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寻宝记  

2008-07-15 01:21:28|  分类: 小品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宝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畔溪酒家

寻宝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图文/紫冰兰

 2008年7月12日,天气乍阴乍晴的,我还是带了相机,决定西关寻宝去。但闻“西关文化”是广州文化的精髓之一,古人说:西关小姐,东山少爷。门当户对。所以“西关小姐”像一句赞美广州女子的口头禅,令人想往那身着韵味旗装,出身富贵世家住在西关大屋,思想新潮、读书雅致的女性,自然与有权势的东山少爷门当户对,就如同美貌才智与权力财富是对称的天平一样,所以,令我不得不好奇,想去寻找一些古迹。

     在广州生活有十一年了,上下九那条路不知走过多少次,也曾漫步在“清平市场”,看珍奇走兽、艺术宝藏;其实,它是一个花鸟市场,古玩奇石不少,我最喜欢去的一类地方。但是,虽然也走过不少街巷,看过不少稀罕物,却一直不知“西关”何以为界,具体方位。原来“西关”是指荔湾区一带例如:上下九路、长寿路、多宝路,逢源路一带,有名的“西关大屋”出自这里。其实仔细查地图才知,许多古迹又如:宝林寺(这附近还有全国最大的玉器批发市场)、陈家祠,有名的广州酒家、陶陶居都在这一带,想那古老的城区,千百年榕树参天而立,其实是广州人闲情逸致的去处。

     我想,只有一个喜欢文化之人,才会喜欢去品味广州古老巷子里的传统艺术。而往往来广州游玩的过客,除了想去高楼大厦购物或寻找人流多的景点,能真正了解广州和懂得去品味之人少之又少,所以,这样的好地方,惟有独品方知,这是文化,也是生活。

     地铁纵横交错,把广州市八大区紧缩了一半行程,一号线已把老城区许多名胜之地归入地界,所以去西关到长寿路出站便可。长寿路出来已经到了多宝路,一边去上下九步行街,一边可去西关大屋。许多外来人知道上下九路,却不知西关大屋,我也问了不少人,才慢慢走近,原来“西关大屋”精品藏在荔湾博物馆中,这确实是一大发现。但最大的发现是泮溪酒家居然在古玩城旁边,而古玩城一直走下去就是荔湾博物馆,地图上并没有明确标上。

古玩城其实是一条街,两边开的全是古玩店,这样的地方通常是收藏者才会光顾,游客并不多,或者说不如那种玉石珠宝批发行,在这里有一种宝物埋深山的感觉,非行家估计不会来,因为是周末,我也没有见到几个人。我是来看“西关大屋”的,所以古玩店我开始都没进去,只是经一个巷子时随便走上了二楼,想看是否有路走进里面的园子。路是没见,却看了二楼的古瓷,有位客人在与商家谈论青花瓷,我虽不懂古玩,但因工作关系对收藏网也关注了些,知道古玩青花瓷拍卖价是很高,这样的东西,只能隔玻欣赏,注意小心勿动。

“西关大屋”是广州豪宅代表建筑,此时有一个样版陈列在荔湾博物馆中,成为文物保护单位,就像大基头舅舅家的宅子,也属于此类文物保护单位,百年历史,据说从民国时期作为军官世家承接了这宅子,婆婆就住在这个宅子里,不管楼多陈旧,那些红木雕梁却比砖石还硬三四分,门板跟一面城墙似的,令人高仰观望。所以,这次出来先探路,博物馆我没有进去,只围着四周墙拍了些外景,而周围的民宅也是西关古屋的风格,其实以前这里住的又有几个穷人?还是那种高高的门槛,门前粗大的横栏隔在门板前,有的在门栏前还立一扇矮门,似乎是阻挡家禽出入而设似的,当人打开大木门时,有一横栏隔着,外人进不去,里面的人通过粗大的横栏可看到外面的情况,而门前小矮门又正好挡住下面,可见以前的门前防备工作何等之好,前人早有防盗门的意识。

我随意的走走,有不少悠闲的地方可歇息,看那些人围着踢键子,在古木参天的榕树下乘凉,而园中有一个西关小姐的铜像。这一带商家多以古玩和古木家具为主,配上这古老的风景、建筑,倒是一幅艺术的图画。广州闻名的泮溪酒家也依然保持着传统风格,这样的地方吃东西也自然舒畅;都说食在广州,但是,像泮溪酒家这样精于传统装潢和工艺的食府,也为数不多了,因为传统文化在慢慢流失,外来文化也冲击着本地文化。这家泮溪酒家是广州老字号,与莲香楼齐名,同样,像莲香楼一样面临经营股权转制的问题,曾经停业过一阵,现在重开,不知是否又流失了许多,实是叫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中国文化品牌总是缺少自己产权的保护,而慢慢在岁月中流失呢?这家曾经接待过国家领导人,接待过不少外宾的老字号酒家,难道也会面临变异吗?

西关就是一个幽雅的去处,寻宝之人要去,的确,那里的古玩店足以令掏宝人满意而归,我,就收获不小了。不要以为在收藏古玩,当然条件允许我还真的很希望抱一些玉器石器回去,其实,我看上的还是那些旧东西。走进钰览堂时,除了被店里的玉器吸引之外,我最想拿上手的是老板堆在门前的几大箱旧书。我居然忘了看店门前上挂的牌子写着:广州收藏家协会——古籍连环画专业委员会,以及西关古玩商会活动中心。当时只因为看这家墙面上全是书柜,里面放的都是古籍书,因此走入,一整条街我只进了这一家古玩店,说是缘份不假,因缘而入,这缘在书。

 

寻宝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寻宝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西关钰览堂

 

老板居然姓唐,与我姓氏相仿,所以我常被人称为唐小姐。我只是好奇的翻了一下堆在纸箱里的旧书,有一个纸箱上写着文化文艺、文学艺术,我便不停的翻着,发现不少八十年代出版的文学书,当时价格才是几毛钱。这令我想起童年时代自己好书如痴,上书店买书成为我一大嗜好,母亲从不给零花钱,而我只要对父亲说我想买书,他就给我零花钱,不过我真的是要买书的,所以小小书店里总是常有我的身影。我买过很多民间传说故事,对中国古典文化的热爱是自小积累起来的,我记得我买过最贵的民间故事是《丝绸之路》,我甚至还记得那本书的面是金黄色的,有太阳光,在金黄色的沙漠上,好像还有骆驼,胶纸精装,当时是九毛一分钱,非常昂贵。一般的书绝对没这个价,有的才几分钱,八十年代的小地方,袋中有一毛钱就足以逛街享受一番了。

喜欢书和逛书店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出来工作,没有电脑之前。以前在广西,每周末出街的第一件事就是进书店,把全城的书店都看过,然后选择自己最喜欢几家常去。因为商店总是九点之后开门,而书店却比较早,我就在书店磨时光,培养出一种一站一两小时的习惯,最后还损失了银两,提走了几本书。记得当时买得最多的书是诗歌、散文、书画类,以至现在我看一本学写古诗词的书才两块多钱,却是现在买不到的好书,一放就十几年了,现在才看明白了。好书是要花心机寻找,后收藏慢慢看的,不同的时间读一次所得也不同,所以当时不买是要后悔的。如今,一看到这些旧书,我非常感慨,这些年我看书的时间明显少了,对许多时代的新事物新词汇也不太理解,但是我的记忆依然在自己最早喜欢上文学的时刻,那种对文学的追求和热爱,是疯狂的。我至少知道自己对所喜欢的东西有一种超越他人的执着,所以,所得也比常人要多。

我记得几年前有一个网友这样评价我,说他常想象着,如果有一天走进广州书店,是否在回头瞬间能看到一个名叫紫冰兰的女孩子。

第一次来广州,就光顾了当时全国最大的天河购书中心,四五层楼,我看呆了也看痴了,一天在那不走都行,在下面有西餐厅可吃东西,不过我站了大半天,脚都站麻木了,里面是没凳子坐的,外面设有休息位,不过要走出浏览区。我从不喜欢与别人一起逛街,多年来一直是独立专行,因为我的喜好与人不同,不可能找到一个乐意陪我在书店或某个有兴趣的地方呆上两小时的人。所以,朋友问我,你怎么能找到这么多又好又便宜的东西呢?我想,除了机缘,更重要的是给自己寻找机缘吧,如同来此寻宝,看得到是宝,看不到是草。

寻宝是需要耐心和毅力的,不是每个人都懂得欣赏和喜欢做这样的事,所以真正的收藏家本也是不多的,而懂得艺术的收藏家,有品味而不是为钱而活的人又更少。唐先生让我想起一个熟悉的人,那个在《穆斯林的葬礼》中的韩子奇;可是我没想到当我提到这本书的人物时,唐先生居然说他就是做玉器出身的世家。这种巧合的确难得,因为作古玩的人通常收藏各类古玩,且这并不是玉器专卖店,而他却是玉器的制造商和经营者,他亲自指着地下的两块大石头告诉我,那就是玉的原石。我是惊呆了,因为我想象中的玉石看起来至少是一整块就翠绿的,没想原石却是这般不起眼,跟平常的黄石头一样,如果不仔细看,不经他指点,路过也不会认为那是玉石,还以为是一般石头,可见,玉不琢不成器也。就如同放在地上的几段干木,不知者会想这古玩店怎么就成了柴火店了?其实,那是野生花梨木,一种面临绝种的古老红木,几千元一斤。

所以,我发现他店中的古玉配饰有的造型很特别,而他自己制作的玉器却是光滑细腻,精美无比,叫人看了不由还想看,不过以我现在的能力,只可望观。唐先生说,是金子迟早总会发光,我也确信。他是一个文化人,看得出,他对自己事业的执着和喜爱,所以,他推荐给我不少好书,全是我喜欢的。我笑着说,今天是偶然走入,不带走一些东西是不可能的,不过你的好东西太多,我可拿不动许多,我还会再来。他说,你挑吧,明天这批书就让人拿走了,本应是昨天就要拿走的,是你有缘了。是的,有缘,我一直确信我有缘,所以我常常受益非浅。

我挑了几十本,最后确定了25本是要带走的。我很努力的精选过,再多我真拿不动了,还好除了两本很厚,其余还是很薄,不然我得打的走了。25本书中包括了文学、书画、名人传记;有诗歌、有小说、有民间传说;像《镜花缘》的删节版,《海灯法师》、《李香君外传》、《新桃花扇》,这些书很久以前都有看过,或不同版本,只是忘了,而且现在不止是为了看,也有收藏的意义了。我跟唐先生说自己曾梦想过开一间图书馆,而他却说其实我也可以开个人收藏书馆,只要有一个空间,并不难做到,他见过有女子在家这么做,而且他认真的说要开就开旧书馆,我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利己利人。像他所说,现在的新书都不如以前的好,不但是纸质材料不好,编书的内容和写书的人都不如以前认真,除了光鲜花俏,内容漏洞百出,的确,因为现在动不动谁都可以出书了。

唐先生是为传承文化,我觉得他跟一般的商人不同,他跟我推荐的书,以及给我报的价,都出乎我的意料,这些书虽然是他从不少图书馆或私人那收购而来,有的很破旧了,但里面的内容还是很好。如《文学理论》,对各种文体的介绍和写作手法的说明,我还拿了一本《四部古典小说评论》,这本书的历史比我年龄还大一些,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书,以前定价是三角二分,现在唐先生五元一本卖给我,我真的很感谢他,虽然他笑着说他在钓鱼,我想,如果我有这样价值的话,上钩也是乐意的。我说,我还会来的。他说这里经常会有旧书到,但就不一定这样便宜了,我笑,因为价值在每个人的心里。

商人,是要赢利,这个道理我懂,但是,我也知道,他并没有大赚我的钱,相对而言,他还算是实在了,只因有缘。试想,现在买一本新书要多少钱?而买一本有收藏意义的旧书要多少钱?如果在古籍书店,如果明天别人批发走了这些书,我也相信那摆在市面上的将是几十元不等。毕竟旧书尚不是文物,所以不可以千百来计,而柜子里的那些线装书才是高价,这些我目前是不敢想,不过我突然记起自己也有一本线装《唐诗》真家伙,在我收藏的书籍中,或许是最令我感到自豪的,属于家族藏书中的一本,而广州舅舅家里一定不少这类书。收藏书是件好事,至少对后人也是有用的,而我买的这些旧书中,有好几本是别人十几年前收藏过,有签名和盖印,然后,我现在拿回来用“紫圭”落款再盖上自己的大印,试想过了几十年之后,如果再有人收藏它们时,又可看到我收藏过的足迹,是不是极有趣?书,是跑得最快的,我收藏的旧书有来自北京,还有来自家乡南宁一所教师学校图书馆,如果不是有签名,我哪里知道它们的历史,所以,文化是需要传播传承的,今日所为,日后无悔。

关振东著的《情满关山》,属关山月名人传记,里面图文并茂,有关山月的书画作品,还是作者签名版。现在查网上出售本是16元,90年北京第一版,原价是5.5元,我现在以低于原价购得,真不知何等感想。这本书从原收藏者落到我手里,是否像我小时候,母亲趁我不在家把我的所有宝贝都当破烂给卖掉换了几毛钱,而今想起收藏过的旧书和物品已不知下落,总有些遗憾。如此才会得一些旧书就把我乐成这样,落笔题字忙了两夜,思当初母亲在称斤卖掉那些书之时,有没有想到今日我在为五元提回一本旧书而开心? 

2008-7-14

 

寻宝记 - 紫冰兰 - 莲心苑.紫冰兰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