清点着自己的部门人员,她轻轻的对我说:“这让我想到我们在火山口上作业。”我似乎有所悟了——我们离死神并不遥远。

这件惊心动魄的事件发生在农历七月十四的第三天,不知是否应了鬼神之说,的确在每一个七月十四,我总会听到有人出事,甚至死亡。

事故发生的前一天,厂门口摆起了大阵容,原本放在会客厅的一大堆奠品全不见了,当时看到一头很大的烧猪时,只觉得好笑,一般看到的是“迷你型”较多,这么大一头有点夸张,原来大有用场。

“快点去拜吧,开始了。”

有人叫着,看见不少人往外跑,我好奇。

细含无动于衷的坐在位置上,听见玉儿叫了她好几次。

“我不去,我最讨厌这些了。”

我不由的走了出去,主管艾伦已走了过去,我跟着。

那场面不亚于一个村子里的奠祖事宜,广东人很信这些,而台湾人也一样,也许更讲究,尤其的生意人。

“公司今年很不顺,所以这次搞得很隆重。”艾伦告诉我。

很多人站在那拼命的拿纸钱,点着,拜一下,然后有人递给我几张,我笑了笑接过,其实我并不信鬼神,而且信也一定不够诚意,但是我接过了,冥币上写着5千万,我想,死人比活人有钱,是不是做死人好过做活人?如果你生前没有钱,死后很容易就会成为亿万富翁。

我点燃了钱,想想为些什么,我看着大家开心的求着拜着,就好像点燃着一个心中的愿望,对,只是愿望,无需道理。

前不久,一名员工外出高空作业掉了下来,这个消息并没有多久,在奠鬼神的第二天,鬼神还是出来吓人了。

 

几百名员工站在操场上,不久前的震憾还回荡在众多人的眼里、耳里及心里,不停的沸腾着,我却很平静。

爆炸发生后,所以的女生(台胞们喜欢这么叫)都提早下班了,我却还是坚持到下班时间,不管怎么样,月底事多,要做的还是必须完成,我离开时,艾伦还在处理相关事务,她对我说:“小心点。”我嗯了一下。她又不由的说了一句:“可能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心开始变得特别脆弱。”我心里有一丝抽动,看了她一眼,不知说什么,感同深受。大家下班前,经理还合着手掌对各位OFFICEMM们说:“拜托各位女孩子回家路上注意点,不要回家太晚,在我的管区里,我不希望有谁发生什么意外。”

这就是我所生活的团队,在风雨中有一点依靠。

 

三、

 

事故后,财务主管首先想到保险柜里的保险单,立即叫有关人员去拿,看着那厚厚的保单,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到最后归结只有一句:

人生风险无处不在,没有撞上不代表你真走运。

记得在我小学的时候,家住一个小镇,很近铁路,有一天,家里人在谈论一件很哄动的事:铁路工人扳错轨道,一辆行驶而来的火车头撞上了一节停放的火车车箱,要命的是这节车箱被冲撞滚出很多小箱子,这些箱子里装满军用弹药,竟没有发生爆炸。这个奇迹后来却足以令所有人大惊失色,那些弹药足够填平这个小镇,再创造一个类似唐山大地震的新闻,要是那样,我现在不知会在哪。

那时我还小,不懂什么叫生命,所以,我的确没有大人们的紧张感受。

我想,我曾经没能珍惜过一些东西,在失去后总觉得遗憾,我曾埋怨人生给于我的苦难,但最终却是一切苦难造就了我的成果。

我们总会有不同的遭遇,意外的苦难以及意外的收获,比如:我曾在长途汽车上路遇劫匪,把刀子架在了司机的脖子上,而我竟坐在司机后面,这种在电视里和故事里听来的经历,我见识过了,后来是人心一至把劫匪吓退了,是否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

人生最大的痛是失去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当自己乎略了身边的一些亲朋,却没有想过风险无处不在,有可能你今天所乎略的东西会成为日后自己隐隐的伤痛。所以,我明白了,珍惜自己就是珍惜别人,懂得珍惜别人的爱,才懂得生命的意义。有时真的不应在追悔中度过,而应在现在去珍惜。

选择死亡真的很容易,就如同吹灭最后一支蜡烛,但你愿意吹灭它吗?

选择生存才是最难的,因为你得不断努力的去点燃无数支蜡烛,然后还要让这些蜡烛一直燃烧着,但是几乎所有的人还是想选择生存。

风险无处不在,但是只要还有一支蜡烛,生命就依然有光彩。

每失落一次就越懂得生命的可贵,其实我们不可能去避免失落,只能告诉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学会用你有限的时间去达成你的心愿,哪怕失也无悔。

想想很多人不如自己,想想很多朋友生活得更艰苦,想起瑞,一个从生下来就注定要坐轮椅的女孩,却有着乐观的精神及创造自我价值的能力,如果我要把自己对所有人的那种感动写下来,我想我必须用一生的精力来完成,是他们构成了我的人生观及价值观。其实,我真的很富有,因为,我读懂了生命。

有时听到十几岁大的孩子和我说悲观绝望,我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对方,其实我并不会安慰别人,路是自己选择的,还得自己去走,我最多是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充当一个歇脚点,也许送上一杯清茶。

死亡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来临,但生命必定是走在死亡之前,所以死亡变得可怕,是因为那种不经意的出现,你无法预知未来,害怕无法完成自己的愿望。但是当你利用好自己的每一分钟的时候,害怕就失去了意义。

活得长与短是没有什么区别,重要的是活得是否有意义, 有时你会发现活一天比活一年有价值,所以说白活一年不如真活一天。知道离死神很近,所以反而没有感到可怕,天使与魔鬼也只是一面之差。

哪怕离死亡只有一尺远,我依然会在一尺内求生存,依然会努力去为自己点燃另一支蜡烛。

  

 

2005年旧作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