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门  

2008-07-21 00:21:41|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每天,我守着一扇大门,说是大门,的确颇有壮观,宽敞高大的玻璃通透无疑,曾一眼望出去:白的白,黄的黄,绿的绿。

自从老板一声令下,我的工作日程里就多了一道工序——看门,说得好听一点,就是看人看风景,其实,早没风景可看,却真的可看人。

大门的左边有一个小门,右边也有一个小门,那是会议室和接待室。每天早上,我把门里的东西擦个亮,让地看不到灰尘,然后等老板随时安排。

我的办公桌正对着大门,四周宽敞明亮,谁也没有我这空间大,没有我这空气好。所有的办公室都装上了机械化的空调,只有我这里是自然空调。

早晨,有人从我眼中跑进来,匆匆走过我的办公桌,我抬头一看,有人说,早上好,小姐。我抱以微笑,看着他身后那扇玻璃门缓缓有节奏的关上,突然,我有种习惯,极想用手捂一下耳朵,直到那扇玻璃不再有一丝动静。

老板时不时走出来,抬起头往上一瞧,不高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拉闸门要推高些,这是门面,早上是谁开的门?我说,不知道。他又说,那你不会推高点吗?我又说,平时我有,但今天忘了。

于是,看着他用铁棒往上用力一推,哗,就上去了。

其实,是我不敢推,我怕。记得上一回,我最后走,关门时,我差点没哭出来,门下不来了。

这上去容易呀,可下来怎么就这么难?

人都走光了,谁叫我加班孤单一人,叫吧。上天念我忠心耿耿,找遍全厂总算给我找到一个“残余”,却是主力手。我说杨师傅你可真是我的大救星,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他说你怎么了?我说门下不来了。

门下不来了?他笑,这可能吗?门下不来你怎么走?这不等于请贼入室吗?没这么严重,他不信,亲自来试。哎哟,这前门怎么比我那后门还顽固不化呀。杨师傅也唠叨着。我们一人用一个带钩的铁棒拉着一边,想用平衡力一起拉下来,其实怎么可能平衡,就我那点手无缚鸡之力,有时自己拉到一半就不动了,就差整个人没上吊上去。我实在是拉不动,杨师傅也急了,这到底是谁干的?干嘛推这么高?这不是倒挂住了吧?

我苦笑道,不知道。其实我是真不知道谁干的。

打电话给小林那小子,他平时专负责关前门的,可最近把这好事让给我了,我哪是这块料子。

喂,小林啊,那门上去下不来了,你有啥技法弄下来?杨师傅叫你过来关门(杨师傅可是他上司)。

他不过来,电话传技巧,原来他真在行,估计是常干这事。

的确是倒挂上了,要用两根铁棒一起捅上去,可往哪捅啊,黑灯瞎火,外面没路灯,里面灯照不见,可捅了半天没动静。还是杨师傅人好,耐心留下坚守阵地,按理,这工厂安全防范工作也是跟他关系重大,不可不理,要不我哪能如此幸运逮着了他。

后来,怎么样了,后来当然是下来了,技巧有用,不过不是我弄下来的。正巧又撞上销售部有能人回来,帮了忙,关上了。后感,这世界就是好人多。

透明的玻璃大门真好看,里面亮堂堂外面五彩缤纷,就是不知怎么的,每当推开大门,心就不由地抽动,手就不由地颤抖。怎么也忘不了那天上午,我一到门前正想推开,却瞧见门不见了半边,那满地丰富呀,全是亮晶晶的东西,如果那是宝石、钻石,我倒是会美滋滋的拾起几块收藏,可那冰冷的东西不由让我想起一股热血沸腾。三角四角五角六棱八块散落了一地,是碎玻璃。有人深刻的描述着,当她推开那扇门,匆匆的走进去,门在她身后以一种惯性缓缓地关上,当她快步走入时,突然听到身边一声巨响,她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感到一股强风从后扑过来,一块重重的东西敲在她后脚跟上(这就是高跟鞋的好处),她还是回了头,然后她张大嘴、瞪大眼,在那一瞬间便尖叫起来,全厂闻名……

你没事吧?她说没事,可吓住了,太可怕了,差点小命都没了。

全体员工都来学习,全体领导都来探讨、研究,为什么,门不是钢化玻璃做的?就算不是,怎么可能在没有意外动力之下发生意外事件呢?我却想,所谓意外,还能让你早想得到?哪怕想到了也只是想到了,似乎许多事都是发生了才有特效。

上司把那装修的好好诉骂了一顿,对方说是门框变形了,好说歹说给赔了一个右门。真好笑,你试着让银行的大门变形瞧瞧。没几天功夫便装上了新门,可门上公司标致没了,一时没空叫专人贴上。

这一天来人了,是村委治安大队的人马。两人身穿一套威风凛凛的制服,一手提着一个公文包。我在玻璃里看着,他们两人直走过来,还在外面对我微微一笑。我还没起身,正忙着,心想等你们进来再打招呼。谁会知我每天一马车的杂事,还得看路上人来车往,谁长什么样,谁是推销的谁是办公的,还得分辩好了;是推销的,两句话打发,再高明的推销方式我都用过,所以不必再学习;可这两位当地爷不能马虎,待慢不得,至少我得抽空礼貌两分钟。

正思着准备站起来,突然“砰”的一声响,有东西撞上了我面前的新大门,只见对方倒退三尺,连连用手捂着头部脸部呱呱直叫着,这怎么是有门的?

我好想大笑,不过痛苦的忍着,幸好门没掉下来,也算是初步测试质量过关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前几天门坏了,今天才换的新门,不好意思让你撞上了。

那人尴尬的笑道,没事没事,是我没看仔细,我记得上次来时门上有东西贴着,今天这门太透明了,以为没关上。没错,真是太透明了,我从内朝外看时,眼好痛,那强烈的光线直射进来,投在我身后的白墙上,再折射反射在我的电脑屏幕上,叫我看得眼花缭乱。那人离开时,又忍不住回头瞧了那扇新门,特别是走近门之前,我瞧见他敏感的、小心的移动着脚步,就象有人用细绳扯住了他的后脖子。

他走之后,我用一支笔在玻璃上打了个叉叉,真不美观,不过有用。

每天,大家都很小心的伺候着这扇大门,晚上,我走之前,不关玻璃门,只想法把铁闸门弄下来锁上就可,第二天来开门的人只要一打开铁闸门走进来,一定不会撞上玻璃,谁要是在里面把玻璃门关上,那是缺德。

夏天,人人躲在自己的空调室中不想出来,只要一进入这大厅,十有八九的人就皱眉撅嘴,太热了。其实,这叫自然风,懂吗?冬天,冷风呼呼吹起,我这就是最凉快的地方。风从门缝里钻进来,开始轻轻的推开两扇门,后来见没人理会,就大胆的挤进来,冲进来……狂妄的撑开两扇门,大摇大摆的卷进来。他们一见我的东西就抢,我那满桌的文件、草纸突然发疯的飞起来,在他们你挣我抢的游戏中飞舞着、跳跃着、闪避着,最后落得到处都是。

我七手八脚的追着他们,那些花了一两个小时才弄好的东西,又得重新整理。我气极败坏的跑过去拼命把门顶上,可他们却也在拼命的挤进来,想跟我抢这一席之地。这是我的地盘,我怒吼着,啪的一下关上大门,可他们不服气,还是想挤进来,眼看门又要开了,我身后还有堆积如山的事,我,怎么能就只看着这扇门?

我灵机一动,在内把门反锁了,我依然可以看见外面,多聪明。

一会,下起了大雨,水不断冲洗着大门,假若我不关门,我这就成重灾区了。还好,只有少部分水进来了,我可以用扫把、地拖弄干水。

然而这时候,经理回来了,他开着小车,从车门中冲出来,本想一推玻璃门就可进来躲雨,却偏偏叫我反锁了,真倒霉,他淋了一身水。

我惊慌失措的摸出钥匙,把锁打开,看着他瞪大了发红的双眼,恨不得将我吃了。

为什么要反锁大门?有客人来怎么进来?我没看见客人进来,倒是不幸的撞上经理要进来。我想我解释得很清楚了,我不是故意不让他进来,也不是故意要反锁,但是,他还是不高兴,反正,淋也淋了,湿也湿了,气怎么会这么快消?我还有气没处发呢,怎么雨就不淋淋我,多爽,气死我了。

我打开门,让风吹得啪啪响,让雨进来呱呱叫,我不如打包起东西先躲掉,然后听我身后一片喧闹,不停的使唤……

后来不久,门又掉了一次,这次是一个男生干的,还是那扇石门,我亲眼所见,在我眼前变成碎片,他脸由红变青。为什么,人们总喜欢开右门?为什么,我们还要相信那些没有诚信的人?

我依然可以在玻璃内看天空,看绿地,直到耸起高楼大厦,满地灰尘。

春节,我替玻璃大门换了新装,不但洗净了灰尘,还贴上了对联、春挥,瞧那金粉红艳,喜气扬扬,金碧辉煌。

老板不止一次站在大门前,左看右看抬头看,仿佛看不够,却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脸上满面春风,得意非凡,就好象这大门上的字,是贴在了他自己的脸上、身上。

 

 

题外一首——门

 

你的开启是一种意外

曾经不觉得必需等待

直到   没有你

才想   多无趣

我从哪里欣赏那美丽

 

风风雨雨总难免存在

不知不觉中带着期待

哪怕  天暗去

也知  明天在

我还能梦里守候未来

 

2007-3-6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