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消失的地平线  

2008-12-30 01:10:39|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夏文创12月命题习作

/紫冰兰

 

他脸上洋溢着一种宁静,有人说,他走之前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好像说了一句话,才慢慢的合上双眼,没人听见他说了一句什么话,让他如此幸福,只是不明白,他怎么可能走得如此安详?他久久的眼望着西方,那种久久的凝望,谁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然后,他是安详地慢慢合上眼睛……

如果让一个活着的人去研究一个已死之人的内心,那的确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十八涌是南沙区一个临海较富饶的地方,据说在很久以前,这里没有土地,还是一片汪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便围海造田,抽沙挖土搬石填海,以至慢慢扩充成一片片肥沃的良田和平地,然后就有了一涌二涌三涌……十八涌,整个南沙的土地,都是围海造就而成,如此伟大的工程,花了几代人的心血,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真的无法说得清。这里的人们,有许多家族曾经肩负着填海的史命,响应政府改革的号召,几代人参与围海造田。除此之外,这里的人都是出海打渔为生。临海的村子,几乎都是渔民,依靠出海捕鱼过日子,或种植农作物例如香蕉为业,当然,种香蕉是后来慢慢发展起来的产业。之前,海洋就是所有人的生活命脉,那时候,海产丰富,海域宽广,然而,随着围海造田,海域慢慢缩小,几十年时间过去,依海生计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主要的原因还有海水被污染,使海洋生物大量减产,大自然的生态平衡面临危机。

高叔在十八涌是相当有声望的,他为填海工程付出了大半生精力,在所有的同年男人中,他最能吃苦也是最勤快的男人,他把自己最保贵的时间都献给了海岸线,然而,随着海岸线的慢慢缩短,高叔常常会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每次问他叹什么气,他便摇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望着那片湿地,因为围海圈出的湿地,他总是失神的看着,他的目光穿越了前面一大片湿地,往更远更远的海岸线望去,那边的那边才是海。

有时候,高叔休息时会慢慢欣赏风景,眼前的湿地上飞来一群群的水鸟,长长的嘴细细的脚,它们机灵的在那片像沼泽又不是沼泽的湿地上蹦来蹦去,灰白的羽毛在阳光下分外抢眼,但如果没有阳光的反射,它们在湿地里不动时,站在岸边的人们是无法看见它们的存在,它们这些可爱的生灵,给那片新开发的土地带来了生机。因为有了土地就有了家园,因为有了生命,就有了希望,于是,这片土地在春天开始发芽。

高叔习惯蹲在海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人们常常看见他面朝西方,神态详和,眼望远方,他静静的沉思,好像在等什么,有时人们远远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一座人像。近十年来,他几乎每天都会在傍晚时候守在同一个地方,或是站着观望出海归航的渔船;或是默默地站在那里抽一根纸烟,一直到太阳下山;一直到夜幕降临,再也看不到海面的光亮,他才走回自己的小屋,拿出一盏灯,打开门,挂在一根高高的杆子上。有人说,那是高叔在给亲人点灯指明方向。

高叔九十岁高龄了,可是他站在石头上时,腰杆却依然挺拔,那张挂满河涌般的老脸上是一条层叠着一条的皱纹,就像开采出的一片片田野与河涌。人们从他那深邃的眼眸中可以看到,这片土地上有过多少不平凡的岁月,或者,不是年轻后辈可以理解,从他的孙子开始,已经不需要人力填海了,海岸线正以危险的信号发出警报,向世人宣号。人们已经忘记了,宽广的海岸是什么模样,那些停泊在码头的船只,越来越破旧,越来越稀少,还有那些巨轮,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能再停靠在码头上,人们已经不能在浅海区捕到大的海鱼了。

码头上,依然有许多海产干货售卖,可再也找不到新鲜大条的海鱼,甚至虾蟹,许多好不容易捕获回来的海产品都被周边的酒店抢购而去,市面上,有的成了稀货或价值不菲的商品。尽管如此,从远处城里来的人,依然如获至宝似的从这里带走许多干货。

所以,出海打渔是每一个家庭必不可少的,但是高叔因为长年去填海,出海捕鱼的重担就落在了何婶身上。何婶是一个健壮的农家妇女,本本分分,勤劳朴实,本来村子里出海都是男人的事,女人一般就在家做些农活维持家事,或种养,或售卖海产品,但何婶胆大心细,为了不让高叔分心造田,她自己就经常出海捕鱼,有时还把儿子也带出去,这样一来出海就成了女人的事。

明仔是高叔的大儿子,他从小就跟何婶出海捕鱼,而父亲填海的时候,他也能跟着干,那时他还很小,只能帮着搬动一些小沙袋,十几岁的他不够力气,每次总是满头大汗的把牙咬得吱吱响,然后高叔会说,你没力气,回家去,别添乱了。他那时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要做这么累这么难的事,这海如此大,海水像天空一样一望无际,哪一天才能填满,哪一天才能看见一大片土地?那时全是用手用力气在抬,嘿嘿的叫着提劲,就跟愚公移山似的,每日劳碌,希望能看到有一片自己创造的土地。传说《山海经》中记载的“精卫填海”比高叔他们所做的更为奇妙,然而,传说并非只是传说,虽没有人见过一只小鸟可以将海填平,可是高叔他们这一代人却真的把神话变成了现实。风里雨里,昼夜不息,用一双双手和血肉身躯,铺出了万里疆土。后来,有了先进的现代化机器,可以神奇的从海底抽沙,慢慢抽上来,先是围起一个区域,在珠江口开始慢慢向外扩张,逼着海水慢慢退去,再一层层的填沙、填石,然后就这样一个个奇迹出现,经过几代人的手,变成了平实的土地。再后来,竟然填出了万倾沙二十一涌。

十八涌的富饶,跟码头有关,因为有了码头就有了价值的来源。许多广州市区的人们喜欢前来渡假,对于他们来说,十八涌是偏僻的乡下,可那里却有不少海洋特产,如新鲜海鱼,以及海底带来的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如果不是稀有的,一般都可以买到;只是以季节性为主,而鱼干品种极为丰富、还有鲨鱼肉,这比在市里买的要新鲜和便宜;再说,到乡下消费,比城市里的低,这里的酒家都是相当有特色,他们为了吸引游客,通常把地方选择在十八涌码头附近。所以,来这里游玩的人,有的想出海,有的就是为了来这地方吃上一餐。到后来发展旅游事业,附近又推出百万葵园,使更多人开始关注南沙十八涌。

出海,是一件神奇的事。

出海,是所有渔民的生活方式,但是对于没有出过海的人来说,是一件新鲜而具有刺激性的事。渔民信奉海神妈祖,所以当年霍英东对南沙做出的辉煌贡献,包括投资建立了“天后宫”以及“妈祖庙”,南沙人民当然感谢他老人家对南沙的贡献,高叔就是一个,他像敬奉海神一样,对建设南沙的伟人存着无限的敬意。据说,妈祖是所有出海者的庇护神,她能保佑渔民出海平安,风调雨顺,所以,凡是有渔民的地方,就都会有妈祖庙。

十八涌兴起了一种产业,也可以说是旅游产业的附加品,业主就是当地的渔民,他们用自己的渔船出租给来往的游客,按天数租船带旅客出海,然后在海上捕鱼,捕到什么游客就可以吃到什么,运气好时,还有很大的龙虾可吃,这对广州人来说是一件极为诱惑的事。这个产业,最早的创始人便是明仔。他头脑精明,每天看见岸上有许多城里人来玩,购买海产品,有时也非常好奇的打量着那一艘艘渔船,渔船基本上都挺大,至少住在上面有种复式两房一厅的感觉,当然,最开始渔船并不像后来的那么讲究,那是后来为了生意而特别装修了的。那时,明仔便想,要是这些人能给自己带来收入就好了,因为出海捕鱼,能打到的海产越来越有限,生活不像以前母亲出海时那么宽裕了。结果有一天,一个旅客在自言自语,说要是自己有条船出海去玩,在海上吃海鲜,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明仔听了心中一动,他想,自己有船,如果愿意带那些好奇的人们出去跑一次,不就有收入了吗?虽然,出海打鱼是没有多少收获,但是应付那些游客,满足一下他们的简单欲望还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他跑到岸边去问一个个游人,要不要出海?游人问他多少钱,他伸出一个手指说一个一百,说是包吃包住一晚,第二天回来。这个产业一下子受到关注,慢慢不少人都上了他的船,人常说,上了船就由不得你了,出了海,反悔也没用。其实,明仔一点也不觉得出海有什么好玩,风大浪大风险大,可是生活在海边的人,只有这条活路,还有就是,他也喜欢这片海洋。他想起母亲当年出海带着他风里来雨里去,每次在海上,他都会十分想家,想父亲和妹妹,如此,他会时时想起母亲。那时,父亲总是提心吊胆的,总是带着一种牵挂的心情等他们回来,妹妹也总是跑到海边去坐着望着,后来父亲也放下手中的活,常跟着一起去坐着等他们回来。明仔开创的带游客出海产业,使十八涌的人们多了许多收入。许多有钱人开着小车到十八涌码头存放,然后再找船出海。比如一些公司的同事,十几个人包下一只渔船,那种渔船,大多都有两层,装十几个人没问题,有房有大厅,大厅里提供卡拉OK服务,然后,你可以尽情的享受大海的风光。如果,来过十八涌而没有出过海的人,是无法了解那种乐趣的,当然,因为有那么一点风险,才使喜欢刺激的人们非常热衷这个活动,这年头,没风险的事都不是年轻人热衷的方向,似乎有了风险才觉得有玩头。

台风是广东的特产之一,临海的地方,经常会有台风,所以出海的人,对天气预报非常关注,也最先了解天气状况。此时,高叔坐在巨大的石头上,望着远方,他看不见地平线,因为海与天连成一片,海上非常的平静,天的颜色是灰的,海也是。雾,是突然起的,事先没有一点预兆,然后就贴附在海面上。海上,看不到往来的船支,高叔神情有些不安,按常规,有大雾天会放晴,第二天应是晴天,可高叔总觉得今天的雾来得很突然,而且与往常的不一样。下午,明仔带队出海了,而且要在海上过一夜。

晚上,高叔听新闻说,今夜有台风突袭海域,而且会产生巨大暴风雨……

那一晚,高叔一夜未眠,他不敢告诉儿媳妇,他用抖动的双手给妈祖上了柱香,嘴中不时念念有词,他还老泪纵横的对着老伴的灵位说,老婆子,你在天有知,就应保佑我们的明仔平安归来,保佑他吧,我老了,他还年轻啊。何婶离开这个家有二十年了,他好不容易等到儿子成人,成亲,生了孙子。儿子四十来岁了,连大孙子都十七八岁了,这本来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只因二十年前,何婶出海归来,突然得了重病,开始以为是海上受了风寒,没有在意,结果查出是风湿性心脏病,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没多久便撒手人寰,走的时候,还死死拉着老头子的手说,明仔……明仔……老头子说,明仔出海未归,你要等他回来。

何婶最终没有等儿子回来就走了,她唯一留给儿子的是那条渔船,那条风里来雨里去的曾为这个家带来不少希望的渔船。从此,明仔成了渔船的主人。他吃住在船上,直到娶了媳妇有了自己的家。离开了母亲的他,就像离开了船的帆,有一段时间,他总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在茫茫的大海上,寻找一个目标,却发现实在是一种永无止境的旅行。

直到有一天回来,他看到了父亲为他点亮的灯,他看到那盏高挂着的指明灯,虽然它是那么的不起眼,可是他感动了,他知道,父亲并不只是为了他才点上这盏灯,他还为许多想回家的人,也为了自己那远在天上的老伴,他每天都点一盏灯。

明仔媳妇抱着小儿子哭了三天两夜,哭得抢天抢地死去活来,叫人看了十分凄惨,可是人们发现,高叔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他只默默地吸着纸烟,一根一根的吸,烟雾在他的小屋里关了一夜,就像海上突然起的那场雾,临晨时,他突然打开窗户,把这一团雾全都倾放出去,有人看见,他站在了那块巨石上,当时黎明才开始发白,他面朝东方,似乎第一次面朝东方,他看到一轮红日,慢慢的升起,开始很慢,后来便很快的升上了高空,天,刷一下变白了,而他的脸也刷的一下变白了。

高叔的女儿阿珍早嫁了人,听到哥哥出事的消息便急忙赶了回来,她伤心陪家人送走哥哥,虽然她永远也见不到他最后一面,可是她还是对天对着大海,默默地为哥哥送行,海的儿子,就这样回归了母亲的怀抱。从那时起,十八涌的出海旅业,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监控,渔民们不可以随便带游客出海了。

阿珍提心当时八十七岁的老父亲承受不起这个打击,她还记得当年母亲逝世的时候,他曾悲痛的自责着自己,如果不让何婶出海,或者,就不会得这种病,如果,他能细心的关注一下老伴,也不至于晚年孤独生活缺少欢乐。此后,他把一生的心血放在儿女身上,特别是明仔,他甚至不再让明仔去填海造田,而是自己去承担,然后,生活需要就业,明仔承续了母亲的个性,他喜欢出海,所以,高叔就每天为他点一盏灯。

有一天,明仔高兴的告诉高叔,他找到了一条赚钱之路,然后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并且计划着重新装修渔船,让这船看起来更有吸引力,而且增加了不少娱乐设施。高叔没有说什么,因为出海是渔民的事业,而如今出海收获无多,有时连油费都不够,明仔成了家,还要养老婆和儿子,而高叔每月填海所得的报酬也是相当少的,明仔也有义务照料父亲,所以明仔的想法,无非是给自己打开一条经济大门,他是一个懂得经商的人。

一连三年,明仔的生意都不错,出海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他待客热情,把对海的那种感情都带给了游客,当然,他不是夸大其词的去美化海,因为他知道,海是美丽的,可是发起

脾气来却是天王老子也不认的。虽然经常出海的他已没有新鲜感,可是对海的感情不是用新鲜和兴奋可以代替的,只有出海,他才能体味着与母亲相处的那些日子。所以,他跟游客说,海,就是自己的母亲。他的直爽和诚恳给他带来许多的回头客。

如果,不是那次台风,不是那场风雨,这个家,或者就会是另一种生活方式。

自从明仔走之后,高叔就在湿地边上修建了一个铁皮屋,从那里走到真正的海边还要几分钟,为此,明仔媳妇却没有提出反对,公公这么做也合她心意,因为明仔走了之后,家里除了小儿子,就剩下她一个女人和公公一个男人,这一来,生活上就开始有点别扭,毕竟是孤男寡女,公公媳妇同一屋檐下生活,多多少少容易生出点是非来,还是分开较好,只是她心里这么想着,却没跟公公提出来,明仔在时对父亲很孝顺,她做媳妇的自然会听男人安排,可如今男人不在了,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能怎么办,幸好还有个孩子,不然,她就很难做人了。她没提出,高叔却提出来了,他说他喜欢住在海边,所以打算在那建一个小屋,这一来,明仔媳妇也无话可说了。

有人看到高叔每天傍晚坐在海边石头上,眼望着西方,直到太阳落下,慢慢消失……

小屋在风雨中过了三年,九十岁的高叔还是那样精神,他的眼框越来越深了,有点像一圈圈的年轮,最深的地方就像瞳孔。有人笑道,高叔,你精神很好啊,一定会很长寿。他淡淡的地说,健康就好,长寿就不要了,太长寿了害人呐,于是他长叹了一声,说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白发人怎么就比黑发人命长呢?是我这老头子抢了后人的路,太长命了,不好……

没人听得懂他说的这些话,说他糊涂了,怎么人人想长命百岁,他倒好,说长寿害人。

他每天都点一盏灯,周而复始,从未间断过。

然后,人们发现,他开始每天都盘脚坐在石头上,变得跟巨石一样安静,除了他吸烟的时候有所动作,你望过去几乎感觉不到他是活的。

最小的孙子有时跑到海边看阿公,在他身后叫道,阿公阿公,阿妈叫你回家吃饭饭啦。这时,高叔会回头对他微笑,他的眼神中带着慈祥的爱,对孙子说,你先回去,阿公一阵自己回去,好不好?孙子说,不好不好,我要同阿公一起回去,阿妈说了,阿公不回来,就没有饭饭开。然后,高叔远远的看见自己的媳妇站在小屋外,眼巴巴的望着这边,她也在等,他知道,这几年,她过得不容易,于是,他走下来,抱起自己的孙子,说,咱们回家。

有人说,高叔临终前一定是看见了什么东西,才让他走得如此安静,他就像找到了自己丢失的东西一样,那么安然的走了。

后来,人们又看见,明仔媳妇站在那巨石上,她带着自己的小儿子,一起面朝西方,在那一个明朗的傍晚,站在高叔站了十几年的老地方,她看见了高叔的秘密,也有人在远处望过去,看见他俩的背影,那天,天空大晴,当太阳开始落山的时候,从他们的头顶慢慢滑落下去,将他们的身影笼罩在余辉之下,就那么一两分钟的光景,他们的身影高大而美丽,天空呈现出一片红霞,一轮巨大的红日托在地平线上,慢慢下沉、下沉……

儿子问,阿公到哪里去了?

母亲说,找你阿爸去了。

儿子问,我阿爸在哪?

母亲说,在地平线的下面。

 

 

那天起,海边每天都有一个女人来点亮一盏灯。

 

2008-12-30

 附: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海边人家的故事,取了当地的一些背景和部分真实生活,杜撰了这篇小说.当完成本年度的最后一个月练笔. http://q.163.com/huaxiawenchuang/poster/6737512/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