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再见——星空  

2008-07-27 01:25:20|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6月论坛练笔

 

她一转身便看见了他,在人群中,他高举着手,向她微笑。

一个小时前,她还在从南往北,而他在从北往南的列车上。她在电话中说:“你能认出我?”他说:“见了应该认得。”她又问:“你会不会迷路?”他说:“不会吧。”她说:“我会。”他笑:“有我呢。”

列车在A市停下了,他比她先到了目的地,然后在出站口等她出现。他盯着不断涌出来的人流寻找她的身影,而她一直往前走,四周回顾,直到手机里听见他的声音。

“烟,我在你后面。”她猛然转身,百米内他高大的身影浮现在人群中,但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确定他是篙。

“篙……你到很久了?”烟发现自己拿手机的手有点颤抖。她看着篙走过来,那一刻,所有的声音都变成了心跳。当篙站在她面前时,她感到自己好渺小。烟听篙在她面前说:“我只比你早到了二十分钟。”烟不敢抬头看篙,不是因为陌生,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却因为这种熟悉,她心中有种冲击,仅几秒钟的力量,她已知道那是真实的。

“我们现在去哪?”烟把手机放入手袋中,甩了一下头发问他。

篙话不多,虽然在网上见过烟的样子,也聊得挺开心,但在一个陌生城市与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孩见面时,他还是不知道应说什么。有时,他觉得自己在女孩子面前总是变得很笨拙,又或者他本是个少言之人。所以,当烟问他时,他才想起来的目的。“去酒店放行李,然后再去找个旅游团咨询一下。”烟望着篙,觉得他眼神很快跳到了一边,她问:“你不是说过你有朋友在此地吗?”篙说:“本来是的,不过刚好今天出差去了外地,一周内回不来,所以,我们自助游吧,你有没问题?”烟道:“没问题啊,不过,你认得路吗?”篙嘿嘿一笑:“所以不是说先找个旅游团打听一下嘛。”烟掩嘴一乐道:“这也叫自助游呀?”篙道:“那叫什么?找人问路不也得自己找呀?”

很快他们找到了一家“蓬莱酒店”,一间不大却较特别的酒店。大厅的四周墙上、玻璃门上都是一些仙境如幻的壁画,那些草木装饰似乎来自蓬莱仙境一般,有种闲适的感觉。服务台小姐看了看他俩问:“开一间房吗?”烟一听顿时红了脸,篙装没看见,他说:“麻烦您给开两间房。”那小姐又瞄了一眼烟,见多不怪地说:“请出示身份证登个记吧。”烟掏出证件几乎和篙同时递给了服务小姐,篙这时才回头瞄了烟一眼,他眼里隐隐带着笑意,烟便知他在笑什么,故不做声。

“先生,这是502和503房门的钥匙,你们可以上去了。”服务小姐把钥匙递到他们面前,烟看了看篙,见他接过对方的钥匙,将一把放在自己手中,另一把递了过来,便接住一看是502房。上去时,她问:“我们今天就住这了?”篙道:“大小姐,你不是想睡大街上吧?休息好了明天才有精力走路呀。”烟瞪大眼道:“今天不去玩吗?”篙说:“今天刚到这,又人生地不熟,估计远处是去不成了,先去旅行团打听一下,买张地图或所需物品什么的,或者先四周转转,反正有几天时间玩,看点风土人情也好。”

篙说:“咱们先放了东西梳洗一下,坐了一夜车带着一身汗。”

“哦。”烟没再做声,看着他打开503。自己拧开了502,关上门后,她发现这家酒店的房间布置也很清雅,不豪华却别致。她极少出门,也很少住酒店,眼看着那雪白平直的床单,却不明白为什么酒店的床单用的全是白色而不是别的颜色,似乎无论是三星级还是五星级酒店,标准都是如此。

起初她不会用洗澡水,这使她很尴尬,弄了半天也不知水从哪个方向出来,她想到了篙,她犹豫了一下便拨了分机。电话中传来篙磁性的声音:“怎么了?”烟不好意思的说:“我——不会放热水。”篙不由失声一笑,烟说:“不许说我笨啊,我是没用过嘛。”

水雾从顶端洒下来,只在篙轻轻一抽开关的瞬间,烟傻傻的站在一边看着,仿佛听见有人在耳边说:“烟儿,热水器弄好了。”然后她道:“你真好。”篙愣了一下问:“你在说什么呢?”烟低下头道:“谢谢你。”“哦,不用,你洗吧,我过去了,一会准备好了再叫我。”篙退了出去,然后他听见后面门轻轻的关上,心里却在想她刚才嘀估的那句话。

烟离开家前几天,和瑞怄过气。烟说要休假外出去散心,瑞就说他最近工作很忙,没空陪她,她说,你从来没有说有空过,一年如此,三年也是如此,我习惯了。于是烟就走了,只是想出去看看,她觉得自己就像笼中鸟,快忘了天空的高度及大自然的色彩。都市的生活,节奏快如闪电,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她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不喜欢,他喜欢的东西自己没兴趣。

篙,是烟网上的好友,因为朋友介绍参加一个网络活动就认识了。篙给烟的感觉是丰富的,他不像一般人那样热情,但却像一个可以分享快乐和烦恼的老朋友,他们很自然的谈着生活,说着很多故事,却很少谈到的情感。烟知道篙有段深沉的爱,但一直没有结局,她不知道应如何安慰他。篙也知道烟的故事,但他从不问。烟说准备要去A市观光,正好,篙说他也要去A市办事,于是他们上了同一天不同方向的火车。

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第二天自助游,而第一夜晚,他带她去看夜景,在江边,他们聊了一晚。他说她比网上看起来漂亮,性情与网上相似,只是,却没有显得那么活跃;她也说他和网上的没两样,但却比在网上显得快乐。她说,人有两面。他说,那是面具。于是,他们相视而笑。她望见夜空很美,随口说很想听一首《星空》,于是他真为她唱了首《星空》,她说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歌,在后来他才告诉她那是他曾唱给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歌,之后从来没有再唱过,而那晚她偷偷哭了一夜。

从地图上得知这一路上有一景点是大佛寺,篙问,你信佛?烟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喜欢看佛的样子。篙笑道,佛好像都是一个样子,但书上说,佛没有样子,你说呢?烟说,我只知道心里想的那个样子。篙又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样子?烟摇摇头道,我说不出来,但我自己心里知道。

香火延绵不断,人群往返不断,烟站在佛相前,篙侧脸看着她。烟在功德箱中放了十元钱,然后她对篙说,不如我们去抽根签,你在这边,我到那边,不许偷看对方的,一会找个大师解了看如何?篙觉得有趣,说好,便自行抽了去。烟到另一边求了一签,竹筒里跳出来一支签,签上有朵漂亮的莲花,有诗句:几世尘缘今未开,牵缠俗事幸由人。知否信否今需守,念无梦无终日寻。

大师分别看了他二人之签道:“二位施主,信从天意,此签非我能解之。冥冥自有定数,看二位是有缘之人,佛渡缘人,善哉、善哉。”

很快三天过去了,他们去了很多个景点,也玩得很开心,还拍了很多风景,但她的相机中只有他,而他的相机中也没有他自己。临行时,烟说,我们交换胶卷吧,篙点了点头,把自己的胶卷给了她。

再见了,篙说。

再见,烟说。

篙说,我不送你了,你也别送我,还是一起进站,然后你上你的车,我找我的坐位,烟说好,那我们就此别了,不许回头。

他没回头,她也是。

她找到自己的车箱,坐在窗口发呆,然后她什么也看不见,脸色有点苍白。她心里堵得慌,然后感到有东西从眼里爬了出来,这时有人发来短信:我刚才做了个白日梦,梦见一个傻瓜不见了东西,在偷偷的哭……。烟不由抬头看了看窗外,她惊奇的发现,十米外原来也有一辆列车,车窗上有个男孩一直在招手。

再见?原来还能这样再见,就在现在,将来呢?还能再见吗?她在心里喊着,她知道,他是听不见的,但他一直在向他招手。

烟用手在车窗上画了朵花,她不知篙能否看得见,而他渐渐随着开动的车箱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远方……

篙望着远去的烟,慢慢打开临行时她塞给他的那件东西。一朵莲花闪着金光,托着观音慈爱的笑容,原来是一张护身符,后面印着大佛寺标致。他记得自己抽的那支签上画着枝节,并写着:情重此生劫难逃,唯恐多念顾凡尘。本是苍生应渡尽,有心持照护金身。

车厢内放着一首歌,有人跟着唱:

期望你转身与我相厮守

辗转错错了未愿放手

缘尽我早知却也等候

只因你冷暖自愿尝透

对你的爱心亦已看得透

但我知此刻美梦不会久

缘份太感伤盼你多见谅

不相见免却日后惆怅

长夜冷冰冰每次温暖后

痴痴爱我拒绝任你走

明白你处境我也得接受

不可说再见你亦是朋友

看你心痛苦没法去补救

若再不归家找不到借口

凝望你眼睛有更深感受

痴痴意放弃亦未能够

……

后记:

“烟,你怎么老喜欢对着我笑呀?”同事小崔开着玩笑,他的顽皮总是让烟沉默半响。

“烟,看你又笑了,不好意思,你牙隙间有菜叶。”他笑嘻嘻的,叫烟既不好意思却喜欢看他这个样子。

“烟,你知道这附近有哪好玩不,租你老公的车子一起去江海别墅渡假吧?放心,我不当电灯泡”。

“烟,看你又忙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老板请你太划算了,我提议公司嘉奖你。”

“烟,你怎么有寺院的门票呀?哎呀——你真逗,这都三年前的车票了你还当宝收藏呀,有什么特别呢?”

……

他,总会使烟不由的想起篙,其实,看起来他们一点不像,但是,只要他出现在她眼前,她就会想起篙,想起初见一瞬间和那一夜他的神情,还有他的歌。

秋天的风吹过原野

无尽的星空多灿烂

就在那分手的夜晚

你曾这样轻声告诉我

无论相距有多遥远

只要我轻声呼唤你

你会放下一切到我身边

我的姑娘

我的姑娘

我不知对你在说些什么

也不在乎它的真假

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

仰望着蓝色的星空

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

倾听着风的声音

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

我的姑娘

我的姑娘

2006-6-16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