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寻找失去的  

2008-07-21 00:46:21|  分类: 杂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广东卫视才播完《行走的鸡毛掸子》,这是我看完《红拂女》之后又一部接着追踪的片子。这些年,电视看得少,而这一阵,我不知是为了寻找些什么,一部接一部的看着,都是古装戏或传统戏,一直连续看的却没几部,所以也谈不上了解。

或是觉得现在好看的片子不多,想看也不代表就演得非常好,但一直连续看的片子,多少能让我有所得。《行走的鸡毛掸子》是一个吸引人的标题,似乎因为所提的东西太普通,普通得在现今没有人再想起,才感到好奇了。居然有一个关于鸡毛掸子的故事,那普通的几乎失传的东西会有什么传奇故事呢?难道说它是一把带有仙气和法力的鸡毛掸子吗?开始看片头花絮时,以为是一部神话色彩的故事,看了,才知道不是。也不知为什么,我一直喜欢看悬念、玄幻、神话或传奇故事,还有一些具有深远意义的片子。

我记得这几年印象最深的电视连续剧还是《天下粮仓》。我不止一次提过这个片子,只因片子里面的宏大场面,令我动容了,震撼了。从家到国,从民到众,那一个个感人的情节一直浮动在我脑海中,那些人手里捧着的不是碗,是天下。所谓民以食为天,粮,牵着天下人的命运,连着天下人的心愿。

多少次,我想起那一个胸怀大志、心有国,却又放不下儿女情长的男子;更想着那三个分别不同,却同时爱上那个男人的女子,是灵、智、真,却又无法组合在一起的爱,一直在我心中缠绕着、思考着。每当我听到片中的主题曲,我都会有一种心情的波动,似乎觉得自己也是跟着澎湃,跟着一次次的潮涌;没想到,当我听到《行走的鸡毛掸子》的开篇曲时,我的感觉又回到了《天下粮仓》,居然是十分相似,明知不是一样的,但是,却感到如此熟悉。

在《天下粮仓》的片中,我一次又一次为米河的那种爱而感动,我觉得我欣赏他是因为他的那种气度和精神,是的,我要找的就是这种“精神”。在片子中的许多场面都具有这种精神,只有当人与人之间达成一种同样的精神动力,那种力量才是最强胜而感人心肺的。不是说战场打仗打的是气势,打的就是精神吗?人可倒,但气不可倒,气势压人,战无不胜。我想那三个女子之所以爱上米少爷,也是因为他这种精神吧,如果换是我,也同样会这样做吧,尽管明知是没有结果的。可当一个人面对许多种爱的时候,却分不清自己最爱的到底是什么,这也就是片子留给我最深的思考吧。每一种爱都重要,反而无从选择,而所有的爱都围绕着一种精神而存在,至死不息。

还是说说《行走的鸡毛掸子》吧。香木镇的耿家世代都以扎鸡毛掸子为业,这在一般人眼中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手艺,不就是以前说的鸡毛扫吗?在光绪年间,耿家的一把红光宝掸,竟让宫里花了二十万两白银,从此名扬四海。各方达官贵人纷纷上门请宝掸,耿家从此以掸为荣耀,每年出一把宝掸,请掸人每年春分前来接掸,而香木镇二十几年来都把春分出掸日当作香木镇最隆重的节日,父老乡亲每到这一日便来观掸,舞狮游龙、热闹非凡。那时,人人脸上有光,都因为掸子让他们抬起了头,这腰杆也变直了,人也气足了,都说这是耿家给香木镇带来的荣耀。多少年来,每出一把掸子,耿家都要向镇里交纳繁重的掸税,一把卖到五万的掸子,却要交两三万的掸税,可谁知道那每年抬上船的两箱白银其实全是石头,每年春分出掸原来只是一场骗局……

原来,宝掸早就不值钱了,朝代变了,人的观念也变了,当年的老佛爷所稀罕的宝掸,现在只有香木镇的人稀罕了。山外军阀战乱,谁还会把一把鸡毛掸子放在心上?可惜除了香木镇的人,除了耿家,没有人会再来欣赏这些手艺。耿家的手艺一点不差,宝掸还是宝掸,无以伦比,都说这宝掸有股神气劲,难怪当郭家掌柜无意中瞧见秀雨拿出的“墨龙”掸子时,当场被其气势所震呆了。耿家老爷为了祖传的手艺和耿家的荣誉,也为了整个香木镇的荣耀,每年都自己掏钱做排场,从外请人回来做场戏,所以掸子从上游送出去,又在下游偷偷回到耿家,银子也不过是两箱石头过过场,但掸税却是年年要上交给镇里的。如果,耿家只是为了名声,宁可掏空家底也要保住耿家的名声,那么,香木镇的郭记掌柜又是为什么?那些每年来看掸子的民众又是为了什么?而镇长最后明知是一场骗局,却还是愿意去隐瞒出掸的真相,自己偷偷用白银换掉了船上的两箱石头,又是为了什么?仅仅只是一点私利吗?

耿家大少爷汉良的个性坚挺稳重,是个能持家理事的男人,而二少爷元良年少任性却惹了不少事端,他们都为了这掸子在是是非非之中争斗着,也在努力寻找仇人,为因掸子而失了生命的母亲报仇。他们开始并不明白,为什么耿家一定要守着那一把掸子致死不放手,可耿老爷那几话说得好,耿家的掸子不仅仅是耿家的荣耀,掸子已成为香木镇的荣耀,没有掸子就没有如今的香木镇。几十年来,香木镇的人之所以能挺直了腰杆做人,都是因为掸子的名旺,如果掸子没了价值,那就等于告诉香木镇的人,他们的梦想空了,耿家也空了。

掸子的价值其实没有变,它的精神还在,耿家要守护的就是这一种精神,哪怕自己掏空家底,也要保住这股精神,虽然对外它失去了价值,但在香木镇的人眼中,它依然是一把宝掸。所以,郭记老板清家当产也要守护掸子,只因他已爱掸入骨,他说他缺的就是掸子的那股神气劲。耿家太太之死,汉良之死,耿家老爷之死,还有那些为掸子而失去生命的人,都是因为掸子,当然各有不同。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连贪财催税的白镇长在关键时刻都会偷梁换柱保全香木镇的荣耀,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所想找的东西,在片子里已不止一次出现了。

郭记老爷本爱财,可他却知道“人活一口气”。他最佩服的就是耿老爷身上的这股神气劲,如能与他平起平坐一回,也觉得荣耀。所以他一直为掸子出钱周旋,更想方设法得到“墨龙”和“玉兔”那样的宝掸。当他被山匪打劫光了掸银,还被毒打了一顿之后,不但没有打消他护掸之心,却把自己的老本那一箱箱的黄金摆在了众人面前,以证明耿家没有空,宝掸也不是不值钱。那一刻,他得意的神情,居然叫我在一旁欣赏着这样一个人物;这,才是香木镇的荣耀,这,才是我们所看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哪怕耿家来年再也不出掸了,可人们还是会记得那一把像玉兔一样冰清玉洁的掸子,它给香木镇的人又带来了期望。

看这一部片子,我没有流泪,但是,我依然感叹。如果说片中塑造的人物个性,对女子,我喜欢秀雨,虽然她的戏份并不如三伏却是点睛之笔,她是耿家唯一扎出了清纯如玉的掸子之人,如果没有一颗纯真的心和爱,能吗?其次,我喜欢明凤,她体现了传统女性的魅力以及她的善良,她一直维护着自己爱与不爱的人;片中的男子,最欣赏汉良,虽然觉得他有时难免狠心了点,但他有情有义,值得我另眼相看。

想想,我们身边有那么多人,他们在寻找什么?而我常常感觉到他们一直缺少那一种东西,是许多人没有发现还是不会去寻找?之所以悲叹,眼前迷茫,是因为我们失去,我们甚至不能够为了维护自己的那一点尊严而坚持自己的原则,是不是一种遗憾?

 2007-2-10冰兰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