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武汉之行  

2008-07-24 00:10:38|  分类: 小品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一、前因

转眼从武汉回来一周了,时光如电竟不知不觉过去,似在昨天。看着几位虽早相识,却只一面之缘的朋友发出了日记贴,又听姚发忠说希望能看到我的文字,这令我在百忙之余不由记挂,是的,我是很想写,哪怕不知如何下笔为佳。

我是一个对时间不太详记的人,见大家把这时间点都排好了,也就随便写写自己所见所想所感吧。

记得活动贴发出的当晚,在网上遇见晓明,他问我是否看活动贴,我说没有,但我看之后,告知他了解车次后答复,然而,第二天早上我在公司楼下订票处预订好了五天后的票。

不知会有多少人去,看见报名处有不少熟悉的名字,可我一个也没见过。说到真正交流了解的人也没几个,但还是有一种亲切。我告诉三星这次聚会,希望她去玩玩,也想见见面。三星开始却一直思想斗争着,因为她怕太多陌生人会不好意思。我心里笑自己,有时决定一件事似乎想都不用想就决定了,而且义无反顾。

《我看看》在我的心里两年多了,而我一直履行自己的责任也正好两年,觉得自己从来不曾放下也不曾离开,心却越来越重。我在看看网认识了很多朋友,听过许多人的故事,看过他们笑,听过他们哭——酸甜苦辣嵌入文字的诉说;并且,从此将自己的人生归位,不断的在圆自己的梦。因为走入《我看看》,我的生命变得精彩并走向更高的境界。

一念间,决定去武汉,是一种说不出的心情。凡日里在网上,彼此也不曾真相识,哪怕一张照片,对我而言也是模糊,我是一个没有形象记忆的人,但我能记住一些事件及心情,所以,网络给我最深的只是感受。我喜欢大家一起开心的谈笑风生,所以武汉之行成了一种期待。在看看最繁华的时候,我们狂笑自如,在它最低谷的时候,我看到真诚的付出。

  事经巨变,人情尚存,看虽苍乱,终得归所。

二、途中

  

动身前,梦中又飞花曾经在网上问我车次,如顺路也中途上车,我笑道:“我坐夜车,但不喜欢被人临晨四点从被窝中拉出来。”于是他聪明的改道而行,弄了个什么车次我给忘了,临行前他又后悔的说:“这班车要下午才到,我想坐另一班可早上十点多到的。”我吃惊的说:“你可是拿着不一样的车票呀。”他居然得意道:“在长沙我不怕。”于是我心中佩服了一下,心想要能混上去站着也光荣呀,(这功夫事后亲眼所见的确很妙,而且还有连带混水摸鱼的作用,终于成功带领雨漉逃票上车,后补没补票最好向他请教。)不过在此声明一下他比较狡猾之处:和我说他方向感差,叫我到时去接他,我在此不得不也马后炮告知一下,其实我方向感更差,(只是我不好意思说出来。)有一次到了自己家门口的十字路前,因换了个方位下车,居然问人家这是哪里。我突然想大笑,最好不要叫我去领人。(如果他被扣押的话。)

周五下班前才看见雨漉的信息,说她还没想好去不去,我又笑自己怎么意识这么高,总得千思万想再决定嘛,后回音说,你再不决定就晚了,于是估计是晚上立马收行装,不通则通,先去再说。雨漉问车次,我同样告知,毕竟瞎子点灯太费事,摸黑上路不明智,于是她改第二天早上车,估计过了中午到武汉,而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未到站,我手机于六点自动开机时才跳出她的决定一文,说:“我已经出发了。”

由于我坐的是夜车,空调安静,未久入睡,只感四壁冰凉,衣单薄被,寒气袭人。于七月如火炉,却恼似秋风煞。这一路上响着《丁香花》,将繁华的都市远抛于后,象一只远行的帆船,在黑夜中飘荡,离开网络,有所不同。有点喜欢这种荡漾,偶尔的远行,有种写意。有时我很想打开窗,可惜这车上没有窗,只有玻璃。

竹子同时也坐在另一辆开往武汉的车上,偶尔短信得知,他将坐着熬着十小时瞪眼到武汉,那我这密封冻在被中又算什么呢?还笑他这回“不做卧竹成坐竹了”,热、闷、渴、累半死不活(因事后解释为:一夜不关灯,二来没空调,三来没水喝,四来干坐着。)我说我这空调很大冻死人,气得他言称与我绝交,瞧这气度,尚未交上就绝掉了,我立马同意。(绝交十分钟,然后盖头睡觉了,上铺信息自动中断,一觉天明。)

三、见面

第一个走出车站的人是竹子,自然我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他。他比我早到一小时,(因为我要坐11小时)出站时都认出了对方,一见如故。如果说有无异常感觉,除了发现脸比网上相片发福了一点外,倒也没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不过网上我也没看清,不好说,呵呵。)他身着悠闲黑T恤,上面印什么广告没注意,暂不报告,如他本人要告知的插叙好了。当时,出站前我已接到幽幽云来电,说已候驾站外,叫我一出站往左,第一候车室旁边,前有天篷后有流民,四周是橙绿青蓝紫车子一大堆,没找着。结果还是竹子眼尖、幽幽云手高,我突然发现晓明一见我们就后跑,估计是先抢最佳位置去了。上车后才问,我和竹子怎么碰在了一起?我想是天地尚小,武汉只有一个出口,不碰一起怎么聚呢?这不也是为了让老大省事嘛,一石二鸟,少掉油钱。

说起咱老大晓明,我还真是缘从此来,我从小最好的青梅竹马就叫晓明,不过是女孩子。所以,当初选择看看是有此因在内,没想到越来越不舍。晓明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一只狗(抱歉,这不是我的错,谁让你Q上如此形象呢?)很忠厚的那种,也很有搏力,感觉很能吃苦耐劳,所以也比较钦佩。不过,我平时说话较直,估计没少提麻烦事,也不想客气什么,此次一见,倒觉得失了眼,没想精干的老大还是光棍司令呀,如此成就与年纪相异,嘻嘻。

幽幽云给我一种精练而熟悉的感受,说到她我很早的记忆中就存下,她应是审我诗歌的第一人,而且曾退过我一首不古不今的诗,对她的负责深表欣赏,也记忆犹新。但一直以来,我都把幽幽当成一只鸟,一只充满大自然气息而欲翅高飞的鸟。此次见面感到亲切,更没想到她却也是广西人,的确,从她身上我看到了相似的处世风格。幽幽云成了我们的美女司机,为此我不得不暗暗称赞一番,毕竟我目前还无法让四个轮子听话,人家想把我送哪,我都得认了。最后,顺便中途人海中打捞到秋水伊人(据她说名字在秋水后面得加个点,可我还是不加了。)一起送到了丽江酒店。这丽江酒店呀,熟悉得使我想起家附近的丽江花园,这样同名的酒店也是有的。

我和秋水伊人一间房,她来自上海,是一位很和蔼可亲的女人,虽然我们在看看上并不曾相遇,但此行相逢是人生一大乐事,之后见她趣味性浓,只惜时间太短不可长谈,此略。

竹子被安排到张君夫一间房,据说上回见过面,这回不见不散,把未完成的“心愿”尽数解决,不死也醉倒方休。张君夫与我感觉相差不太大,虽未见过面,但应断定较成熟。他倒说我是他最意外的,以为我是中年妇女,没想是个小女孩,我不得不自笑,其实我早已不属于孩子了,白长了个愚弄人的脸蛋,不可说话才行。因为不少人在网上见了我的相片,所以,意外者不会太多,基本上都能一眼认出我来。只有晓雷识别最快,他说未见过我相片,但他一口道出我来,可见感光度超强。

梦中又飞花是怎么飞进来的一时忘掉,不过他进来时我也算认得了,虽网上没看清轮廓,这人到、话到、自然明了,一进来特礼貌的招呼上了,但与以前聊时想象又小许多,可喜可贺之。然后和几位不知侃了几回,乐了几次,中途蹦出个黄花菜(本人不曾结识,算突发状态下现身者。)想起新鲜者不得食之,暗笑。问其名之由来,故说是因为第一次网上打字无意跳出三字“黄花菜”,结果取之。我庆幸他没打出“黄脸婆”来,不过这是多么难忘的名字呀,由此记下。

一朵浅笑出现时我看见浅浅的秋波晃动,很自然的喜欢上这个热情的女孩子,原来她也是广西人,老乡见老乡,没空泪汪汪,她忙着打杂,我忙着胡思。真正感动的情节在最后,毕竟是她在送我上车那一刻还为我买了几只水蜜桃和一把小刀(没事时削水果,有事时可自卫。),我这心里还真不知味,回来才吃的桃子,自己尝了一个,两个给了同事,他们竟一口同声说很甜,是呀,武汉的桃子,真的很甜。我记得我临行时和浅笑及淡雨(但愿我没有记错,错了别骂我)拥抱了一下,当然没有流泪,所以大家不用想象了。

当那天听门外报星叶童话到时,我跳了起来,出门一看果然有个童话般可爱的小女孩,我认出了她,不过似乎比网上相片脸圆了些,更觉得可爱,不由拉她手进门来,她四周一瞄,一副羞状,我心想当初说这心理准备之时已过了好多天了,到现在还没准备好呢?她在后面偷偷问我对面的人是谁,我说是竹子呀,她说怎么没有想象中高呢,也不太象,我说大概因为背光没看清,而且她大概想象太高了吧,竹子又不争气,长胖了些,故而令童话大跌眼镜,还误以为黄花菜是竹子,阴差阳错,晕倒了,呵呵。

晓雷夫妇倒是一道特别风景,没想到居然有凤凰双入的,难得,后来交杯酒自是难逃,还被强行介绍追捕史。晓雷倒是自我陶醉了一番后方道出其中之妙,却使竹子拼命追根问底,探求真经,再加张君夫彻夜传教方针,估计收获不少。这张君夫不但小说写得象模象样,道说手法更是堪称一绝,听得大家是头头是道,暗自称高。这么一来一个实践者,一个演讲家,嘻嘻,受益非浅,直到我退位后估计他们还余情未了,其中穿插往来人物太多,所谈之事从广州的建筑饮食谈到老曹的《红楼梦》,转了十几道弯又绕回了原点,我也不一一吹浪了。最使我意外的倒是姚发忠,在聚餐时见到他时,叫我猜他年纪,我不敢猜,不过比我看头像时的确差很多,他居然记得我的名字,因为以前他没有QQ,也极其少见上网,曾用短信联系,后转告之电话。竹子说见到他就比原来想象小十岁,我说,见一回小十岁,两回小二十,太划算了,多见几回八岁不到了。姚发忠可是诚意待客,谈笑风声,一路上谈了不少,还把网络游记紧抓落实到位,俺再不写几个字,真有点对不住他了,呵呵。

同时在聚餐上意外见到的了楚汉,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楚汉原来和晓明这么好,也没想过会见到他。只记得当他来唐宋时发表的一首词很不错,但却在别体的十一体之外,我无法查证,后还聊得不错,受益非浅,现在才知,他喜欢在论坛到处发难题考试,呵呵,难怪用“楚汉”,的确是出自武汉这个古城呀。一路上他向我介绍武汉的古迹,如黄鹤楼、知音台隔江两相望,素闻“高山流水逢知音,空竹文琴传钟伯”,一曲“高山流水”古琴曲让俞伯牙、钟子期的知音故事流传千古。此行路经未入实是一件憾事。于是,在车上想起了李谷一那首老歌《知音》:

  山青青

  水碧碧

  高山流水韵依依

  一声声如泣如诉

  如悲啼

  叹的是

  人生难得一知己

  千古知音最难觅

  一声声如颂如歌

  如赞礼

  赞的是

  将军拔剑南天起

  我愿做长风

  绕战旗

而后谈起元曲,很欣赏楚汉的爽朗和热诚。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聚会喜欢古典诗词的人还有这么多位,我认识了烟水散人,一个集聚了现代气息及略带古典风味女子,精明的双眼带着一种亲切,喜欢大自然的风情,特别记得她手中的那只绿蝉,叫起来真是悦耳;还有那只有点超常大的蜗牛,被她发热的手指扶摸得跑出来吹风散热。

在酒店前,当一个眼上带着墨镜的女子叫我的名字时,我着实是愣了数秒,她说:“紫冰兰,你不认得我了?”其实我心里特委屈,暗想我又没有透视眼,哪看得出她哪位?于是说:“把墨镜摘下来。”后来知是雨漉,真是又惊又喜。原来她真是象网上那么有趣的一个女孩子,太合我口味了,不过我没想过要吃她。只是到最后我们都没有时间说上两句知心话,走马观花似的到处跑,擦肩而过的回眸数遍,直到车上她说:“冰兰,我们还没得说上话呢。”我才发觉实是件遗憾之事,不过又经她透露,最近将来粤,到时再砍千刀不迟。

除此之外,我没见过也没有交流过的人如箫箫、紫竹淡雨、衣子,都是闻其名而不知其人,在此都得相见,最后来的衣子清秀而文静,虽然不曾相识,但久闻其名,作为看看元老,得遇也是一种缘份吧。我没有办法一一介绍了,就相处的点点而过,流水间略见明细,此篇人物简要日记到此,其他的由别人补充好了,写景写玩我会另作篇章,别催我呀,回来没闲过呢,不过,是真的很开心,谢谢大家。

2005、7、23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