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心苑.紫冰兰

圆此梦莲心苑,愿心莲归佛缘。悟自灵空意自通。

 
 
 

日志

 
 
关于我

磨丽霞,紫(字)冰兰。号:禅心、达依居士。(斋号)之韵堂、莲心苑,。原籍广西,现居广州。2003年开始网络写作,热衷唐宋诗词,第一部古典长篇小说《鹧鸪天》在撰写中。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杂文、词赋等原创数百篇。职业从事过企业行政、财务管理、网站策划及编辑、采编。现属自由艺术创作者。经营:书画、佛具、传统艺术。公益事业传播者、传统文化宣导者、宗教信仰推崇者。16岁首发诗作品《思念》,1995年诗《别情》收入《当代新人优秀作品选》,2004年发表散文《忍受和抗拒》,《我是一片云》。自感题:平生未允落繁华。

网易考拉推荐

丑小鸭的故事(童年姐妹篇)  

2008-11-18 23:27:03|  分类: 小说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紫冰兰

一、紫梦
    四季蔷薇风带笑,
    罗兰十月雨含娇。
    流连与共萧萧过,
    义结金兰梦梦摇。


    许多人说童年是金色的,可我的童年却是紫色的。

    一个充满幻想略带戏剧性,有点浪漫但包含了忧郁的梦境,也带着孩童的那一点好奇和神秘以及困惑。

    薇,是我这个梦境中唯一的合作者和受用者。我们共同创造了一个心灵世界的紫色梦想天堂。

    如同上天赐与的两粒花种,一落土就长在同一块土地上。一起发芽、开枝、散叶、并开出淡紫的小花。不同的是:紫蔷薇是艳中浅带刺,紫罗兰是幽里暗藏冰。

    从此那个天堂里就酝酿着兰薇两姐妹的成长故事。

    自认清这个世界开始,我想我就认准了薇,所以从幼儿园爬行运动那天起,我鬼使神差的就挑了薇这么个伙伴,这也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有价值的第一件事。这足以让我在未来的日子里,不管有多么的失意和愤恨,我最终没有放弃——因为我的确是拥有着一份真情。

    曾记得薇给了我一个很古老的针线包,据说是他父亲从军时留下的见证。那是个洗得有点发白发毛的军色小布袋——特具备军人的特色,为此,曾想现在如果存在哪家历史博物馆的话,没准能一炮走红。不过,我固执的认为还是自己珍藏比较划算。

    针线包有点象航空信封的款式,有个布盖过来,然后用一个暗扣扣上,两边却用一条军色短线挂着,连防备工作都做得很不错。里面可以放针线之类的东西,可我只用来放一些比较秘密的物品,虽然不值什么钱——比如拾到一些自认为漂亮的玻璃片或碎石块,只可惜当时还没见过雨花石,否则可能会后悔自己的审美观。

    最大的价值莫过于自己用五色彩线在面上绣上朵小花,以当时自我感觉来说不算锦上添花,也叫别有秋色,为此我还蛮得意。自从看见小姨做刺绣起就自己也买个圈圈来套着玩,好动的我后来总是有边没边半途而废,错过了淑女性能的培养。不过,那朵小花却有很长一断时间成为了紫罗兰的代表作。

    二、在恨与怨的边沿

    我不是那种入世之人,所以总是与那个世界的人群格格不入,以至我怀疑自己是个特别多余的人。我的这种固执和偏激使我不能面对各种现实,从内心生出一种反叛及极度的厌恶感。而这种反叛及厌恶里包含了深深的自卑。

    从上学开始性格一直在变,天生本应活泼而顽皮的我,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变得孤僻而沉默,变得有时我也不相信那就是我,虽然有时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但是心灵的孤寂却是那么深刻。

    年幼的多病,剥夺了我一半的自信,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因为每个人都好象不在乎我的存在,也不喜欢我。是不是我气色太差呢?但是,这样女生就不应担心我对她们的威胁,何况我一向不被男生看好,不会说话,不会讨人喜欢,一点不可爱,脸色灰灰的,而且有时还很凶,检讨一下也觉得自己太令人失望了,所以这是一大误区,只怪我当时造诣太浅。

    还有一个缺点可能是我眼睛太大,瞪起人来足以令对方心惊肉跳,所以这点好处不得不让人生恨。不过,好象那时受气的是我,虽然我会努力的反抗还击,可我仍是打不过那些骨头比我硬的男生——这是男女有别了,所以我一味憎恨着男生,也憎恨我那个人群。

    童年是一个成长关键的过程,一个人的性情发展取向,以及对人生观的初步认识,我想都从无知的童年开始的,因为这是走向人生的第一步。

    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对和错,也不会区分好与坏。只清楚的记得什么是泪和怨。

    我喜欢唱歌和跳舞,而且天生好动,然而在学校里总是得不到别人认可,记得在小学一年级时李老师让我参加过六一节目后就调离了本校,从此我与艺术无缘,每当我站在一旁看着别人表演时,我有种深深的失落,但我却暗暗记下每一个动作,过后自己自编自导着自己的梦想。

    我一直记得李老师对我的好,因为她教我文科,所以我文科就一直很好。相反从来没有一个数学老师耐心对过我,因为我心太野,老算不对数,然后他们就说:你怎么那么笨,这样简单的也算不出来,自己再想想,你怎么学的?

    正如他们所说的,我就变得特笨了(可我最终没见他们名师出高徒)。然后在未来漫长的时光中,成为我至命的一个缺陷——每当我一考数学,就会全身发抖,咬笔咬手指咬破红唇,而且忍不住跺脚顿足,本应是会做的,心如同闭塞,手如同灌铅,不知为何总是写不出来。

    每次不断的冷汗直冒,呼吸急速,为此我不停的恨呀咒着,恨自己也咒那个世界,恨得我泪水直涌心头,所以我错过了许多机会。

    好动使我喜欢体育项目,每年的运动会我都很想参加,可总是没我的份,我从小身体不好,所以父亲常促使我去晨跑,由此喜欢上田径。终于有那么一次机会,让我参加这个项目。

    只因为班上没人选择长跑这项又累又没希望的项目,所以这是个空缺,我自告奋勇的报名,为班主任解决了这个难道。虽然他的目光是毫无信任度的,不过我已挺感谢他了——我想他也有点感谢我吧,因为他大吐了一口气。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夺冠的能力,只是喜欢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只是不想永远呆在一角落里,当一个透明的人,无论结果是对与错,我想只要拥有过程,什么也不在乎。

    当我瘦小的身影冲过起跑线的时候,我的心是高高的飘浮在半空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听不到惊呼的人群声,也看不到众人复杂的笑脸,我眼前的世界突然间布满了整片朝霞——那时我开始明白生命是什么色彩。

    那一年我同时参加了登山比赛和跳绳比赛,两项均获得了第三名。

    三、缘来何处

    不知是不是前世修来的缘,不管我在学校里多么孤独和烦躁,但只要到了薇家里,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所以我不得不说,我的童年也是她的童年,因为我的家就是她的家。

    我常到薇家里玩,却不喜欢呆在自己家里,家里没有温馨的感觉,有的只是吵闹。所以晚上我会常在那过夜,母亲会说我是个不着家的人,也许正因为如此,在后来我终于越走越远。我喜欢和薇在一起,我们真能聊也真能幻想,但我还是比较怕她母亲,不知是不是也符合了同性相斥的定律,遗憾的是我和薇却处于定律之外,而且是没来得及命题的特例典型。

    薇是个较恬静文雅的女孩,少时不善言词,温顺柔弱,毫无心计,善解人意。这恰恰符合免子的天性,不象我个性要强,好胜。虽然是牙尖嘴利,却总是得理不饶人,虽没有害人之心,却总是把满身的软刺竖起一根根的发亮,让人生畏。还一天到晚做梦能有一件类似于黄蓉的软猬狎,出奇的想试试它的妙用。

    所以我不懂我为何能和薇做朋友,而且我发现和免子很有缘,不过她总被我利用着,但我却从不舍得用刺伤她。老虎也有需要朋友,所以不会吃掉兔子。

    薇和我也有相似之处:同样是一双明亮清彻的大眼睛,但不同的是她天真一点,我深沉一点;她温柔一点,我冷傲一点;她诚实一点,我狡黠一点;她听话一点,我顽固一点,除此之外,我们都还算善解对方之意,正如同柔刚互补,但能相知到今天,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这也可谓青梅竹马的一种形式吧。

    少时,薇象一根柔弱的草,虽然比我长得高挑,却象林妹妹一样弱不禁风,嗓子老爱咳个不停,总喜欢用手帕捂住嘴,我都怕她的肺会跑出来。再加上她牙特别不好,当然是吃四环素给害的,所以得了个四环素牙的美称。至于要吃多少片四环素方能达到如此伟大的创举,我却没敢问她。

    我虽然没有过分的品尝过四环素的味道,却也大口大口的喝过许多黄连、川连等正宗药汤,也同样能达到满口黄牙的效果,但仍不及她的四环素牙经久耐磨。过后还慢慢的还原了本来面目。

    薇的家境比我家丰裕许多,尽管她父母时有争吵,但却总是一直在她身边。后来她父母一起调离了厂矿,她们家就开始搬到了街上。于是她就离开了那个让人生厌的厂矿子弟学校。为此,我伤心过好几回,仿佛失去了自己生命的一半,为此曾恨父母为何不让我也调到镇小学去读书。

    我也有一两次跑到街上,站在镇小学的门口等她下课。因为当时她是补课,我没课,所以足足在外傻站了一个下午,我却一点不厌烦,只是一直愣愣的盯着校园里看进出的人流,同时让别人用奇异的目光盯着我看。我却仍潇洒自在,偶尔会嘴馋的瞄上两眼旁边的小吃摊,因为那是种额外的享受。

    直到看见薇出来时开心异常,好象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使命。她大概不知好动的我有如此的耐性,我却应感谢父亲,他让我拥有了一个亿万人中难得的姓——所以耐磨。

    在厂里时,我们彼此离得很近,她常常有许多零花钱——为此我不知捞了多少好处,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所以我也应特效忠于她吧,不过她从来不和我计较这些,让我好感动,有时竟觉得自己有点无耻了。

    薇家最吸引我的地方却是一个酸坛子,里面丰富的装满了酸豆角、酸萝卜、酸辣椒、酸大豆等等腌制品。家乡口味如此,而且在那时校园好流行这玩意,女生们常用一张报纸卷起一包精品之物,外带一小包盐,就可在课堂的课桌上大摆宴席了。通常是课前课后三两一群,你一口我一个的大开杀戒,直吃到目红耳赤,特别是吃指天椒,那可真是舌麻肠断的够刺激,想起来我现在都还打抖。

    后来却用一种特别的技巧——就是吊出长舌来做点滴动作。其实就是让口水自然的,柔滑的顺舌尖一点点的滴下,可顺势带走那股辣味,但却要好有耐心才行。也不知是哪个的发明,虽然姿态是过于有损女生形象,而且也惨不忍睹,但却是极其有效的妙方。据说有人为此还再接再厉尝试数次拼杀,过足了酸瘾。但如果在完成的过程中被男生看见的话,却是件万分不幸的事。

    为此,薇家的那个坛子成了我一直以来的心事,我老在打如意算盘。我不断的怂恿她去偷吃,因为她母亲也管得挺严的,好象怕我们一下子就把她的宝贝盗光了似的,所以总教训我来着,因此我知道她一定不喜欢我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母亲,我们的友谊不会中断了好长一段时间。

    薇家的菜总是特别的好吃,一想起她们家总爱吃猪肚炒笋,我可是又爱又恨。那时的我可一点不懂做吃的,所以在她们家吃饭成了习惯,我自己家几年没见过猪肚了。想起那时没交过伙食费给她,现在好象也有点不好意思,看来母亲应多谢薇才行,养大我也不太容易。

    四、紫色的天堂

    薇借了好多琼瑶的小说回来看,那时我觉得她比我更爱做梦,这些禁书当时我都不敢看,后来我看了第一本《失火的天堂》后我就哭了。天堂失火了,可是我的天堂在哪里?从那天起我知道,我的天堂在我和薇的梦想里,没有薇,我没有天堂。而我们的天堂是紫色的——同时开放着一朵紫罗兰和一朵紫蔷薇的天堂。

    在后来第一次离开薇后,我买了好多琼瑶的书,直到最后一本也没留在身边,全寄给和放在了薇那里。

    我们老喜欢做梦,躺在一起时就聊着美梦,还活灵活现的手舞足蹈。我们就这样慢慢的编织着我们的梦想。我们相互问过这样一个当时还很遥远的问题:如果将来要你选择一个有钱但你不太喜欢的人做老公呢,还是选择一个没钱你却很喜欢的人做老公?

    我们竟同时选择了后者,因为梦想是不需要考虑现实中太多的东西,童话和小说的影响足以让我们心心相映。

    我们同样的喜欢古典美,所以常在家中上演着一些在旁人看来很滑稽的戏剧。比如把薇打扮得象黛玉,把自己打扮得象晴雯,来表现这两个在红楼梦人物中比较有个性而又相似的人物形象。只可惜我们心中的宝哥哥从来没出现过。

    薇的头发很长很亮很直,所以我总喜欢用她的头发做试验,弄出许多古典优雅的造型来,而且还很漂亮,然后再麻利的把自己弄好,还插上不少自己做的发饰和发带,当然用了不少的夹子,可我们一点也不嫌麻烦和累赘——美是要付出代价的,比起现在以身试刀,东切一块西割一下的爱美少女来说,我们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最后再披上几张花被单,用小点的卷起做长裙,大件的做外衣或披风,虽说不如真丝那般飘逸,却也舞得轻姿艳丽,不缺为古典造型了。

    我们彼此偏爱紫色,因为除了神秘它存在一种浪漫。

    我喜欢扮做丫环,把薇扮做小姐,我可以把她打扮得很美,也常为此而满足,后来不止一次的去影楼照像时,照像馆的老板会惊奇我的那种创意,而且在照艺术像时我完全不用对方设计发型及服装,全是自己一手操办,为此我又得意了好一阵。

    后来,我们的像片有幸在小镇的几家像馆里做成样版像,但我们当时很傻,从没想到肖像权也可拿些好处费——这也怪法律还未建全到位,如今仍是悔之无及。而且过后我帮影楼照过的一家黑白样板艺术像,像底也没给完我,这实在是有点过份,因为是类似朋友帮朋友的关系——其实我根本不认识对方,所以当时带病也帮他们照了。

    那时都兴上影楼照像,哪象现在想照就自己拿像机左一下,右一下的这么方便而实惠。我和薇是天生的爱臭美吧,但哪个少女不爱美,哪朵鲜花不怀春?

    至今保留下一些珍贵的照片,也记得有一年特兴射雕英雄传的电视剧,我就把薇和自己都打扮成了剧中人那副模样,而我也特喜欢蓉儿这个角色,并且深刻的记得,在翁美玲不幸因情离去后,我至今没有再崇拜过第二个影星,也从不追星。

    当我们头顶古装,身着现代装站在摄影师面前时,的确是把他吓了一大跳,我想是有点不伦不类吧,可我不能披着床单裹着布来影楼吧,不是怕没面子,只怕薇她母亲会火冒三丈,把我烧出去,何况那时还不够现在开放。但我们一点不在乎对方的惊奇,如果真要全副武装起来,我想他会叫青山医院的人来带我们去免费旅游了。事实上后来也照得挺不错的嘛——尽管半古半今。

    薇卧室的那张大床经常被我们踏得吱吱的响个不停,所以一出出戏的上演,一段段笑的回忆,至今回荡耳边。总因为我的过份兴致,害得薇总被隔壁的父母大声责备,我也被点名批评过数次。可是总压不住内心的冲动,屡教不改。

    有时我们会偷偷的躲在被窝里,叽哩咕噜个没完没了,直乐得忘乎所以,笑声不由传出来,又把在午睡的薇父母给吵醒了,于是少不了隔墙摇控,大气不敢出一声。如果她父母不在家时,那就可大闹天空一阵了,薇不是个主动热情的人,但她却很喜欢玩,再加上我这个顽皮个性,也蛮合拍的,看来是我在影响着她受累。

    五、食胆包天

    薇家的好东西比较多,比如她父母不知从哪弄来一株新疆葡萄,种在楼下鸡房前,慢慢的长大成荫,还奇迹般的结起好大串的葡萄来。没见识过水晶就当玻璃是宝的我们果然是喜出望外,天天盼着它早熟早落——当然是落到自己肚子里了。

    薇她们单位大院菜地里的小西红柿没少唱空城计,还有对面家的石榴树,总结不成大果子,因为在大楼后面的角落总有些半生熟的残渣,有的是咬了一口就吐掉,那就成了幼年夭折了。自从有了那棵葡萄树后,这些现象却明显有了大大改善。

    爬山爬树的技术我总是一流的,而且因食胆包天,摘葡萄的艰巨任务就由我全包了,薇的三脚猫功夫,我还怕她会掉下来,何况她的确比我长得高大,不过在偷东西时我就不羡慕她了。我三下两下爬上葡萄架,同时也爬上了屋顶。薇则在下面指点迷津,告诉我哪串比较大比较熟,以免把小的弄下来吃不了兜着走,到头来还要被审查。

    其实我还是挺胆小的,只是因为好胜,也是因为馋得发慌,站在上面当然也挺得意,后来一边摸一边摘,竟然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好象还蛮舒服,好奇的仔细一看:啊,妈呀——身子一蹦起数丈,倒退后却失重,一下子踏空了直线下坠……在惊乎声中,薇也吓得愣在那里——她一定想不到我会表演这种空中特技。

    我自己也没想到,我竟如此幸运的挂在葡萄架上左右摇晃,大惊失色之余也顾不得好看——我的两只手本能的胡乱抓住了左右支架和葡萄藤,但却弄坏了不少地方,包括屋顶——却因此没让我最后躺在白色床单上。

    从上面下来,是光荣地挂了不少彩,手几处划破了,却好在没有毁容——否则会让我遗恨终生的。看看上面的杰作,知道又闯祸了,可一想起那条软绵绵的有我母指般粗的大青虫,我一下食欲全无,这是意外之外的另一个意外——我竟没因此而掉腿断胳膊,否则那几串葡萄吃起来就鲜红得多了。

    薇的祖籍是湖南,所以家里有个家乡带来的精致小坑,以前南方的冬天不知为何那么冷,现在却老嫌没机会穿羽绒。放寒假的日子有大半是坐在坑里过的,所以我根本不愿意回自己家,自己家冻得象冰窖,坐得几分钟我就得流鼻涕打哈气。

    我们坐在热乎乎的坑上,隔着竹片下面烧着炭,上面还可盖个小被子——包暖。如果下面太旺了会烫坏屁股,不过也比冻伤了强。

    就这样坐在温暖的摇篮里谈笑风生,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严冬。

    六、别后再相逢

    薇出外就读后,我们相处变少了,也有一段时间,因为她母亲的反对,我们也来往少了。薇交的朋友越来越多,我却越发把自己封闭起来。

    在校园里,我喜欢独来独往,也很少和别人说话。因为别人总不太乐意和我玩,就算和我玩,也从来没有试过真心的相对过,也许是我自己的自卑吧,在我心里,只有薇对我是真心的。

    我很早就学会了和自己说话,很早就把自己锁在日记的扉页里。生活在自己孤寂的世界里,是一种悲愤也是一种无奈。然而正是这样,让我学会自己充实自己。

    看着同龄人在不停的嘻笑人生,我却更悲切,一种悟觉油然而生:如同你天空上飘荡着一片绿地,世界是尽属于你,你不感到干渴,所以心中永远长青,因为心中有梦。
    

   如同当你被犬追赶后大喊救命,恐慌中逃窜找一个无人之地躲起来,却发现到处是飞言谬语,心中有气而无力。
   

    曾有过一两个好友,也算是在班上较玩得来的同学,平时也在一块玩,然而总因为一点个人的利益,却在班主任面前出卖自己的朋友,我以真心相对,得到的是虚伪。

    因为我的作文还不错,所以语文老师大多喜欢我,从而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嫉妒,我从不想和别人争,也觉是自己不是别人的对手,但我不能阻止他人的想法,所以我宁可与世隔离。

    那时起我的内心多了一个病根,凡是在校,没什么特别的事,老师办公室是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就算是看分数什么的我也是只问别人,这种习惯一直保持着,是一种无言的累。

    薇有了新的环境,我却仍留在那个每天吞食着我信念和爱心的世界里面。我觉得自己活得太累了,怎么做也不对,不做更不对。我象一只无头的苍蝇,分不清自己的方向。只有一味的钻入自己的爱好里,让自己的心灵有所寄托。我的孤僻和固执使得我后来成就了自己的梦想——这也是为何别人做不到而我却做到的原因,回想起来,我曾为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后来不知是否是上天的安排,我和薇意外重逢后又交往如初。同时也认识了她不少同学,因为喜欢和她在一起,所以学会去接受她的朋友、同学。而我发现,她的生活圈子太丰富了,而我太窄太小了。她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好朋友,她交际广了,已不再是我以前的薇,好在,她心中仍有我这个好友,只是我不知为何,心中多少有一种失落感。

    薇还是不善言谈,我总是在关键时候成为她的保护伞,在她需要时我总想为她分忧。听说她的一个同学性情古怪,对她举止有点失常,而且是个女孩子,却老爱打扮成男性化,而且总缠着薇不放……

    那时小,对好多事不明不白,但见薇不开心,我就自愿亲自出马了,最后用尽三寸不烂之舌方把对方吓了一跳,让她知道薇身边有个蛮可怕的老虎守着,虽然是遗失了一点淑女风度,不过却多多少少让事情慢慢风平浪静下来。

    薇的朋友都知道有我这么个闺中密友的存在,而我也渐渐的学会去和她们相融,从而得到许多快乐,但是我还是一直怀念我和薇独处的那些点点滴滴的时光。我不知她是否明白,其实我的整个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就是那段日子,因为我们共同创造了一个紫色的梦。

    七、超然的想象

    那段日子总是我往薇家跑,她到我家的机会很少,而且我总记得她老不爱吃海带,每次到我家,叫她吃绿豆稀饭,她一看见海带就一个劲的摇头,而我去她家却从没这么客气过,想来真惭愧。

    薇很爱吃零食,而且她的能力和爱好成正比,这是我望尘莫及的。街上有一家冰室,那时没什么洋化的冰吧酒吧等浪漫之所,冰室——顾名思义就是能喝到冰水和一些简单甜点的理想去处,在我来说已是高档之地。

    我和薇重逢后常到那里去过把瘾,七分钱能潇洒的喝上一杯不怎么透明的冻冰水;一角钱可以尝到一块吃时沙沙作响的三角蛋糕,这是我一个人时不敢想的休闲。我们边吃边聊边笑边想象未来,好象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人,当然最开心的应是我——因为最后付账的总是薇,尽管我也有点罪恶感。

    有一次,薇无意中掉了张像底,本来是没想过能找回来了,然而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笑话也是这样产生的。不知是谁捡到了那张像底,还心血来潮的去晒了出来,结果可能没晒好,又被抛弃在像馆外,更奇的是刚好被薇的同学捡到,一看是认得是她的照片,没花一分钱就物归原主了。

    当薇告诉我这件怪事时,我们就发挥了各自丰富离奇的想象来构思着故事应该发展的情节,说得跟真的一样。例如:一、被某靓仔看上,跟踪追击,明查暗访;二、被小偷盯上,找好时机上门撬锁;三、被变态老缠上,在哪天的路上来个突然袭击;四、被人口贩子注意上,没准什么时候来个人间蒸发,然后再想好各种应急措施。

    结果后来什么也没发生,这却成了彼此的笑谈。类似的事也发生过,比如薇在街上把手袋给了小偷,回来后种种幻想和假设的推理,让我们也能开心上半天,好象掉钱的不是薇似的,这种乐趣久久伴随着我们,也许我们那时该学写侦探或幻想小说吧。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我现在真的能体会到这种刻骨铭心的感受。

    薇常喜欢吃街边的小吃,如那些本地人自己做出来的卷筒粉以及馄饨,特别是一家祖传的正宗馄饨,总是一路挑着一副担子摇摇走来,远远飘香,十里闻之欲滴欲跃,花五角钱方可食之。

    薇大概上学时常光顾那里,所以当她得意的向我推荐这家风味小吃时,我的确是既开眼界又开食欲。我感叹那时是怎么也比不上薇的——对于吃我曾是门外汉,只怪囊中羞涩,见识太短。

    一直没找到机会回报薇,却不料有一天老天作美,让我意外的在薇家单位大院的楼下捡到了十元大团结,经过思想斗争,没有交给警察叔叔。因为这么巨大的财富——以往是从未拥有过,既不偷也不抢,反正我也当不了好小孩。

    我们后来是怎么花掉这笔巨款的却忘了,有时开心的事忘得比伤心的事更快。总言之,我是风风光光的威了一次,就算死也该冥目了吧。

    八、紫色飞舞

    广西,是个文化艺术活动浓厚的地方,地方特色的民族歌舞是从小就被环境所影响,特别是在厂矿学校,不会跳舞的女孩子不多,当然跳得好的另当别论。

    论身材,论相貌而定,薇绝对是个足够参加每年六一歌舞比赛的准对象。所以我们常在她家的小天地里闻歌起舞。在校园里,我没有机会参加班级的集体歌舞比赛,我如同一只丑小鸭,只配站在一旁守候,帮忙递物、清场之类的,如果哪个主角累了或一时有事走开,我才有幸暂时替代个排练的位置。

    为此,我暗暗咬牙发誓:有朝一日定要站在舞台上令万人睹目。

    我虽然没有机会参加比赛,但模仿力和感受力却很强,因为非常喜欢民族音乐的旋律,所以总是自己自编自导一些舞蹈,让我和薇如痴如醉的投入。不同的是她能光彩夺目的飞跃在校园的舞台上,享尽掌声和笑声,而我只敢躲在她家的闺房中自我陶醉。

    我们都是喜欢做梦的女孩子,不能不梦想如仙女般飞舞在自由的云海,无忧无虑的翔游于天涯海角。那时的薇很单纯,不知道什么是痛和累,我很羡慕她,可是在我的内心,我过早的承受了许多本不应是我那个年龄所应承受的东西——我是想得太多了。

    我心中有许多的梦想,或许在那时来说是太遥远了,我却没有足够的信念去面对自己、面对现实。我常躲在别人的后面,把自己彻底封闭,从而自卑自怜,也曾几乎放弃。但另一方面,内心的倔犟和要强却在猛烈的冲击着我的思想,使我成为一个极端化的矛盾体。

    九、别情

    这种无奈而无助的日子直到我升到初中后,父母才真的觉得那个学校的风气太差,以至影响到我成绩极度下降,其实他们不明白:是我的心力在极度下降。我曾想,如果我仍在那里呆下去,不会变疯也会变白痴。

    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外面的世界,出去呼一口新鲜空气,人会变得精神万倍。也许我宁可做一个永远的飘流瓶,也不愿死守着原来的坟墓。

    第一次从内心万分的感激父母,因为他们这次历史的决定挽救了我的一生,让我从黑暗无助的低谷走出来。心见光明方不死,我的第一个人生转折却从那时开始,我的梦想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慢慢走向实现,于是我转学远离了厂矿。

    离开的那一刻,我的泪水无数次透过苍白的车窗回望着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十三年呐,然而带走的是什么?留下的是什么?我无法言状。但我清楚的知道我遗落的——是薇那张纯真可爱的笑脸,是我们曾风风雨雨走过的每段紫梦时光,但是我唯一能说的是:原谅我,薇,我走了——你保重。

    离别,后来成为一种深深的感慨,从而也常常怀念故乡,不如说怀念我与薇的天空。这么多年来越走越远,薇,你知道我曾为你写过许多诗和日记吗?你一定不知道我很傻的哭过许多次,因为你一直是我最心爱的好妹妹,以前是,将来也是,无论时光如何改变,此心永不变。

    远方的薇,你真的过得好吗?当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不止一次的祝福着你早日拥有自己的幸福。我只想说:Hope you to happy

    别情,是为你写的一首诗,那是好久好久以前,在离开你之后的感触,现在我还时不时把它唱成曲子,也不怕别人笑话,只想告诉你,那时你是我唯一的情和牵挂。

    猛然\不愿再回首\天亦泪眼\地亦泪眼\雨雾烟胧
    已别三秋事\恍若昨日情\远离隔今宵\风杯于手酒尽洒\梦青光\恋星魂\缘来何处\份留几许
    盼归\哪怕今生无缘\笑也知足\泣也知足\念思反顾

    2003/6/12旧作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